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嘴」風,不可長

文/葛樹人

痛斥不肖冥嘴原來是我一直以來的工作,我在新聞工作上三十幾年,待過報紙、雜誌、電視台;主持過廣播、電視節目;管理過有線電視頻道新聞、經營過數位媒體,在這塊領域上,也稱得上老賊!我雖然橫跨各種不同的載具,但最喜歡的,就是痛批某些表裡不一、無中生有、道聽塗說、見錢眼開、自認為無法不知,可直達天聽的“冥嘴”們。

我不知道邱太三為何要如此動怒,想修理人哪需要他出手,老早就有一堆人在排隊等候,光是在旁虎視眈眈的就有黃越宏的恩兄劉益宏……。

劉益宏跟黃越宏都是我在中時集團工作時的同事,如要說人情義理、文才武備,黃遜劉甚多。但如果要談家庭裙帶,兄姐黃越欽、黃越綏就大勝劉太多。黃越宏一家人都頭角崢嶸,唯獨他失意落魄,混了一個一般人都沒看過的「法治時報」社長,法治時報的發行量雖然不大,但修理起人來卻虎虎生風的。這除了是黃家的家族招牌大外,黃越宏又具名牌報社特派員經歷,法學素養紮實,只混到這等地步,倒也真十足委屈了他的才氣。

黃、劉兩人相交數十年,親如兄弟。去年傳出兩人“因事“產生嫌隙,我就理解劉益宏告訴我的一個故事。劉益宏說:我最討厭背骨的人,當年是誰被趕出中國時報?我又是如何的挺他,要不是我,馬英……。這個故事很長,一時之間也說不完,誰對誰錯,我也無從分辨,劉益宏的兄弟性格直來直往,謊話說得少,壞事沒少做。我也就只好馬耳東風,就當鹿茸就是鹿的角了!

回頭說廖筱君,因為我曾經當過她的領導,從T台到F台,她們夫妻一路陪伴着我打過好幾場新聞戰,所以頗有革命感情。年輕時的筱君就具足企圖心,夫君林傑煥曾是超視當家男主播,在外豪氣萬千,在家則跟我一樣,只能算小三小四。

從記者坐上主播位子,廖筱君就展現無人能及的毅力。許多人批評她國語播報時的口條不好,她就死命去拜師學藝。沒料到,口語傳播是老天爺賞飯吃的行業,廖筱君的四聲還是缺少了一個音,成為她終身成就上的遺憾。

說年輕時的廖筱君溫良恭儉讓,很多人都會贊成,但是江湖走多了,就難免脖子粗,眼睛也就慢慢往上長,吳淑珍有一段時間最喜歡看廖筱君播報的新聞,害得我要不斷再去鼓勵我另外一個當家花旦胡婉玲。

記得有一天,我的愛將小高實在看不下去,就規勸我:「老大,做人處事你沒話說,但看人你卻不及格,女人心海底針,千萬不可和平共處,讓他們兩個去鬥,新聞才會好看!」結果,最後是我被鬥到飲恨離開,回去T台,廖筱君隨後先轉戰台視投效胡元輝,再轉三立抗收視率。女人的厲害,我算是見識到了,沒想到17年後,我的老大學長陳剛信,亦遭女人毒手,黯然離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戰場,民間電視台。

鬥爭,使得廖筱君快速成長了不少。如今,溫良恭儉的她敢挑上溫順的邱太三,廖筱君應該自有盤算,背後應該尚有其他不能說的秘密,這個不“讓“,是否跟某人的保外就醫,牽扯到絲絲的關聯。有人要當項莊,就有人要變成「項羽」,自刎烏江,壯志未酬。拿公器私用這種爛理由,就把一個為自身清白進行保衛的堂堂部長邱太三,凌遲到五官缺損,七竅生煙。說句行內話,指責這個理由的人,還真像窮寇,上不了檯面,丟死了新聞界的臉,以後那些檢察官看到我們記者,一定一臉茫然不屑,新聞界的大哥大姐,功力也只這般平淡,大師只能是太帥,虛有其表。

再說邱太三,他是我所認識的公職朋友中,被公認最重情義者之一。記憶中他在亞大任教時,我去參訪安藤忠雄美術館,順道去看他。那天他正好公出,我因要趕高鐵回北,就跟秘書說了一下,打聲招呼,結果三個月後我們餐敘偶遇,他居然道歉連連。有一個弱勢團體有事請教法律常識,他費心幫忙,出錢出力,身邊的人都知道太三就像「泰山」,樂於助人,正氣凜然。

寧願相信世間有鬼,這句話我不認同,這世界本就紛亂,鬼魅橫行,新聞界更是醜陋。三十幾年前,我的老同事趙慕嵩大哥就已有先見,寫了一本《醜陋的新聞界》,至今還是教室課堂上常被使用的教材。

平時,在電視上一副道貌岸然的冥嘴,從何而來?我來告訴你們好了,有一些是滿腹經綸的學者專家,有一些是來打知名度的政治素人,或政黨精英。然後再來的就是那些報社的問題人物,被資遣後,到如雨後春筍四處抓人的電視節目中,被資源回收,只要能夠演戲,順著製作單位分配到的內容照本宣科,就有飛黃騰達的時候。我曾在知名電視台擔任副總職務,許多新聞節目我都曾監督管理,有多少冥嘴是收受了二份通告費用?一份是電視台給的,要報稅;一份是財團或公關公司給的,免稅。

冥嘴們拿了錢就辦事,拍桌咬人;無奇不有,我不久前就在一家有股權紛爭的上市公司派碰到一個在電視上一面倒的冥嘴,原來,她是去接了該公司的媒體操作案,先污名化對手,再逼迫政府部門道德勸說,最後把白的說成黑的,吹鬍子瞪眼是他們常見的表演,如果萬一碰到自己人或有厲害關係者,他們也會立刻成為龜兒子、兔女郎,裝裝無知的可愛,打發時間,唬弄觀眾。反正,都是做秀,信者恆信,不信者,這把他當成記男記女的屑鋃告白好了!

邱部長,消消氣,你身居廟堂可能不知道,現在的社會,狗咬人跟人咬狗,都已經不是新聞了……。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