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敦義入主國民黨後的四步驚心

文/李祖舜

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了,那國民黨的下一步呢?這個話題,好像已經沒有多少人在關心了。

在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投票日的一個月前,有一個媒體公布民調,結果顯示有55%的受訪者根本不關心這場政黨選舉,也不在乎究竟誰能當選。

日前,由民意調查機構所公布的另一份民調,結果則顯示只有38%的受訪者不滿意蔡政府追討國民黨黨產的表現,這是蔡政府施政列入民調的十個項目中、不滿意度最低的一項。

這兩個民調呈現了一個事實,國民黨這個政黨的存亡興衰、權力更迭,已經引不起大多數民眾的興趣與關切。對於民進黨用違憲違法的機制追討國民黨黨產,抄家滅黨的作法,一般民眾的反應,要嘛就是完全無感,不然就是抱持著期待、或是看熱鬧的心態。

總之,這個已經被蔡政府狠狠掐住咽喉、氣若游絲,還曾被前交通部長葉匡時形容為「從加護病房走向安寧病房,大概很快就會到太平間」的百年政黨,在吳敦義當選黨主席之後,能從加護病房送回普通病房、甚至康復出院?亦或是依舊擺脫不了纏身久病,繼續哀怨等死?

國民黨接下來究竟該怎麼走,當然得看吳敦義上任後的領導作為與戰略謀劃。而眼下吳敦義就必須立即面對「黨內團結」、「黨產爭議」、「在野制衡」與「選戰布局」等四大關卡,而且是步步驚心。

黨內團結

「黨內團結」是吳敦義所必須通過的第一關考驗,在黨主席選舉過後,即便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已宣布絕對不會率眾脫黨,但對於卸任交接時機,也並未展現配合新任主席的善意。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吳、洪兩個陣營慘烈廝殺、刀刀見骨所落下的仇恨心結,迄待吳敦義以雍容大度與實際行動誠心化解。

在選舉投票日前,網路曾經廣泛流傳一份吳敦義承諾勝選後論功行賞的「封官圖」,從高層黨職、不分區立委到縣市長,洋洋灑灑的一大篇,看了讓人觸目驚心,憂心相關名單一旦落實,國民黨將重蹈覆轍而自毀前程。

儘管吳敦義對此傳聞嚴正駁斥,但這位新任主席未來在黨務與選舉人事安排上,只要有一個關鍵高層職務遭受外界酬庸或私心的質疑,那他想一統藍軍、遙指總統寶座的夢想,就將垮在「黨內團結」的第一步上。

黨產爭議

其次,面對蔡政府來勢洶洶的抄家滅黨行動,吳敦義也必須妥慎研擬因應對策,這個議題是吳敦義所要面對四大難關中,唯一無法「操之在己」的難題,正因為如此,吳敦義更應該用心思考在黨產議題上,如何減少失分,爭取友黨與民意的認同。

當然,國民黨當前出現黨務與人事經費面臨捉襟見肘的窘境,對於黨務發展與黨工士氣均有嚴重影響。遭到競選對手質疑動用九位數新台幣投入黨主席選舉的吳敦義,如果無法帶領藍軍從黨產爭議中脫身,解決國民黨無米可炊的問題,那他也將深陷黨貧如洗的困境,舉步惟艱。

在野制衡

第三,談到「在野制衡」,這一點對吳敦義來說,似乎是最有利也最容易度過的關卡。蔡英文就任這一年來在推動改革上的躁進,導致她的施政滿意度與支持度雙雙重挫,而草率丟出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也凸顯出號稱財經內閣的林全團隊,對於國家未來發展的輕忽,以及被選票挾持綁架的軟弱。

此外,保外就醫卻不斷挑戰司法紅線的陳水扁,也已成為蔡英文難以擺脫的夢魘,無論最後決定為何,蔡政府都將是動輒得咎,兩面不討好。當然,只要陳水扁一天不回牢籠,就是為吳敦義與國民黨累積民氣、持續得分的最佳輔選員。

但是以目前國民黨在立院毫無章法、貧弱不振的戰力表現來觀察,恐怕很難成為吳敦義在國會中反制蔡政府的得力幫手,未來如果不能有效整合並強化藍軍在立院的戰力,並且無法「處理」藍皮綠骨、尸位素餐的不分區立委,那吳敦義想要站穩贏回民心的第三步,恐怕也是癡人說夢。

選戰布局

最後,回歸「選舉布局」這個最關鍵的議題,志在2020總統大選的吳敦義當然清楚,2018的地方選舉成敗對於他的總統之路至關重要。而以當前的地方政局觀察,全台六都之中,僅有台北市與新北市較有勝算,連吳敦義自己都不諱言,「2018選舉重中之重就是雙北」。

然而,愈是有勝算的戰場,也就越有人想染指涉足,目前在野的台北市可說是群雄並起,而執政的新北市也是新人舊將躍躍欲試,如何能夠以最為貼近民意的方式產生適合的候選人,是吳敦義上台之後所必須審慎思考的要務。

如果屆時還是依照黨主席選舉這種關起門來傳統動員拉票的競選方式,極可能會產生一個迎合少數黨意,卻與多數民意嚴重脫節的參選人,重蹈上回台北市長大敗的覆轍。萬一明年年底無法達成六都市長選舉「坐一望二」的最低門檻,那也將等於提前宣告國民黨2020年重反執政失敗,吳敦義的總統大夢也將就此破滅。

吳敦義從政四十多年,給人的既定印象就是行政資歷完整、口才便給練達、閣揆政績不俗,但也難逃權謀算計、瞻前顧後的批評。這位年屆古稀的新任黨主席,究竟能不能讓一個比自己還大上43歲的老邁政黨起死回生,並且完成他人生最後一塊政治拚圖,不僅藍營支持者在看,全民也在看。

坦白說,在黨主席這場選戰贏的還算漂亮的吳敦義,接下來能否成功跨越這驚心四步,實在不容樂觀。

3 though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