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的滋味,媒體的寒冬

1280px-Taiwan_Apple_Daily_head_office_20120713
台灣蘋果日報及台灣壹週刊,合計貢獻了「1.77億」港幣的廣告比例。

文/王尚智

回到香港從香港友人處最早收到的消息,是一份非常委婉的通知,輾轉流經兩岸三地。仔細讀下來,最重要的關鍵字是「優退」兩字;然後是「論件計酬」,以及「求生存」。

我可以想像,原本香港經營高層下達的「指令」是多麼直接甚至尖銳;但透過傳達者的溫潤有心,努力成為一種並不刻意遮掩現實殘酷下的善意與溫柔。

這份鼓勵優退的通知,距離6/14號那天香港壹傳媒集團公布今年3月底之前2016年的「全年業績」,也恰是「同步發出」。

壹傳媒去年總虧損,高達驚人的「3.93億港幣」!

會有虧損並不意外,但超乎預期的是最早進行數位、網路、社群「轉型」的壹傳媒,包括所屬報紙、雜誌、數碼業務等所有事業體「全都都都虧」。

大環境的媒體趨勢,有什麼跡象被暗示出來了嗎?黎智英的下一步會如何?在此同時,在壹傳媒體系下的媒體後續的工作生涯,又會如何?

香港壹傳媒的財報,向來被視為披露數字是「比較誠實」。

仔細看財報內容,最讓人吃驚的是報紙雜誌的「廣告收入」的大幅滑落。去年2016年台灣、香港兩地報紙雜誌的廣告總收入,香港蘋果日報僅收入「1.5億」、香港壹週刊僅得「5700萬」港幣。台灣蘋果日報及台灣壹週刊,則合計貢獻了「1.77億」港幣的廣告比例。

相較於前年2015年還有6.6億的廣告,一年內驟減了32%之多!

這個數字令人回想起十年前,香港蘋果日報/壹週刊合計每年廣告收入就逼近10億港幣。台灣方面亦然,廣告收入與最順風順水時相比,如今也腰斬了一半以上。

一般外界並不知道,維持一個綜合性報紙的開銷成本非常龐大。

縱使壹傳媒在台灣已經有過幾波,甚至包含了管理高層同樣列入在內的「優退、裁員」,顯然「控制成本的裁員努力」與「廣告收入的下滑幅度」,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再加上還有紙本印刷的發行維護成本無法減免,不可能「停了紙本、光靠網路收入」!「人事/廣告、紙本/網路」這始終成為紙媒經營上的四方「翹翹板」,多方交互震動而無法平衡的巨大兩難。

壹傳媒的虧損,當然其中還是有「港、台」個別的市場環境差異。

香港方面,主要是在「佔中」事件後,壹傳媒旗下事業體的廣告被大幅抽走。包括原有的短、中、長期主要廣告客戶。過去原本中資背景卻具備大眾市場的諸如「銀行」類廣告,也依然會在蘋果刊登廣告,但在「佔中」之後則全部瞬間銷聲匿跡、不再刊登。影響所及,甚至包括「有中資參股、持股、控股」的各領域產業,後來也全部抽走廣告!

乃至最徹底也最誇張的,是那些有與中資J.V.的其它「純港資、純外資」客戶,據說也被「勸說」從蘋果撤走原有定期刊登的廣告。影響之大,堪稱「抽根抽血、趕盡殺絕」的程度,完全可以想像。

至於台灣比較簡單,關鍵就是「市場景氣太差」了!

尤其是「房地產」的冷冽,已經連續好幾年了,這是過去一向靠房地產廣告為主要收入獲利大宗的蘋果日報、壹週刊,遭遇最大且無法挽救的衝擊。而且此刻看來,台灣媒體廣告市場「黑暗的隧道看不到任何光點的出口」,除了網路廣告可以承接的「細碎市場」,紙媒廣告今後完全沒有轉機且甚至會更慘。

媒體產業的趨勢變遷,我自己這些年來,注意力始終以「黎智英」為其中一個主要座標。黎智英在「佔中」事件過後,居家甚至遭遇了陌生人為的破壞恐嚇。在幾次針對「中資抽縮廣告」表達了不滿與懊惱之後,後來就幾乎極少出現於輿論目光之前。

過去每回若有重大影響壹週刊股價風波、財報表現不如預期等狀況,黎智英也會對外公開發言,闢謠或維護的動作,對於香港股票市場與輿論大眾還是挺重要的。但對於這次財報公布,黎智英沒有「多說什麼」。月初在香港「六四」紀念活動中見到他,也顯然心情不太好,K了來挑釁發問的東方日報記者幾句。

黎智英旗下壹傳媒各事業體,目前僅有「數碼動畫」領域看來挺不錯!去年雖然最終結算小虧了124萬港幣,但包括廣告、訂閱的各項業務收入竟然高達6.5億港幣,已經可以傲視於報章、雜誌等其它老大哥了。

尤其北美地區包含加拿大在內的每月流量穩定成長,廣告變動也不像港台那般變化劇烈。針對此,黎智英個人私人的「動新聞」公司,也已經落腳到印尼峇里島,並在當地已經有超過100人的工作規模。這倒是最令我深感興趣,也覺得挺有後續觀察看點的地方。

1498102762460
黎智英旗下壹傳媒各事業體,目前僅有「數碼動畫」領域看來挺不錯。

至於在壹傳媒體系內工作的,即使高層,也差不多已經到了我完全不認識的幾代之後的晚輩了。既然不認識了,慢慢的那種「媒體生涯遷動」的嘆息與感慨,也就所剩無幾。

特別是我認為台灣即使「新媒體」,也差不多到了「就這麼回事」的地步。其中的「紙媒轉型、原生新媒」,這兩方或許還有不少正在拼命的痕跡。至於由電視台分生出來的新媒體,最近看來幾乎都陸續慢慢變成了「電視新聞部的隸屬宣傳單位」了!

於是也幾乎就只能靠著一些「流量、廣告」,乃至與新聞部綑綁一器的「業配、置入」混著生存,也不會消滅、也不會擴大;流量與財報弄得好看一點,讓電視台的老闆高層覺得好像「也沒虧到什麼」,就能生存下去。

台灣的媒體產業市場,總歸一句,依然持續萎縮中。

「壹傳媒」其實並沒有比別家慘烈;我認為就財報披露與管理調整來說,蘋果日報與壹週刊始終還是「最現實」卻也「#最誠實」!「優退」不是殘忍無情,而是據此面對市場的真實嚴峻,努力找到繼續生存的任何可能!

當然這也意味著,在媒體領域工作今後想要「努力表現獲得『加薪』」,至少在台灣是永遠不可能的了!就錢論錢,薪水方面那就真的只剩「逮到機會就跳槽」,這是無奈但唯一還能爭取薪水向上調的唯一可能。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