受刑人無床可睡,談教化有如天方夜譚!

文/葛樹人

行政院長林全日前在視察台北監獄時,曾經有感而發的說出「沒床睡對受刑人來說,是種折磨」。的確,「無床可睡」這個在鐵窗外,被視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卻成為全台絕大多數受刑人在每晚午夜夢迴時不斷扼腕的夢魘
 

根據法務部自己公布的統計數據,到去年年底全國各矯正機構收人達到6萬2,398人,超收比率超過18%,在全台24個監所中,只有4個沒有超額收容的問題,平均每位受刑人只能分配到不到0.4坪空間,大小不及一個榻榻米,距離政府矯正機構所設定0.7坪的標準,還有一段不小的落差。

由於監所房舍嚴重不足,讓大多數受刑人只能擠在通鋪側身而睡,甚至經常發生起身如廁,回來之後睡覺的位置就被旁邊的獄友給占走,無位可睡的慘況。身處在這種惡劣的受刑環境,還要談論受刑人的教化,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在去年政黨輪替後,新任法務部長邱太三為推獄政改革,曾經開出一張施政支票,要讓所有的受刑人「人人有床睡」,但現實的狀況卻是即使矯正署加速推動,但礙於經費問題,最快也要在三年後,才能讓7成的受刑人有床可睡。與實際收容人相比,還是有近兩萬位收容人,得繼續忍受狹窄擁擠的牢房。這張「人人有床睡的支票,顯然成為蔡政府推動獄政改革所要面對的「不可能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不但是政府急於改善受刑人的生活空間與品質,民間企業也有人開始關注並且投入資源協助。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去年曾經捐贈4,689萬協助矯正署添購2萬張鐵床,年少輕狂時曾經待過矯正學校的尹衍樑,深知教化環境對於受刑人的重要性,進而願意投入資源、關懷受刑人的基本人權。但顯然,政府對於監所嚴重超收所導致的收容人無床可睡的問題,在矯正機構擴建牛步化的情況下,依舊是難以解決。

日前,有位陳姓男子因案在桃園監獄服刑5年多,他嫌監獄的空間狹窄,長期以來害他飽受精神損害,所以請求205萬6000元的國家賠償,這是國內第一件收容人因監獄擁擠而提出的國賠案例;不過,桃園地院審理認為,監獄沒有拒收人犯的權力,超收很難認定是監所的過失,因而駁回國賠請求
 

這起國賠案件審理結果雖然不了了之,但卻凸顯了監所長年以來對於受刑人連睡眠權益都難以妥當處理的沈疴。法務部矯正署真的該好好的檢反省,如何加速改善監所收容人的「睡眠人權」了吧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