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文/沈政男

幾天前高雄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事件,這是我記憶所及,以及在二十二年精神科醫師生涯裡,未曾見過的最慘照顧殺人悲劇。

殺死以後,為何還將頭砍下?因為暴怒未消,自己煞不了車。為什麼這麼生氣?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愛有多深多重,當照顧不了之時,由愛而生的恨意,便有那麼深那麼重。

既然深愛著被照顧者,為何有恨有怒?因為照顧身心障礙的家人,等於把對方放到自己面前,凡事都先想到對方,所有生活事項都圍繞著對方打轉,久了難免疲累、挫折、生氣,生了氣以後又自責,而如果這些負面情緒不能適時消解,便會越積越滿,終至把自己炸開。

所有家庭照顧者都很辛苦,但精神病患的家屬,其壓力與辛酸更是不足為外人道矣。首先,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其次,因為精神病仍有汙名之累,許多家屬不願讓鄰居親友知道家裡有精神病患,寧願自己承擔。再來,精神病患大都缺乏病識感,家屬光要讓其就醫,就經常傷透腦筋。最後,若精神病症狀控制不良,還須擔心暴力攻擊的危險。

精神醫療人員都知道,精神病患的照顧圖像,最常見的就是老爸老媽帶著功能退化的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而當父母漸漸年邁,那些精神病子女不只沒有長大獨立,反而因為自我照顧與社會功能持續退化,更需要他人照顧。

在精神病院工作,最不忍看到的,就是白髮蒼蒼、走路搖晃的瘦弱老媽媽,牽著理光頭好整理、咧嘴傻笑的中年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許多精神病患沒人愛,最終只剩偉大的母親可以承受那樣的照顧責任。爸爸呢?已經先走。配偶呢?年輕就發病,根本沒結婚。兄弟姊妹呢?人人各有自己的家庭。有的兄弟姊妹不忍手足過著拖屎連的日子,願意承擔照顧責任,但一來還有自己的家庭,再加上畢竟只是手足,要他們像爸媽一樣全心全力付出,並不容易。

因此,新聞中的哥哥,願意照顧精神病患妹妹三十年,就因爸媽過世前「託孤」,要他「好好照顧妹妹」,實在難能可貴。然而,光靠對家人的愛,很多時候無法支撐照顧重任,如果不能尋求各類資源來幫助自己,就容易心力交瘁,釀成憾事。

精神病患家屬怎麼發覺自己已經瀕臨照顧極限,不求助不行?動不動就對被照顧者發脾氣,甚至暴怒或出手打被照顧者,就是最常見的警訊之一。此外,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尋求的照顧資源還不少,如果自己不能完全了解,可以向醫院社工師與政府單位的公衛護理師詢問。基本上精神病患的照顧模式有門診、急性住院、日間住院、居家治療、慢性復健住院、社區復健中心(白天來參加活動)與康復之家(晚上居住處所)等。醫療單位若接獲家屬求助,或者精神病患經治療後還不能完全由家屬照顧,一定要安排後續照顧單位接手,並做好轉介與銜接工作。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參加醫院舉辦的家屬支持團體,與其他家屬分享照顧經驗,並彼此打氣。如果身心狀況已經失衡,出現焦慮、憂鬱或嚴重失眠,可到精神科就診。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對於無法自理生活,而且父母都已過世的慢性精神病患,政府會協助進住精神護理之家或公費養護床,由國家接手照顧責任,讓老爸老媽與其他家屬的愛,繼續延續下去。

*本文作者為精神科醫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