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扭曲的轉型正義下出現的砍頭正義

文/李祖舜

如果要問台灣的年輕人,「八田與一」是誰?恐怕在100個人裡面,能夠說出個理所當然的不會超過5個,不過,因為台南烏山頭水庫內一尊「八田與一」銅像遭到被電鋸砍頭的事件,一下子,讓這個被稱為「嘉南大圳之父」的日本技師,一下子聲名大噪。

八田與一是個專業的土木工程師,從日本東京帝大畢業就一直在台灣任職定居,在當年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透過日本總理大臣山縣有朋,向日本國會申請預算,花費十年創建了當年東南亞最大,世界排名第三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讓台灣嘉南平原的水田灌溉面積大幅增加30倍成為15萬公頃,讓台灣的農業加速發展,成為大東亞著名的糧倉,也為台灣的糖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這樣一個在台灣用心推動的水利工程建設土木專業人才,卻在他死後的60年後因為台灣的政治氛圍而出現兩極化的評價,同時被不同政治立場者塑造出截然相反的兩種形貎,成為某些人崇敬感佩的偶像;卻也變成另一族群痛恨仇視的寇讎。

肯定八田與一貢獻者,包括曾經頒發褒揚令的前總統陳水扁,還有先後五度造訪烏山頭水庫銅像,並撥款重新整建紀念園區的前總統馬英九。現任總統蔡英文曾在擔任民進黨主席時向八田與一的銅像花致敬。而被民進黨支持者稱為「賴神」的台南市長賴清德,也曾與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共同在紀念園區舉辦植櫻活動。

在台灣藍綠政界,八田與一似乎都得到相當崇高的評價,除了表彰他對台灣農業發展的貢獻外,八田甚至成為促進台日民間友誼發展的指標性歷史人物,為了強化台日雙邊關係,藍綠陣營都不約而同的把八田與一當成標榜台日親善的「樣板代言人」。

而批判八田與一作為者,則認為八田與一參與興建嘉南大圳與烏山頭水庫等水利建設,說穿了也只是個協助日本軍國主義提供充足軍隊米糧、加速對外侵略戰爭的幫兇。當年日本戰敗,八田與一的銅質塑像也曾因擔憂會被國民黨政府銷毀,而暫藏於八田住過宿舍的陽台上長達36年之久,直到民國70年時才得以重現天日,置於如今八田塚前的現址。

這一段鮮為人知的秘辛,顯見八田的歷史定位也曾一度因為戰後台日雙邊的情勢緊張而遭到貶抑,成為日本殖民台灣的皇民化象徵,而讓不少當年深受日本殖民迫害的台灣人民後代難以接受認同。

從蔡英文就任總統、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全力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行動,而統治台灣長達四十年的「兩蔣時代」,自然成了被鎖定的主攻目標。全台各地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的銅像,紛紛成為特定意識形態者攻擊洩憤的對象,潑漆、毀損、斬首的破壞事件層出不窮。

而這種實踐「轉型正義」的作法,固然滿足了特定族群的正義感,但也同時挑起了另一族群的憤怒感,從而四處尋找報復的獵物,而八田與一也就因此恭逢其盛的變成「以砍還砍」心態下的犧牲者,而在其背後糾結的,還包括對於日本統治台灣50年期間的歷史定位認同問題。

從兩蔣銅像到八田與一銅像的相繼被砍,不論是源自對於外來政權或是日本軍國侵略的仇視情結,都是呈現了當政者或特定族群所定義的「砍頭正義」。只不過,在實踐這種所謂因人制宜、自我認同的正義時,可千萬別忘了,施暴者可是正在創造另一種族群與信仰者的仇恨之芽。

當某一群人自認定自己所執行的違法行動是轉型正義,是實踐「公民不服從」理念時,那又要如何否定或批判另一群人也用違法來落實轉型正義,用違法來貫徹「公民不服從」的作為呢?

今天割了八田與一的銅像頭顱,那明天呢?又有哪一尊歷史人物的銅像要等著被破壞的命運?割了個銅像的腦袋,就能斬斷執政者與特定人民腦袋裡的仇恨記憶嗎?蔡政府,請立即停止這種扭曲轉型正義的「砍頭正義」吧!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