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流浪狗外交

文/王尚智

其實這樣也好。世界衛生大會(WHA)開幕到後來,由於台灣幾乎沒有什麼媒體派員前往,除了簡單改寫由官方發佈的新聞圖文照片,台灣民眾終究看不到衛福部長陳時中實際在所謂「會場外」的那些實況。

因為那也就是飯店裡,花錢租個會議小房間;然後挖空心思透過各方關係,一切舉凡能請到任何國家代表團就算「派個小助理」來露個臉、簽個名、照張相都行!只是,人家小助理也不是笨蛋,你想偷拍張照片留檔或發新聞,人家可是狠話說在前頭,絕對不可!

如此「窘境」,說來也是一種報應。當初對於馬英九政府派員參與正式列席WHA,蔡英文以民進黨在野身分公開出面痛責此行「賣台」。如今,雖然接手了台灣島內權力的席位,並不等於「國際觀瞻的座位」也繼續有份!蔡政府如今對於WHA激烈呼籲到近乎「流口水的巴望」,乃至陳時中在瑞士日內瓦彷彿「不激情演出就會死」,讓人聯想起那一句「狗吠火車」的成語。

衛福部前部長林奏延
2016年時任衛福部部長的林奏延出席WHA大會

然而,現實卻是真的這麼不知不覺,台灣走到了只剩下「流浪狗外交」的窘境!只剩下「東張西望、搖尾乞憐」,只要任何國家願意出手來對台灣「拍拍頭」都可以。

去年我就在報章專欄,專程寫下「WHA,一張快失效的入場券」的政治預言。當時蔡英文在520一意孤行直接切斷了「九二共識」,隔幾日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雖然讓民進黨政府「滑壘成功」,但這就是最後一張入場券了!兩岸溝通管道徹底封閉之後,陸委會、海基會從此空轉抓瞎至今。這種「自斷國際生路」的情勢發展,難道是瓊瑤改寫武俠小說讓人驚奇?去年就職演說決定切斷「九二共識」的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不就早就該料想到,這個連路邊阿婆都可能知道的必然結果?

衛福部部長陳時中於日內瓦三腳椅廣場
衛福部部長陳時中於日內瓦三腳椅廣場向從台灣來的民團致意(0522)

尤其是「外交」!在國民黨執政開放兩岸交流之後,兩岸在國際關係一度停止了零合競逐;外交部與駐外機構從此「沒有業績壓力」了。轉眼至今,外交跌入此刻「空前緊縮、毫無喘息」的空間,在此同時的民進黨尤其獨派支持者,卻一向又以台灣能夠「國際曝光」彷彿才是一場光宗耀祖的最大成就。

外交部該怎麼辦呢?於是,果然外交領域的某種「油嘴滑舌、見風轉舵、推三諉四」的集體專業,還是夠強大的。面對開始進入一場「流浪狗」的進程,這一回WHA雖說是台灣重要且難得的「外交舞台」,但最終真正負責激情演出的還是衛福部!外交部以輔佐立場,多數是以「新聞稿」面對外界詢問,迴避了輿論引火燒身的窘境。

然而,「國際外交」的普世價值,每個國家骨子裡究竟圖的是什麼?當台灣決定不再,或者沒有能力繼續以「金援」進行外交,難道願意和台灣建交或往來的蕞爾小國,真與你台灣純粹「以義相待」?

事實上,國際間的所謂「國家主義」概念,最高國家利益無一不是以「經濟」發展,做為最初與最終的指標。如今的台灣,究竟能「拿得出什麼」向國際亮相,並說服台灣有助於彼此今後發展?對於一個連自己島內都拿不出任何像樣產業經濟政策的蔡英文政府,除了繼續當四處搖尾乞憐的國際流浪狗,繼續發表呼籲北京「重視台灣人民意志」的空洞屁話之外,又能如何?

於是你說,台灣廣大民眾這一陣子以來,會為了世界衛生大會無法出席,而與衛福部長陳時中在場外一起,那麼的「頻頻悲憤抗議大陸打壓」、「到處巧遇送禮給新上任WHA秘書長」,乃至「不斷合掌感恩美日友邦各國支持的大恩大德」?

人們同情流浪狗,但沒有人想變成流浪狗。台灣只剩下「流浪狗外交」,這完全是你們民進黨執政後自己搞的。少拿我們「台灣人民」四個字,當你們流浪狗的墊背!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