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賽的勇氣(下)

文/趙心屏

我從小就是個標準的「乖寶寶」,對父母親、師長、前輩的話一向順服聽從,即便青春期也不見叛逆;我總是極力表現,期望符合大家對我的期待,並因此得到肯定與讚美。出社會之後,在電視臺擔任新聞記者、主播,時時刻刻都得在眾人眼前曝光,更使我極度重視自己的外在表現與「形象」,因此我愈發地要求完美,希望展露在外的一切都是正面、美好的,無形中這成了一種自我的制約,使我不容易接受失敗,更無法容忍一切自認不完美的事發生。

這趟期待已久的戈壁之行,卻從一開始就註定無法完美。

DSC02921

受傷使我無法如正常人一般行走、而且還得由兩人攙扶才能成行,被人架著走的「形象」在我的定義中更是「弱者」、甚至於根本就是「魯蛇」(loser),如果按我對自己的標準與要求,這一趟旅程,我的表現是失敗的。

行前,我總是幻想自己以運動健兒的形象行走大漠,然而這可能根本錯誤、而且是過高的期待,畢竟我從未是個運動健將,只是在賽前曾經密集訓練而已。訓練可能不夠,以我的程度,也許應該再練一年再挑戰戈壁?

進一步回想過往,我幾乎都是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活,也一直為自己定出高標準,內心深處,常常對自己並不滿意,以致更拼命提高標準,結果每每讓自己疲累不堪,更為了是否能滿足外界的期待而自苦。

這趟戈壁之行,受了傷、還勉強自己完成可能力不能勝的挑戰,不正是一直以來的慣性思維和行為模式所導致的結果?

DSC03022
(僅容一人通過的小徑,又得閃避駱駝刺,兩位學長辛苦了!)

我應該接受自己。

我真應該接受自己的本相。我本來就不足,本來就不是運動健將,在校期間體育一直很差,雖然為了圓挑戰戈壁這個夢而勤奮練跑,但後來受了傷,就該接受事實,一則勇敢棄賽、明年再來,若決定參賽到底,就該放開胸襟,坦然面對自己需要幫助、也接受別人的幫助;我更不需要為自己定罪,這不是什麼「魯蛇」,任何人受了傷都需要扶助與關懷,也沒有什麼「形象」問題,因為根本沒有人在乎、甚至想到妳是什麼形象。

這世界本不完美,也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的。

這是我學到寶貴的一課。

出賽前,B隊的訓練成績因為一直不算理想,人數又較往年為少,我們曾經非常不被看好。因此,像是被集體催眠了一樣,我們被學校的期待、自我要求與榮譽感的驅使而一心想拿下所有獎項。當時我和其他所有隊員一心一意為爭取全員完賽的「沙克爾頓獎」,不論路途多艱難,都努力克服身體的極限。唯有隊友乃元,因為不忍我的痛楚,向其他隊友傾吐他的擔憂。

乃元認為沙克爾頓獎根本不重要,怎能讓我這樣痛下去?「到底是心屏的生命價值比較重要?還是外界評價重要呢?」他擔心地一直問共宿一帳的隊友,「身體只有一個,人真的很脆弱啊!」後來我才知道,乃元為我掛慮,甚至夜不成眠,不忍心放任我這樣勉力走下去,認為太不人道,他甚至一度激動想向領隊表達應該放棄沙克爾頓獎!

然而,在全隊強烈的榮譽感驅使下,終究最後我們通過了高度意志力和體力的考驗,全員完賽,具體實踐了我們的口號「一起出發,一起到達」。

乃元事後才告訴我那幾個令他揪心的夜晚,對他而言,若要說服眾人放棄沙克爾頓獎也是痛苦的抉擇,因為得獎是全隊共同追求的目標,因此他也不斷自問,當目標導向與生命價值衝突時,究竟何者比較重要?

乃元在賽後的告白令我深深感動,我深刻自責,就是因為我的自私,不顧一切參賽,才讓他陷於是否為維護我、替我發聲,而放棄團體榮譽的兩難。

從另一個角度思想,乃元不同於眾人的思維也讓我發現,原來除了堅持完賽以外,其實我們可以有別的選擇,只是當時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想過。

當陷入不容易的抉擇時,我們是否都該更有勇氣做出有別於外界期待、更尊重自己的不一樣選擇呢?這個問題在我心頭縈繞許久。

我們總是為了外界的眼光和期待努力以赴,習慣於活在外人的認同和掌聲中,但如果因傷而無法完賽又如何?就像乃元說的,難道一時的獎牌比我的身體健康更重要?

.JPG
(隊友張乃元與我)

戈壁除了考驗體能,更是個考驗人性的場域。

大漠中常見不成隊形、三三兩兩的跑者,各自與酷熱難行的環境搏鬥著;體能好、速度快者早早如脫韁的野馬往前奔馳,而速度較慢者通常很快就落隊,只得自顧自地完成當天的挑戰,絕大多數的參賽隊伍在出發後就變成一盤散沙,只有台大挑戰隊自始至終是排列整齊、同行到底,更何況,隊員中還有像我這樣的傷兵。

我憑著意志力和「雙塔」的扶持堅持完賽,沒有放棄。

所有隊友對於雖有傷兵但「一起出發,一起到達」從不懷疑。

乃元對我特別的關懷與憐憫,在全隊同心合一的默契中十足珍貴。

最後我們一起實踐了目標,使得「一起出發,一起到達」不再是口號,也充分展現運動員精神,全隊更因為共同的努力,淬煉出的情誼已有如戈壁礫石一般的堅實不渝。

思索至此,我的心中充滿感謝,感謝上帝在我如此自私、莽撞又懵懂之際,仍保守我最終平安完賽,在治療休養了近五個月後又能恢復運動、跑步。

感謝上帝賜我一群真情的隊友,在我受傷時默默陪伴、不離不棄,我們一起完成了這趟人生中難忘的旅程。

DSC02965

感謝上帝給我乃元這位元小天使,全程守護、為我負重、為我的身體健康憂心、甚至若為我放棄團體榮譽他也捨得。

戈壁永遠在,我卻在此時偶然地走進它,初探它的美,體驗它的桀傲不馴。

我終究是個幸運兒,在行走一趟戈壁後,身體雖然損傷痛苦,但經過這番洗禮,接受了「雙塔」和所有隊友的支持與關懷,才深深覺醒自己一直以來不該只為自己、只看自己,而應更以大局著想、更關心別人,不吝施予愛與援手。

DSC_4758

沒想到,冥冥之中,為挑戰戈壁,竟也挑戰了自我的執迷。若能接受自己、釋放不必要的心理桎梏、不為世俗眼光而活,凡事才能更輕鬆也更豁達。

解開了心理上對自己長久的束縛後,從此將更自在從容、也更有自信面對未來生命中不時的挑戰。看似有憾的戈壁之旅,卻是破碎老我、迎接生命中全新價值觀的榮耀之旅!

感謝上帝,戈壁為我上了寶貴的一堂人生課!

Day4完賽寶馬獎牌
(得來不易的戈11完賽獎牌,一生永難忘懷的旅程)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延伸閱讀:

完賽的勇氣(上)

完賽的勇氣(中)

EMBA學生為什麼瘋戈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