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賽的勇氣(上)

文/趙心屏

前言

4月下旬在北京人民大學EMBA上課時,同組的人大同學施勝國聽見我與別人的對話,忍不住好奇地問「妳也是戈友嗎?」

「是啊,我是戈11 B隊!」

「我在風車陣看見你們B隊有個人被架著走….」

「呃…,那…那個人就是我啊!」我很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回答。

「你們台大團隊特別棒!」他豎起了大拇指稱讚。

施勝國曾是北京人大戈10A隊隊長,第二年又參加戈11B隊,他在風車陣看見我們台大隊伍中有人受傷,但全隊仍「一起出發,一起到達」,至今仍印象深刻。

他讓我的思緒又回到去年在戈壁的那四天,我在負傷(左大腿內收肌撕裂)的情形下勉力完賽,返台後立刻被送醫治療,整整花了三個多月時間休養才重新再上跑道。

如果你是我,從臺北飛抵敦煌,在出賽的前夕,才發現原先以為的一處小傷,好像變嚴重了,會不會決定退賽?

當時,我反覆思考後決定參賽到底。

雖然最後付出了肌肉撕裂的代價,但我沒有一絲後悔,也知道就算再來一次,我仍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我可能太任性了,因此苦了那兩位四天都架著我走的學長,也讓全隊一起承擔是否能順利完賽的壓力。

一轉眼,第十二屆戈壁挑戰賽(戈12)即將開始,就在5月19日星期五,台灣各EMBA的參賽隊伍就要啟程,這一年來我經常想起戈壁的種種,帶傷、看似不完美的戈壁之旅,其實為我上了一堂寶貴的人生課!

隨著思緒流轉,戈壁行歷歷在目,心情不禁又有幾分激動,以這篇文章向戈11夥伴致上最高的謝意和敬意、祝戈12順利成功!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飛機一落地,機場醫護小組很熟練地從座位上把我抱起來,放到輪椅推出機艙,出了機門,擔架也早已備好在旁,醫護小組再將我從輪椅抱到擔架上平躺,我就這樣一路被推著進了救護車,往桃園勵新醫院疾駛而去。

躺在擔架上的我眼睛只能瞪著天花板,機場的天花板、救護車車頂、再到醫院診療室,擔架東轉西轉地前進,我在陌生的空間裡聞著醫院特有的藥味兒,腦袋空白著。

專長是運動傷害的醫師觸診後很快下了判斷:「打PRP!」那是一種抽取病患自體血液、再從中抽出血小板、注射回體內修復損傷肌肉的先進療法。我的左大腿內側內收肌嚴重拉傷、撕裂,但注射PRP的痛楚才是痛徹心扉,醫師必須將針劑精準打在痛點,我立時哀嚎了起來,痛到淚流不止而抽咽,我只希望趕快痊癒,再痛我都必須忍耐!

這是為了完賽而付出的代價。四天三夜、全程實際徒步126公里的戈壁挑戰賽,我在負傷的情況下勉力完賽。報名參賽時,我曾留言:「挑戰戈壁,挑戰自己,實現夢想!」雖然最後,我的確辦到了!但全程中,我的腦袋裡不斷想著,經歷這樣肉體上的痛苦,到底上帝要我學甚麼功課?

Day1 出發了
(大漠上,台大戈11挑戰隊永遠整齊的隊伍)

剛進台大EMBA,我參加了第十屆戈壁挑戰隊的誓師大會,看到挑戰隊隊員個個精瘦結實的身材,羡慕不已!大螢幕播放的大漠影像,既神秘又孤寂,似乎等待我去征服,我的個性喜歡冒險、挑戰,所有沒做過的事,都想試試!想去戈壁的心在體內砰然跳動著,雖然,我從來不是運動健將,自小到大都是體育後段班,但是,聽著挑戰隊雄渾的口號:「只要出發,就會到達!」、「跑就對了!」愛幻想的我彷佛已經在那黃沙大漠上、隨著有練過的學長姊一起奔馳…..。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是天真得可愛,但也是因為沒想太多,我在第十一屆戈壁挑戰賽(簡稱「戈11」)前的七個月開始加入團練,從跑一圈400公尺的操場三圈都跑不下去開始,直到練了五個月後跑完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通過挑戰隊決選,正式加入戈11 B隊。隨著出發日期的接近,我越發興奮、緊張,除了每星期固定四天練跑步和快走,出發前兩個星期還特地找了私人健身教練加強重量訓練、減低體脂肪,一心期待自己能有最好的表現!

