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專訪尹衍樑(一)/對人類沒有幫助的事業,我都不做

文/吳夢璇

一年年,花開花落,冬去春來,草木又蓬勃;一滴滴,水滴石穿,粉身碎骨,誌向永不捨。六十七年時光流逝,六十七年跌宕起伏,見證了尹衍樑在商業、教育事業、慈善事業和兩岸往來中的建樹,也捶鍊著他的品行人格。

尹衍樑,祖籍山東省日照市。現任台灣潤泰集團總裁,兼任建築事業體總工程師和研發長;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董事長,北京大學兼任教授、博士生導師;台灣大學土木研究所兼任教授。在建築業、土木工程業享有500項專利,獲俄羅斯最高榮譽「傑出工程勳章」。2017年福布斯全球富豪邦排名第58位。

尹衍樑:對人類沒有幫助的事業我都不做
尹衍樑在會議室接受學生記者的採訪

「這些冠冕都是沒有用的」,他說:「重要的是,對人類沒有幫助的事業,我都不做。我希望我做的事沒有受害人,只有受益人。」

南山棟梁益稀少 愛材養育誰復議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強則國強。教育是立國之本,尹先生花了大量精力投入於教育事業,並更喜歡把自己定位為「教育家」。「從我父親開始就有了要興辦教育的想法,我只是把他發揚光大而已。」

尹衍樑是在父親的棍棒下長大的,兒時吃飯的時候,五個姊姊輪流到父親那裡告狀,吃完飯他就挨父親打,幾乎天天如此。「棍棒下出孝子」有一定的道理,但顯然不這合尹衍樑,15歲的他因為父親不當的管教方式,叛逆無限擴大,最終被送進感化院,待了兩年半。

感化院制度多半是失敗的,拉幫結派、打架鬥毆現象極為嚴重。有次尹衍樑跟別人打架被劃破了肚皮,老師王金平幫了他一把,這成了尹衍樑人生的轉折點。王老師用愛感化他、改變他,教導他讀書。之後尹衍樑從學校的最後一名變成了第一名,重新進入一般的學校,念大學、念碩士、念博士。他的成長經歷讓他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在《父親的眼淚是我人生的救贖》一文中他說到:「身上被打得青青紫紫的小孩,變成不良少年,又進了感化學校,等於掉到懸崖下面,又爬上來,真的是九死一生啊。」

1989年1月18號,尹衍樑作為台灣代表去大陸參加經濟學會議,停留期間他走訪了北大、清大和內蒙古大學。他走進北大的研究生宿舍,看到滿地果皮紙屑和垃圾,還有老鼠跑來跑去,很多學生拿著煙在抽。「堂堂的北京大學是這個樣子的!」為改善研究生的教育情況,尹衍樑出資設立了光華獎學金,並於1994年出資1000萬美元興辦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目前,光華獎學金已經擴展到國內31所大學,包括上海交大安泰管理學院、浙江大學法學院、同濟大學土木管理學院、西安交大醫學管理學院等,長期資助的學子超過十四萬名,李克強總理、北京市副市長陸昊等人都拿過該獎學金;光華管理學院也成為每年一半高考狀元的首選誌願。

除了光華,唐獎是尹衍梁在教育界的另外一個大手筆。2013年1月27日,「唐獎教育基金會」在台北正式成立,啟動基金30億新台幣。之所以命名「唐獎」,是因為在尹衍樑看來,無論是在文化、宗教、藝術、還是經濟的交流融合方面,唐朝都是中國文明歷史上的璀璨時期。唐獎要發揚中華文化的理念,秉承盛唐精神。唐獎每兩年頒發一次,分為漢學、法治、生物科技與製藥和永續發展四個獎項。獎金高於諾貝爾獎,單項獎金約合新台幣五千萬元,是目前全球最高的學術類獎金。「我們中國人一直都是靠洋人給我們的一些學歷、獎狀、勳章,來肯定自己。我希望中國人有一天可以把這個獎項推給世界,幫助世界的發展。希望這個世界更有法制、漢學能夠得以傳承、更乾淨、生物科技醫藥發展的更好。」尹先生如是說。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前幾天,尹先生剛剛在私下資助了一位在台北榮總工作、考上哈佛攝影系的學生。這個學生並不認識尹衍樑,他是在確定考上哈佛之後,才決定要跟尹衍樑求助;而尹先生在聽完他的故事後,立即答應,並展開助學工作。「興辦教育是為社會儲備人才。」尹先生懷著熱忱前行在培育桃李的路上。

*作者為世新大學校際系新聞學系學生

One thought

  1. 夢璇是我的學生,一個名如其人的年輕孩子,她的夢想是;當大家都遺棄文字的現在,她卻把文字幻化成舞曲,然後以曼妙之姿,化蛹成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