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爸媽,我不是乖乖牌

文/張凱雯

還記得國小作文寫過「我的志願」,當時班上同學的回答不外乎是「老師」、「醫生」、「科學家」等大人們「意料之內」的答案。但時代在改變,若把這個問題拋給現在的小孩,或許他們當中有人的志願會是「網紅」、「youtuber」!一個會讓人「ㄏㄚˊ」一聲的答案。

許多朋友分享了端傳媒的新聞《十多歲的他們如何用Youtube做「軟軟」的生意?》,並道出他們的內心崩潰宣言。看到國中小學生做的「軟軟」影片,確實很震驚,除了驚訝原來世代隔閡感這麼強烈之外,以媒體工作者的角度來看,他們的影片雖然稚氣,卻也比光靠身材的網紅用心多了。而公視《青春發言人》的專題報導,也分享了一位國中生打破體制,走出一片天的真實故事。

擷取
公視《青春發言人》分享周奕勳的故事

15歲的周奕勳擅長程式設計,一年前獨自前往美國矽谷壯遊一個月,不僅獲得兩家科技公司提供的工作機會,後來毅然決然放棄升學,不再走體制內的路。現在已經是一家APP公司的實習工程師。這個決定曾讓爸媽感到失望,「他應該讀雄中、考台大的」,尤其一個國中文憑能有什麼競爭力?但順應周奕勳的堅持,做父母的最終也只能選擇尊重。

「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很重要的」周奕勳的老闆說。確實我們也發現在傳統體制教育下,學生失去思辨能力,當問題發生時,總是期待老師先給答案。

台北市和平實驗國小本月份即將招生,這所學校未來將不會看見傳統的國英數課本,而是以24個主題課程,讓孩子在6年內學習國民教育階段應具備的能力。突破傳統教學框架,成為不少家長嚮往的明星學校。但想順利就讀,家長還得接受面試,就跟「森林小學」一樣,能夠認同學校理念,願意投入時間和心力的家長才是合適人選。

經實驗證明,在人文的教學體制下,潛移默化地培養出孩子的自主性,從原本聽爸媽的「乖乖牌」變成個性越顯鮮明的「小叛逆」,許多家長就害怕了,甚至認為孩子好像「每天都在玩」,以後會沒有社會競爭力,因此讓孩子轉學的案例不在少數。

當適性教育落實,再加上媒體渲染、網路資訊取得太方便,越來越多孩子可能會「提前找到自己」,進而決定「做自己」,家長準備好了嗎?如果小孩哪天說不想繼續升學了,我們會「由衷」支持?還是企圖指導他們走往「正確」方向?所謂過來人的擔心將成為小孩的助力還是阻力?

我是長輩眼中「年輕」的七年級生,自認思想與他們有所不同,但面對下一代教養問題,心中卻產生矛盾質疑,沒有把握自己是否可以全然接受小孩把重心放在「軟軟」身上,或是像周奕勳一樣15歲放棄升學。「畢竟我們這代多少都還有受到五子登科的傳統教育影響,所以妳會有無法接受小孩不讀書,未來工作怎麼辦的想法是正常的。」在國小教書的朋友告訴我,現在大部分的家長還是有考試取向的傳統觀念,教育體制的開放僅限國中小學階段,等孩子上了高中,一樣要遵循升學規範,而且父母總覺得「國立大學」比較好。

說到底,多元適性教育養成還是回歸家庭。當有情人終成「父母」,新時代爸媽或許會說,「支持孩子任何的決定,但他們要拿出決心。」倘若小朋友真有明確志向,大膽挑戰現有體制,那家長的決心又在哪?說好的支持,孩子能感受的到嗎?

什麼樣的教育成就什麼樣的人,父母不僅要跟上時代,恐怕還得「預知」時代。衡量現在的教育方式是不是能讓孩子在未來20年中擁有競爭力,未來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核心競爭力是什麼?我想,唯有不斷獲取新知,充實自己才能幫助我們下判斷吧。

「妳們的志願是?」問了兩位可愛小姪女,果然聽到文章最初所說的意料之外,卻又符合這個世代的合理答案,妹妹說要當「明星」,姊姊則打趣地說要當妹妹的助理。

期許哪天真能看到姪女在舞台上發光發熱,而我們這群未來家長也能為自己、為下一代開創人生新舞台。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