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再現—死去的人沒選擇,活著的替他們選了

文/林千園

究竟在報導死亡相關的新聞時,套句網路用語,媒體試圖「導風向」要導至何處去?

近來許多年輕生命在他人不可預期中消逝,看到相關報導,不論意外或非意外的,這些新聞有些共通點,就是當事者的個人特質、生活軌跡都被一一「再現」給閱聽人。

世界上與當事者有直接關聯的人非常有限,對他/她們甚為了解的人則更少,所有其他透過新聞「試圖了解」他/她們的人,得到的都是隻字片語推砌起來的;非第一手的資訊,就是再現。

社群文化甚上喧囂,意見領袖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速食消費也體現在媒體資訊的揭露、接受和反饋。人們對於同類之死似乎一點也不吝於給予批判,用許多不同角度切入分析、檢視他/她們生前的為人、支持的理念、實踐的意識型態……種種加減乘除後,足不足以作為一個「好人」為大家所惋惜。

網路新聞已然是一個共論述的戰場,之後的套路你我應該都不陌生,有的人抨擊,就有人加以反擊。但是人們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對,究竟是什麼事重要到媒體要讓當事人形象如此鮮明地被建構,而後被丟擲至開闊的場域裡任憑各路人馬自行「公評」?

如果說,媒體在事件的操作上,普遍是秉著「傳遞良善風氣」的意念,而欲使閱聽人多少理解這些生命曾經承載的美好理想,值得嘉許、為他/她哀悼,感到可惜,並且鼓勵人們把握生命勇敢活上去,那麼某報傳播的內容與上述對比根本是極大的諷刺劇。

在這部充滿黑色幽默的劇本裡有兩位L;第一位L,生前就對媒體強加於她身上的封號極度感冒,未經她同意,也無視她的抗議。正當許多人向她的無聲致敬,為方便召喚讀者記憶、快速形塑L的樣貌,媒體再度把往昔的標籤剪貼於其上,為的是引起共感憐憫?或是欲使人唏噓命運?

第二位L,生前致力爭取許多不平等待遇的權益,投身的其中一項運動是「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在L的死訊傳出、眾人對其真相尚懵懂之時,某報放了L參與運動的照片,並且加上馬賽克,此舉讓人搞不清楚究竟想認同她,還是反對她?我想,是為了吸睛外加符合「社會善良風氣」的分級制度吧。L生前想拿回身體的自主權,媒體卻在她死後再剝奪了一次。

閱聽人如溫水煮青娃,越來越不自覺這樣意味不明、動機不純的媒體再現充斥,最後沒被煮熟,也失去對常溫的認知。非常少數的人發現問題,試圖反映,可惜力道不足。如前文所述,現今社群文化勢不可擋,我們再也不能輕易拿「大眾」作代罪羔羊。每一個分眾集結起來,相信是一股可觀並立即見效的改變媒體的力量,只是仍遙遙無期。

未來不可預測,如同他們的消逝。有鹿文化事業的總經理兼總編輯許悔之對其中一個L的離去說:「這個世界的許多傷害和惡意,正是由這樣的人去承擔的。」而多數的人也如同L所說的,我們總是太高估自己的同理心,我們的痛也不過是旁觀而來。倘若有方式能對他們的死亡表現得更謙虛,那活著的人應該試著將他們留下的問題延續,至少一直被意識著,並求某天有解。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