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個「過勞老人」,真的很難!

文/李祖舜

這兩天,媒體上又出現一個新的名詞—「過勞老人」。意思是說,台灣有不少的老人,因為每個月可以拿到的勞保年金很少,收入遠低於「貧窮線」的標準,所以得被迫重返職場,變成「過勞老人」。

乍聽之下,這個「過勞老人」,比起日本知名的社會學者藤田孝典在他《下流老人: 一億総老後崩壊の衝撃》一書中所創造的「下流老人」還要更悽慘,老人家連做人都已經做到「下流」的地步了,還得工作到「過勞」。這種境遇看來真的是堪稱「人間之大不幸」,但仔細想想,事實上卻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在台灣,要談「過勞老人」這個詞,得先看看目前的勞動市場現況。根據行政院主計處所公布的統計數據,台灣在2013年的《受僱員工動向調查》報告中顯示,工業與服務業受僱員工的平均退休年齡是57.4歲,比《勞動基準法》所規範的強制退休年齡65歲,有著很大的落差。

如果再參照同份調查報告中的另一個數據—「有29.8%的勞工是在54歲之前退休」,更可以看出台灣人民的退休年齡要遠低於法定強制退休年齡的現實狀況,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非自願性退休。換句話說,大約有8到11年的時間,台灣的中高齡勞工是處於想工作卻極難找到工作的尷尬時期。

從另一方面來看,台灣的產業環境對於中高齡勞工來說是極不友善的,連就算你想當個「過勞中年」都很難,更何況是個超過法定退休年齡65歲的「過勞老人」。

一份來自行政院主計處的《人力運用統計調查》報告顯示,2013年台灣60到64歲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只有33.4%,與美國的55%、韓國的58.8%、新加坡的59.7%以及日本的61.4%,都有超過20個百分點的差距。如果再把年齡提高到法定退休年齡65歲以上,台灣的勞動參與率則是降到8.3%,不僅低於美國的18.7%,更遠遜於日本的20.5%、新加坡的23.8%,還有韓國的31.4%。

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跟日本、韓國、新加坡與美國相比,台灣中高齡人口的勞動就業環境的確是相形見絀,在這些國家某種程度還可以讓中高齡的勞工擁有合理的就業環境與機會,但在台灣的中高齡勞工,為了避免陷入「下流」之境,卻是連爭取「過勞」的機會都是困難重重。

撇開冷冰冰、讓人無感的官方數據,再來談談中高齡勞工在職場所面臨的生存困境。在台灣整個就業市場裡存在著一個很清楚的現象,就是「年齡歧視」。雖然《勞動基準法》禁止以年齡做為進用與否的標準,但在職場實務運作上卻處處充斥設定年齡門檻的「潛規則」,不用說走在時代尖端的科技產業或是金融服務業等領域,就連勞力密集的低技術服務業、例如餐飲業、零售業等產業,中高齡尋職者也多半會受到嚴重的歧視,最後被迫集中於清潔服務、餐飲後台與大樓管理等工作場域,讓中高齡勞工長年累積的專業經驗完全浪費、虛擲。

「人口結構老化」與「勞動市場需求」嚴重脫節的問題,是當前台灣中高齡就業族群所面臨的最大困境,也是政府所必須面對的社會安定重要課題。蔡政府最近使盡全力要推動軍公教年金改革,卻避而不談更早面臨破產危機的「勞工年金改革」問題,顯然有其選票考量因素。但這種企圖拉近階級落差、落實社會正義的作為,還是無法改善整個勞動市場因為人力年齡結構扭曲所呈現的「失業中年」危機。

在台灣,與其要談如何處理「下流老人」的問題,還不如務實地談談該如何解決「失業中年」的困境,去談「過勞老人」,真的有點離題了。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