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官就宣判了中華民國國旗的死刑

文/李祖舜

一個法官就宣判了中華民國國旗的死刑。

前幾天有個小新聞,說有一對情侶夥同另外三人,在前年國慶日凌晨、於新北市永和中正橋上用美工刀與剪刀割破懸掛在橋上的十多面國旗,更折斷數根旗桿。結果,新北市地方法院初審被判「侮辱國旗罪」,但他們兩人與另外一位同夥不服上訴,二審法官竟然做出超級髮夾彎的判決,逆轉改判無罪。

二審法官的判結理由,認為他們三人損壞國旗的目的是為了表達政治意見,以吸引民眾與輿論關注,主觀上並無侮辱國旗之不法意圖,又憲法保障人民言論自由,所以三人的政治性言論,應受憲法保障,才判決無罪。

現行刑法第160條第1項規定:「意圖侮辱中華民國,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中華民國之國徽、國旗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看完此案二審法官的判決才發現,原來,任何人用隱藏身分,拿把美工刀割破國旗的行為,並沒有侮辱中華民國與國旗的意思,這個判決代表以後那些不認同中華民國的「偽台灣國」人士,只要看國旗不爽,都可以放心大膽、恣意妄為,盡情地進行汙辱破壞。

延伸閱讀:你敢用法國國旗擦屁股嗎?

這個法官所做出的指標性判決,等於宣判了中華民國國旗的「死刑」,可真的是創下了一個挑戰國家形象尊嚴的司法爭議紀錄。

姑且不論,承審法官是否是基於個人的政治信仰、而做出這樣形同鼓勵民眾破壞國旗的判決,但重新執政的民進黨,面對國旗與國徵的各種尷尬反應,才是更加曝露出他們利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與國旗「借殼上市」的不甘與怨念。

還記得2000年民進黨首次執政,五二0陳水扁就職大典結束後,在凱道盡頭人行道上被人丟棄、堆成小山的中華民國國旗嗎?那個畫面,把深綠鐵桿痛恨這面國旗、卻被迫要「與國旗共舞」的那種無奈情緒、描繪的淋漓盡致。

2000年在凱道堆成小山的國旗

還有,前一陣子驚爆位於美國華府雙橡園、我國駐美代表處庭院裡國徽造形的園藝造景,在蔡政府指示下,硬生生地被遮蔽醜化,也充分展現了民進黨政府對於這個代表中華民國主權象徵長達近90年標誌的厭惡(註:民國17年經《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確定為國徽)。

民進黨最近很喜歡以美國為師,指基於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理由,台灣應該學習美國最高法院,認定美國聯邦法律「國旗保護法」限制人民毀損國旗規定違憲的作法,民進黨發言人甚至還因此聲請釋憲,要求廢止刑法第160條的毀損國旗罪。

其實,蔡政府連太陽花學運份子入侵公署、打擊政府公權力威信的行徑都毫不在意了,幾天前甚至還縱容舉著美國國旗與自創旗幟、配置鎮暴部隊的台灣民政府,公然聚眾在凱道遊行造勢,而現在司法體系又有人跳出來配合演出,聯手賤踏象徵國家主權形象的國旗,也就不完全讓人意外了。

這群滿心期盼台獨建國,但又不敢公開宣示、大膽推動的蔡政府高層與法官們,真的也快被逼得人格分裂了,在拿著印有國旗的中華民國身分證,又領著印有中華民國名稱的鈔票當薪水時,卻只能透過毀損國旗的這種小奸小惡的行為,關起門來自爽發洩,其實也很可憐、可悲。

不過,還有一些更倒楣而值得同情的人,那就是在這起毀損國旗案件中因放棄上訴,而遭判拘役20天確定的另外2位「割旗怪客」,還有早在2010年於凱道焚燒國旗而判刑入監服刑的社運人士王獻極。

但我想,或許不久的將來,咱們的蔡政府就會把他們幾位列為「為追求台灣獨立而犧牲的志士」,搞不好還真的因此列入民進黨版的教課書,就此翻案平反,成為失馬得福的塞翁咧!

另外,在確定毀損國旗可以沒事之後,搞不好蔡政府還可以舉辦一個割國旗比賽,就像當年日軍攻佔南京時,兩個日本軍官比賽屠殺中國人的「千人斬」比賽一樣。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