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為了媽媽才吃素

16729582_699685750211623_1973040024233948479_n
坐計程車若遇到司機嚷嚷政治牢騷,我立刻說:「我要去參加喪禮,心情很不好,你不要多講話。」

文/王尚智

每次在台灣坐計程車,一上車若遇到司機就開口嚷嚷政治牢騷,我立刻冷冷的說:「我現在是要去參加喪禮,我心情很不好,你不要多講話,也不要開廣播、不要放音樂~」

百分百有效。我並沒有說謊。

世間無常分分秒秒,剝落著、進行著。一座城市中,從「接受美學」(Receptional Aesthetic)的角度,確實正在此起彼落進行著各種形式或型態的喪禮。

所有計程車司機馬上都閉嘴了!而這也意味著,縱使政治癮頭毒素徹底燻染充腦,但多數人的「人性底層」依然還有許多比政治還更重要、更珍貴、更尊重的東西。

只是需要被稍微有技巧的、或者巧妙的「誘發」出來。

20多年來的吃素,同時來往於江湖各領域中的人際往來,我也還是會遇到某些「徹底仇視吃素、挑釁吃素、或者死命硬要塞葷」的誇張行為者。尤其在中國大陸,一些豪霸氣宇、無肉不歡的主人。

這時候,我的殺手鑑之一,就是冷冷淡淡的說:「喔,我是為了我媽媽,才吃素的。」這句話一出,再怎麼「猙獰著要逼人吃葷」的對方,也都會瞬間平息、馴服下來。雖然這句話充滿想像,也不知是講這話的人,究竟「媽媽怎麼了」。

但一方面,這是呼喚出對方內心某種「母子」情感的深沈本質,轉化成讓其自我想像、自我馴服的力量。另一方面,最終我也實在沒必要去多做說明、解釋任何有關素食的原因,反正就是「請對方的媽媽現身,幫忙教訓她這位粗魯不禮貌的兒子」就是了。

百分百有效。我並沒有說謊。

媽媽,都曾經是每位孩子們的觀世音菩薩。我請菩薩來幫忙就行了。我長年吃素,自己從來毫無一絲疑慮、掙扎、動搖。當然最終據此逐漸離開殺業的因果鍊,除了我自己身心安頓、福報滿溢,自然也是同時饒益著王媽媽能健康安樂、心識清明,未來能順利往生極樂世界。

而且飯局中,一瞬間所有人的媽媽「都跑出來」!分別站在他們兒子或女兒的身後,提醒著甚至譴責著他們:「那你們都為我做了什麼?」

於是,飯局其中幾乎都會有另一位有影響力、重要的其他第三者,趕緊出來打圓場說:「唉呀,那我們也一起跟王兄一樣,為媽媽多吃一點素菜好了」。

然後往往也會因此,桌上反而更多點了幾道素菜,猙獰的主人變得溫馴許多,飯桌上的話題不再誇張囂張,而我也因此吃得更豐盛了!

所有的衝突混雜場景,離開感受、細密去看,其實都會有許多縫隙。

人心人性雖然複雜,但那些真正「本質」就在縫隙裡面,無論是被叫做「柔軟」或「軟弱」,都沒有差異太大。

一切彷彿症狀與穴道,無論治療創傷或者江湖過招,只要熟悉那些「善之最初」的穴道位置,順勢一探一按,就沒有被逼迫的絕境可言。

要不就是趕緊呼喚包括媽媽在內的,觀音菩薩來幫忙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一些都完全不是狡辯、更不是說謊呢!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