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監督責任」可以作為名嘴不查證的尚方寶劍嗎?

文/及時雨

最近《新台灣加油》主持人廖筱君,與《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周武榮,因為指控邱太三妻子「關說」而槓上了法務部長邱太三。邱太三要求對方道歉、否則提告,廖筱君則表示「有違法歡迎提告」,雙方火藥味相當濃厚。有趣的是,在邱太三舉辦的記者會中,三人則不對事件本身做任何討論,反過來從邱太三「公器私用」下手抨擊。

事情的真相如何,相信等事件持續發展下去,自然會漸漸明朗。但是有個議題,我覺得非常值得討論,那就是「媒體監督責任」以及「保護消息來源」,能不能成為名嘴、記者不查證的尚方寶劍?

我們都知道,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一條保障了人民的「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其中普遍被認為也包含了新聞自由。而對媒體人而言,保護消息來源則是最基本的「天職」,如果當年《華盛頓郵報》記者沒有保護深喉嚨,尼克森總統很可能不會因為水門案而下台,而遭殃的大概會是調查局副局長。

我們都知道,「監督政府」是媒體的責任,若對媒體限制太多,就成了傷害新聞自由的行為。然而,這些「美意」到了今天的台灣名嘴身上,似乎變了個樣:

「我踢爆你關說、受賄,是基於媒體監督政府的責任;但是我必須保護我的消息來源,所以我不能透露是誰說的。」

(圖/Studio Incendo/CC License)

相信大家對這個套路一點也不陌生:是的,台灣的名嘴每天都用這個理由,上演著各式各樣的主動踢爆、接獲爆料,然而最後真正因此讓檢調單位徹查並且定罪的,卻寥寥無幾。然而,因為媒體影響力的緣故,往往在「查出真相」以前,人民就已經信以為真,開始形成輿論抨擊,甚至因此形成新的謠言。

又因為社群網站(尤其是Facebook)演算法的緣故,「事實澄清」往往無法被傳播出去,「謠言轉傳」卻可以一日千里。名嘴也藉此提高了自己的影響力與知名度,同時也間接增加了談話性節目每一集的通告費用;電視台也因為這些「勁爆消息」而增加了收視率,提高了跟廣告主談判的籌碼,可謂一舉數得。

而在這一連串的利益背後,事情的真相,往往根本沒有結果:沒人提告(除非對方較真)、沒人關心後續(每天新的爆料太多了),當事者的澄清也沒人聽見,但是負面印象就這麼深植人心了。名嘴帶來的影響這麼嚴重,但是一旦被質疑時,往往又以「媒體監督責任」以及「保護消息來源」脫罪,只要你持續懷疑他們,很容易就被冠上「傷害新聞自由」的大帽子。

事實上,「新聞自由」以及「拒絕證言權」從很早以前就是備受爭議的題目之一;媒體人是沒有拒絕證言的權利的。甚至,《紐約時報》的記者朱迪思·米勒(Judith Miller)還曾經因此鋃鐺入獄(備註:這整件事亦正亦邪,似乎與私人因素有關;同時有人支持保護消息來源,也有人反對,認為法律應該優先)。

(圖/及時雨攝)

今天一旦事件本身攸關公共利益,媒體人持續以「媒體監督責任」以及「保護消息來源」來迴避,導致事件調查無法有效開展時,多半不會被法官接受。另外,儘管有消息來源,難道媒體人就無須對消息來源盡查證責任了嗎?

若該消息無法有效查證,難道媒體人就可以單憑一個第三方莫名其妙人士的說法,直接作為「真相」來踢爆、攻擊當事人?

答案很明顯是否定的。媒體固然有監督政府的責任,但是在消息來源的「真實性管控」以及「查證」上,更是不可馬虎,為了搶奪目光而乾脆無視事實真相。這其實對於媒體來說,完全是本末倒置的行為。

名嘴想爆料,就不要怕被當事人挑戰,更不要在被告上法院後,才回頭來用各種藉口要求當事人撤告。爆料的本意,應該是揭發醜陋的事實真相,並且不畏懼越挖越深,對於消息來源的真實性、以及事情的查證了然於心。而被名嘴盯上的人,若確實受到不合理的謠言誹謗,更不應該為了「怕麻煩」而選擇忍氣吞聲、得過且過,這只會助長名嘴「濫用新聞自由」行造謠之實的風氣。

讓台灣的新聞圈健康一點吧!讀者也應該具備基本的「判斷能力」,不要名嘴說什麼就信什麼;從名嘴能夠拿出來的證據,就可以基本判斷可信度有多高。人人都隨著「濫用新聞自由」的名嘴起舞,記者真正用心做的報導因為辛辣度不及造謠而沒人看,導致今天新聞環境崩壞、讀者沒有好的內容可以選擇,劣幣驅逐良幣,怪誰啊。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