哪裡想到出發前十天左右,一次跑步機上的快走沒有暖身,造成內收肌拉傷,起先我不以為意,認為只是小傷,幾天就好了,沒想到卻越來越嚴重。當我們飛抵敦煌,在當地練習時,我發現只要一開步,左大腿內側就疼痛不已,根本不能跑。

還記得自己當時心裡怕得不知如何是好,更不敢告訴教練,當全隊隊員有說有笑沿著河畔暖身慢跑時,我勉強小步跟著,心裡滿是不安,再過兩天就要開賽,我怎麼在這個節骨眼兒痛成這樣?

我的隊友中,一個A隊原本的飛毛腿因為受傷未癒確定退賽,另一位C隊隊友因為突然摔斷手不得已也退賽,我暗忖自己是否也臨時退賽?

想到這大半年來的訓練就為這一趟,想到戈壁就近在咫尺,想到與夥伴們分不開的默契與情感…..,要我在此時退賽?實在放不下啊,似乎比要命還痛苦!但其實,在反覆思想著的同時,我早知自己最後會做出參賽到底的決定。

我是個意志力堅強,一旦設定目標,不達目的絕不終止、不計代價拼了命也要達標的人,這種個性非常要命,註定是要吃苦,也註定了四天的旅程後,身體必須付出的代價!

決定參賽到底,隊友們以這次台大戈11挑戰隊口號「一起出發,一起到達」為我加油打氣,勉勵我既然決定跟大夥兒一起出發,就一定能一起到達!就這樣,在2016年5月22日,一個陰霾、刮著強風、天空飄著當地罕見細雨的天氣,我跟隊友們自起點—初建於唐代的古蹟塔爾寺出發,展開四天三夜,只有座標、沒有路線、全程必須使用GPS的挑戰賽。

走進大漠,看到日思夜想的「戈壁」就在眼前,內心有股無法形容的激動,眼底除了灰黃色的古蹟塔爾寺千年以來就靜靜矗立,看似沒有盡頭的大漠,讓我們這群劉姥姥好奇,到底前方將會遇見甚麼?終點又在哪裡?

11 ABC三隊於塔爾寺前合影
(台大戈11 ABC三隊於塔爾寺前合影)

初踏上戈壁的眾人都興奮不已,逮著機會就拍照留念,高低不平的路面雖不好走,但感覺沒有想像中難;然而,開始走沒多久,過了第一個打卡點,大約才兩公里多,完全沒有心理預期之下,就有兩位隊友主動到我身旁,一左一右開始架著我走,愛面子的我一開始還硬撐,想甩開他們,表示自己可以,但他們卻堅持不放手。放眼周遭,哪個不是看起來有練過、身強體壯的健兒呢?卻只有我在第一天就需要人攙扶,真是感到非常沒面子,更對自己的臨陣受傷懊惱沮喪不已,然而,再怎麼愛面子、硬撐,也抵不過受傷發痛的事實,只好學習順服,讓人架著走。

.JPG
(戈壁行的左右護法─廖長健、段繼明就這樣架著我走了四天)

第一天「體驗日」,直線距離28.79公里,實際徒步30.55公里,我們整整走了七個半小時才走完,我心裡默默想著,還有三天,撐得完吧?途中一直默念:「應當一無掛慮,只要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腓立比書4章6-7節) 然而,心裡並不真的沒有掛慮,而是在忐忑和隊友的歡笑交織中熬過這一整天。(待續)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延伸閱讀:

完賽的勇氣(中)

完賽的勇氣(下)

EMBA學生為什麼瘋戈壁

4 thoughts

  1. 我不曾到過戈壁
    但曾在滿佈青苔的長階上爬過

    第一次上下石階
    空著肚子沒準備, 憑著當時年輕, 輕看了坡斜45度角, 近3百階的山路

    清晨, 下石階, 路滑, 只要步穩, 不難

    回途, 上石階, 日正烈, 登了60多階, 氣開始喘, 停了停
    又開始走, 腿上了20幾階, 又停
    同行夥伴, 從身旁一個….二個…三個走過

    我向前看, 回身又向後望, 看到後面沒有人影, 我怕到想哭

    轉身後, 幾乎是用吐舌半爬的方式完成上階

    登上最後一階時, 我頭昏想吐, 站直時腿一直抖
    剎時有【重生】的感覺

    每一種考驗體能的挑戰, 都不簡單
    完成真的需要【勇氣】

    1. M編也是走個步道就氣喘如牛…克服想中途放棄的心情登頂之後真有如妳所說的【重生】之感~沒有一次因為堅持而後悔的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