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給這些醫生看病嗎?

文/李祖舜

我真的很好奇,在陳水扁的民間醫療小組成員心中,所謂的「醫學倫理」,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做為一個醫生,「醫學倫理」無疑是他(她)至高無上的執業圭臬,但是,最近這些所謂望重杏林的醫師,卻是拿著「醫學倫理」當幌子,把個人的政治傾向赤裸裸地凌駕於醫學專業之上,還大言不慚地狡辯自己的劣行才是符合「醫學倫理」。

為了前總統陳水扁在保外就醫期間公開出席凱校募款餐會,還在現場播放事先準備好談話錄影的違規事件,阿扁的民間醫療小組槓上了法務部,指責法務部要求陳水扁增加到其他醫療中心看診的作法,是不符醫學倫理與病人自主權的作法。

阿扁醫療小組的說法,其實只說對了一半,基於病人自主權的考量,陳水扁的確有權利選擇他所信任的醫師為其治療。但是,別忘了陳水扁的身份並非普通病人,而是一個暫停執行刑期、保外就醫的病人。

而負責為這樣一個病人進行醫療照護的醫療團隊,唯一該善盡的職責,就是努力儘快地恢復病人的健康,然後讓他重新回到監所,服完自己應該承擔贖罪的刑期,這就是這群醫界大老所該貫徹奉行的「醫學倫理」。

可是,阿扁醫療團隊展現在全民面前的「醫學倫理」,卻是一次又一次地發動提升挑戰保外就醫法令尺度的行動,縱容陳水扁以接受支持者前呼後擁,以英雄式進場方式、出席具有政治目的的餐會活動,還美其名為「社區職能治療」。

陳水扁
法務部要求另找醫學中心為扁診治,作為是否續讓其保外就醫的參考依據。

阿扁醫療團隊說,陳水扁因為創傷後壓力病與重度憂鬱症,所以輕生的風險很高,但看在全民眼裡的,卻是個可以面對鏡頭神色自若、侃侃而談、還不時重砲批判現任總統的卸任國家元首。無怪乎,法務部會質疑這群阿扁所欽點前御醫所做出的診斷,而要求另找醫學中心為扁診治,做為評斷應否繼續讓扁保外就醫的專業參考依據。

面對法務部對阿扁醫療小組不合常情表現的懷疑,這群醫師的反應是斥責法務部撈過界,插手干預屬於衛福部的權責,嚴重破壞「醫學倫理」。但接下來,他們所展現的「醫學倫理」,竟然是希望醫療小組召集人柯文哲能儘快呼籲蔡英文總統特赦陳水扁,藉著醫療之名,把黑手伸進司法之門,這種公然干預司法的「醫學倫理」,真是讓人歎為觀止。

還記得二年多前,發生在高雄監獄的劫持人質自裁事件嗎?六位逃獄囚犯在舉槍自盡前發表聲明的第一點,就是質疑「陳水扁假病可以保外就醫,為何監所比他嚴重的卻不能保外?」

高雄劫獄事件
2015年高雄監獄發生6名囚犯劫獄事件

或許,這些囚犯是因為對阿扁的病情有所誤解因而產生這樣的怨念,但身為阿扁醫療團隊的成員,更應該善意提醒自己所用心醫治的這位特殊病人,對於得之不易的保外就醫待遇的尊重與珍惜。而不是想方設法地為保外就醫的受刑人,營造滿足個人政治虛榮感的錯誤氛圍,進而扭曲「醫學倫理」的真諦。

看到這群醫術高超的阿扁醫療團隊專家,不禁讓我想到大陸一位知名婦產科醫師郎景和的名言─「專家是令人尊敬的,他們對一般醫生所不知道的事情,知道的越來越多;但專家有時也是令人惋惜的,他們對一般醫生所知道的事情,卻知道的越來越少。」

請做令人尊敬的專家,別做令人惋惜的專家。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4 though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