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栓政府這樣向毒品宣戰,真的很不前瞻

文/李祖舜

一個正確的政策,如果用錯了方法,結果還是一個錯誤的政策。

閣揆林全昨天宣布「新世代反毒策略」,宣示政府在四年內要投入一百億元經費強力反毒,還喊出了五大工作項目,並且放話「經費無上限」。

看起來蔡政府真的要向毒品宣戰,其用心值得肯定。只不過,推動的方向畫錯了重點,執行的作法走偏了方向,就算政府投入再多經費預算,其結果恐怕也落得變成另一個「前瞻計畫」。

台灣毒品泛濫的問題,不僅在於「新興毒品的快速堀起」,更嚴重的問題則是在「吸毒年齡的大幅下降」。根據教育部的統計,在103年有高達1700名學生被通報濫用藥物,比起10年前增加了15倍,其中甚至還有在國小四年級就開始吸毒的個案。

如果再加上隱藏的毒品黑數,校園吸毒者的比例,極可能與台灣整體平均的藥物濫用率1.43%相去不遠。這些新生代的毒品受害者,正是台灣執行反毒政策所必須優先搶救的對象,也是攸關政府反毒大戰成敗的重要關鍵。

台灣的這場反毒大戰是從1993年正式開打,自翌年起政府開始年年召開「全國反毒會議」,在行政院設有毒品防制會報,每三個月定期召開會議,並由衛福部、教育部與法務部各自成立專案小組,定期召開工作會議,就跨部會重要議題進行協商整合及檢討改善。此外,在全台22個縣市也都成立了「毒品危害防治中心」,由縣市長擔任召集人。而從中央到地方,每年總共大約投入約45億的預算來執行反毒政策。

從這個陣仗看得出,歷來的政府不論藍綠在形式上對於反毒戰役的重視,但實際的戰果卻只能說是差強人意,近年來吸毒犯的人數雖然逐年下降,但人數依舊是10年前的3倍,毒癮犯再犯率高達8成。而去年警方查獲移送的毒品案件數,也創下近10年來的新高。種種數據顯示,政府投入鉅額預算、提升主管層級的結果,卻像是把反毒資源扔進了無底黑洞。

林內閣這回選定「打擊毒品供應」與「降低吸毒人口」做為重點防毒策略,同時將校園反毒作為列為各校辦學績效,這些理念與構想固然沒錯,但如果在「持毒標準」與「吸毒除罪」等問題的認定上出現偏差,那結果可以預期依舊還是頭痛醫腳、搞錯重點。

根據法務部所研擬的修法構想,是將原本持有持有三、四級毒品20公克才論處刑責的標準,下修到持有5公克即有刑責,這表面上看起來的確有想「以刑制量」的味道,但問題是,想要單靠下修論處刑責的持毒重量來做為掃毒利器,卻不思考調整持有毒品量刑等級的問題,那反毒的效果顯然將是治絲益棼。

舉例來說,校園內流行毒品中有9成都是k他命,這種毒品被政府列為三級毒品,只要持有20公克以下,即使被查獲,既沒有刑事上的責任,也無需勒戒。因而在校園裡猖獗流傳。

儘管國會與輿論再三反應應該k他命改列二級毒品,以嚴法送辦來遏止吸食行為,但法務部均以如此將導致監獄人滿為患為由表示反對。無法提高這種廉價毒品等級,光是形式上下修持毒論刑的標準,肯定難以將其從校園中徹底消滅。

其次,針對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所討論的「吸毒除罪化」議題,林全內閣也持支持的論點,主張將吸毒者視為病人而非罪犯,這個論點也有待商榷。目前在全台約5萬8千名在監犯人中,因毒品案坐牢的在監犯人就有近2萬7千人,而自2009年到2013年,平均每年新增1萬餘名毒品受刑人,共計18萬5450人,這些數據在在都顯示毒品泛濫的嚴重性。

如果將吸毒除罪化,當然可以立即大幅改善監所人滿為患的問題,但也形同縱容吸毒,特別是初次吸毒行為,其結果極可以能讓更多無知好奇的年輕人,身陷毒品深淵而無法自拔,讓反毒大戰功虧一簣。

奉勸林全內閣,要向毒品宣戰的決心值得肯定,但可千萬別把反毒的策略方向搞偏了,否則,花了百億人民納稅錢,就算能把毒品檢驗的設備與人力再強化,結果恐怕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讓民進黨一心追求的「台獨」,變成「台毒」了。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