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才與雜才,哪個才有財?

文/林千園

洪雪珍近日分享科技公司Google找人才條件的轉變,剛好天下也出了一篇提到工業4.0的時代企業已經從尋找「專才」到尋求「雜才」了。

但這些論述裡面有一些問題,一旦思考的出發點不同,整個導向的「微答案」也會大不相同。為什麼說是「微答案」?因為就跟「理論」一樣,不會有完全正確的標準答案,它提供我們一個概念、觀察、趨勢,終究是一種參考,而不能蓋棺論定。

Google因為自身公司的條件,科技日新月異,而且異動的速度非常快,就洪雪珍的文章來看,員工如果擁有很強的適應力與團隊合作能力,比較能夠幫助他們即時因應或者超越新的技術。但這之中比較看不出來的斷接點是,為什麼涉獵很多領域的「專業通才」比較具備適應力與合作力?

Google相關延伸閱讀:Google找人,不再找「最聰明的人」?

如果看完這類的文章不多元思考,很容易就會被導入一種迷思:你學習什麼、學了多少種類的知識,決定了你能不能進入Google這種現代新寵的科技產業;不過這之中當然還包含大眾對職業有「貴賤」之分的刻板印象。

不是每個人的智商都像李奧納多.達文西

繼續從文章內容裡抽絲剝繭,Google認為他們需要的人才條件,頂尖大學的學生可能不見得比中等大學的學生優秀,他們現在會比較傾向錄用一個中等大學裡的頂尖學生;來探討一個先天條件的問題,這位被錄取的中等大學頂尖生,有多元學習、跨域思考的能力,是否也必須具足一些先決條件。

首先是他必須聰明,而且他興趣廣泛,無法只衷情於研究一件事情,所以沒有特別專精的領域,這可能是導致他進入中等大學的關鍵;最重要的是,他的環境(家庭、經濟等)允許他投入許多時間盡情學習,他才能對多個領域有一定程度上的認識。

假使有一個人,他並不特別聰明,卻對很多領域抱有熱情,光是這項條件的不同,就可能造成結果大相逕庭的迥異。他投入與上述例子一樣多的時間學習,他們的成效卻不盡相同。

這篇文章的本意應該是要社會對「課堂以外」的學習更加輕鬆看待,不要再將學生限縮在制式的傳統教育裡,以免扼殺了人才。

人生來就不平等

如果不先意識自己的智商無法媲美達文西或者愛因斯坦,同時因為看了這類文章而有所憧憬,為了迎合趨勢而勉強自己,最後成就的恐怕不是想像中的「頂尖企業人才」,過去積累的知識可能也無法適當發揮。

如果一個人能在許多領域來去自如,在發現問題及解決問題上會更有效率,更容易突破盲點;但也不能就此否定想要「專心做好一件事情」的人,整個社會最應該鼓勵的風氣應該是單純求知的熱情,洪雪珍的分享文末也下了相似的結語,甚至不一定要如她所說的必須是「熱門人才」,熱不熱門,人不人才,都是外部定義的。

教育到底是不是工具

前年有一篇天下的專欄,寫到台灣是如何將「少子化」作為人文與社會教育學科研究所就讀人數縮減的藉口。(詳情請看原文:王盈勛:崩解中的人文與社會教育──少子化論述所掩蓋的真相

過了兩年,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已經不限於人文和社會學科了,為什麼越來越少人要念研究所?一部分的原因應該是「一場美夢化成泡影」造成的。不管是由上至下的政策,或者由下而上的風氣,錯誤的想法橫行,曾經我們以為「大學畢業可以拿到幸福人生的入場券」。

時間越久,我們的臉就被打得越腫,我們再也不輕易相信這一套說法,但我們的想法也回不去了。眾人無法單純看待大學教育是為知識而知識。學生是為了賺更多的錢念大學;家長為了孩子賺更多的錢要他念大學;大學亮麗的業績是出了哪些名人,而那些名人往往是社會上賺很多錢的人。

雖然生活要過,想像的藍圖卻可以不只一種。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