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版KPI背後的人性光輝

14481775_1210272242369261_567055901436983508_o
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因為不堪網路的批評,跳樓自殺,幸好及時獲救。

文/洪雪珍

在長長的一生中,不論工作、生活或家庭,每天都有各種選擇要做,每次我們都想做出最完美的決定,但那是不可能的,不會有一個決定是完美無缺,一定有盲點與漏洞,能做到的就是在當下做出我們認為最好的那個決定,並且不要後悔或遺憾,因為每天我們都要勇氣百倍的走下去。

昨天,出版界發生一樁令人扼腕的新聞,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因為不堪網路的批評,跳樓自殺,幸好及時獲救。

.JPG
圖/擷取自朱亞君臉書

林奕含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原來是由朱亞君同意出版,多次互動之後,朱亞君開始擔心,書上市之後,要做行銷,林奕含勢必要公開亮相,網路或媒體的人搜、起底及議論,萬一林奕含承受不住排倒海的追殺,病情加重,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是寶瓶難以擔當的,朱亞君最後不得已撤銷合作。從出書到不出書,這一路走來,朱亞君有深刻的反省,展現最高的人道情懷。

16386864_1078717578903244_3271515951589388689_n
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原是由寶瓶文化的朱亞君同意出版,最終是由游擊文化協助出版。

幾乎在同一時間,林奕含的文采也被游擊文化相中,雙方順利的簽約,編輯是張蘊方(Nini)。在書出版之後,游擊站在作者的本位,極力保護,不曝光林奕含就是房思琪本人,不操作議題,單純回歸作品本身。即使如此低調處理,當時這本書仍然賣到五刷,在黯淡的書市,列名暢銷書。不走主流路線,尚可創造佳績,顯示游擊眼光與做法獨到,以及台灣出版界存在著極有潛力、未充分開發的非主流市場。

林奕含自殺身亡之後,<報導者>採訪林的生前好友時,談到寶瓶悔約不出書,可能造成林奕含的心理創傷,使得網民在悲慟之餘,矛頭轉向朱亞君,指稱林奕含之死,她也要負責任。朱亞君幾次為文解釋,卻演變成與張蘊方的筆戰,以及網路鄉民的口水戰,最後朱亞君不堪負荷,昨天差點為此付出沈痛代價。

相關延伸閱讀:出版商想跳樓,是誰害的?

不論朱亞君或張蘊方,兩人在專業上的堅持都令人敬佩,把作者擺在第一優先考量,至於出書與否、業績高低則在其次。在經營艱困的出版界,每個人都要背KPI的此時,她們的決定是要承受極大壓力的,卻都擇善固執,我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

不過,遇到困難時,放棄永遠是容易的;相反的,選擇不放棄,堅守原則,一步不離,謹慎處理每一個環節,不為了銷量而給予任何暗示,致使媒體有機會炒作,最後還做出成績,才教人讚歎。大家知道小說內容是真人真事,都是在林奕含死後,林父說出來的。在行銷過程中,做到如此滴水不漏,想必游擊文化付出極大的心力,運用了出版界過去不曾使用的做法,這群後生晚輩是值得學習的。

相關延伸閱讀:精神科醫師這樣說:別因林奕含的不幸而對憂鬱症治療悲觀

即使如此,朱亞君的決定仍然是正確的。現在是因為林奕含走了,媒體才留一手,讓人誤以為媒體對林奕含是友善的,錯了,媒體的本性就是嗜血,非見到血不可。且讓我們穿越時空,假設是寶瓶出版,無意間「房思琪就是林奕含」這個事實曝光,林奕含是擋不住的,自殺的理由若是為此,後來被追殺的還會包括朱亞君。

林奕含給了一條生命,在天之靈,她盼望的是成長中的女孩們都有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時代,以及一個單純無暇的初戀,從這裡出發,勇敢的展開人生。怎麼讓林奕含的遺願落實,才是我們要去想的、去做的。至於誰是誰非,就放下吧!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