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齊柏林V.S.柴靜看民粹主義V.S極權政府

齊柏林的「看見台灣」與柴靜的「穹頂之下」在台海兩岸引起關注

文/華志豪

過去幾年台海兩岸有兩部引起普遍關注的環保議題紀錄片。一件是2013年台灣導演齊柏林拍攝的「看見台灣」,另一部是大陸媒體人柴靜在2015年所發表的「穹頂之下」。兩部紀錄片在大華人圈都引起了熱烈的討論,也一度喚起人們重新認識自己居住環境的意識。如今齊柏林為追求理想不幸罹難,而柴靜也在「穹頂之下」被當局封殺後從此消聲匿跡,下落不明,讓人不勝唏噓。

齊柏林相關文章:再見齊導,家鄉的魅與昧洞見者

我不認識齊柏林,更不會認識柴靜,我甚至沒完整看過「看見台灣」和「穹頂之下」。硬要我在這裡為齊導的罹難寫甚麼悼念的話,顯得有點矯情。我用「從齊柏林V.S.柴靜看民粹主義V.S極權政府」這個題目,只是想針對齊導過世後引發的一種政治現象作我個人的觀察評述。

昨天在網路上看到有人以齊導是「外省二代」作為一個討論的議題,也有政黨在發表哀悼詞時不忘強調齊導是該黨黨員。這些言論在網路世界中立即引發許多強烈的不滿聲浪,輕而易舉地又挑起了台灣最敏感的族群對立話題。

有人抨擊該政黨趁機消費齊柏林,也有人批評抨擊該政黨的人也同樣在做消費齊導的事。網路口水戰隨即開打,言詞交鋒越來越激烈,而齊導生前最在意的環保議題,反而被淹沒在高度政治話題的口水中。

在當前這個全球化世界裡,環保議題可能是反全球化者最主要的論述之一。但是在反全球化之外,有一小批人更在意的是在地化的、本土性的關懷。柴靜、齊柏林就屬於這一類的人。

在他們的作品裡其實沒有什麼偉大的論述,只是單純的想要透過影像提醒身邊的人們,要愛惜自己的家園、土地。因為無論國家多麼強大,或是多麼民主自由,當我們及後代子孫不能生長在一個安全的家園時,強大的國家仍然保護不了你,民主的政體也阻擋不了隨時傾瀉的暴雨洪流。

他們想表達的就這麼簡單!但是這簡單的理想卻也避不開政治的侵蝕。「穹頂之下」播出不久,隨即遭大陸當局封殺,並立即有人指控數據造假、邏輯不通。這些指控與極權政府相唱和,完全無視北京早已令人怨聲載道的霧霾。而在此片遭封殺後,柴靜也從此不曾公開出現在任何場合,甚至網路上也遍尋不著她的訊息。

兩年後在台灣,當齊柏林不幸罹難時,卻有網民、政黨、學者、媒體人不斷在他是不是外省二代或某黨黨員的議題上相互攻訐,彼此批評消費亡者,這種極端民粹主義的思維,與大陸的極權政府的手段何異?如果這種邏輯正確,那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柴靜出生於山西臨汾,那他拍攝北京霧霾的紀錄片,難道是想蓄意顛覆北京政府?

更可笑的是,那些探討齊導是不是外省二代的人,正是平日抨擊中共政權不遺餘力的人,但自己的所作所為其實也正是另一種暴力。只是想趁大家關注的公眾議題上刻意表彰自己的政治立場而已。這種人跟極權政府一樣都該受到嚴厲的撻伐!

最後,我還是想提醒一下所有的朋友,如果真的這麼關注齊柏林不幸罹難的訊息,或者您是他的朋友,多花一些心思關懷我們居住的環境。我們的土地、河川、山林、海洋、空氣、物種,每一天都在快速的破壞滅絕中。我們怎麼還能忍心羞辱默默為這塊土地做事的人,卻無盡忍受無恥政客和極端主義者繼續挑撥族群鬥爭?

可恥!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