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果凍筆看台灣教育

文/子迂

我近在某個網站上看到某個老師對於果凍筆的教育方式,簡直讓我不敢苟同。大意上就是老師覺得一支200元的筆對於學生來說太貴了,所以他在課堂上面公開禁止學生使用,因為他覺得使用這種筆會對學生造成奢侈等等的習慣,然後還公開請學生上台問說會寫得比較漂亮嗎? 還請資優生說這會讓考試成績比較好嗎? 我自認迂腐,但每次看到這種白癡教育體系出來的白痴老師,總是讓我對迂腐的定義又更嚴格了些。

要教導奢侈就是壞事,我在這裡先假設奢侈真的對學生而言是不好(但其實我寫過文章討論文明來自於奢侈,這邊就先以老師的價值觀為出發)。禁止200元的果凍筆哪能解決甚麼奢侈的比較,比較不了果凍筆還是有其他的東西可以比,不要說甚麼衣服還是鞋子的比較,認真說起來連飲料到底是買清心、五十嵐還是茶湯會都可以比較。就算學生彼此不比好了,還是有爸媽接送的方式、老師們的穿著這些生活中的事情可以讓他們了解甚麼叫做奢侈。

偏偏這社會到處都是比較,甚至比較造成了社會上的競爭,有時候比較的是成績單上面的成績和名次,有時候比較的是誰穿的衣服比較乾淨再不然偶而比較一下誰用的筆比較高級,這到底又是哪裡出錯了? 怎麼好像把件事情禁止之後,關於比較彼此的差異,甚至是奢侈的習慣就是改變一樣。

要說教導了甚麼價值觀,大概就是你的字寫得好不好看? 成績考得好不好? 大概就是這樣,這位老師就是想要教導學生這些對於學校教育來說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學生有沒有受到良好的訓練,將來會不會考試考得比較好。看看果凍筆的意義,他是三菱的高端產品之一,觸感就是跟別的筆不一樣,老師不去嘗試了解為什麼這樣的筆賣到兩百元可以被市場接受,而只是覺得這樣的價格太高,卻不嘗試了解其價值是什麼,也難怪教育體系出來的學生腦袋一個比一個還死,傻傻抱著書本上面的東西不放,在外面工作不順利就去考國考。

教育相關延伸閱讀:對不起爸媽,我不是乖乖牌

這老師到底有沒有教導不能奢侈過生活? 沒有,他只是單純的禁止了學生使用,沒有從根本開始教育學生為什麼不能奢侈,他也沒有教導任何學生在生活上應該要有的金錢觀念和道德觀念。單純就是自己被教導的價值觀去傳給下一代,甚至可能連自己對於奢侈的概念都沒有思考過,更沒有研究過人類的文明來自於奢侈而多於浪費的資源。

台灣教育就是有太多這種腦袋只有單一價值觀的老師,這讓學生腦袋太硬,遇到該轉彎的東西不會轉彎,在遇到新事物的時候不是先嘗試了解,而是直接使用舊的價值觀反對,我突然也理解為什麼台灣無法考真正的作文,而是整天考一大堆八股作文了,因為這些老師腦袋裡面根本沒有思想,只有滿滿的水泥塊。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