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永豐金案引發的懸念

1498552570070
這次永豐銀行固然捅出大婁子,卻也是導入公司治理的好時機,可惜最後仍由舊董事接掌經營權。

文/余宛如

永豐金控前董座何壽川遭收押禁見、董事邱正雄先是代理董事長,進而真除;金管會不知是「肯定」邱正雄宣示公司治理理念,還是「肯定」永豐金準備著手改革,反正就是被小英總統打槍說「角色認知混淆」。當本案熱度被立法院年金改革議題稍稍沖淡後,其實還有不少疑點有待永豐金、金管會,甚至檢調說明清楚。

依金管會的說法,早在去年底接獲黑函就開始調查本案,而調查範圍應該包括資金流向、董事會記錄等資料;只要檢視董事會記錄,便可知永豐銀行有無將一定額度貸款的重大案子呈報董事會。若有,董事或獨董沒有表達反對意見,那麼董事們就應該擔負起應負的責任;若是銀行經理部門沒有呈報,那麼獨董就是被公司蒙蔽,這點也要還其清白。

此外,若是經理部門沒有向董事會呈報,相關人員恐怕也要負起責任,甚至不適合待在原職位了。這些狀況金管會有必要向外界說清楚,以釐清董事會的責任,若證實是清白無辜,要肯定新經營團隊也不遲。

根據金控法第46條,「金融控股公司所有子公司對下列對象為交易行為合計達一定金額或比率者,應於每營業年度各季終了三十日內,向主管機關申報…」;金控各子公司對同一人、同一關係人授信合計超過台幣30億元時,金控須每季向主管機關申報,並於公司網站揭露,並未要求須送金控董事會審議。

因此,對同一人或同一關係企業的授信額度或比率,是否要設計即時警示機制,而不是一季才揭露一次?金控對子公司的監控力度要不要強化?都值得進一步討論。

台灣的金控公司不是官股,就是由家族掌控,僅有極少數是由專業經理人掌握;官股金控有兆豐金出包,家族金控有永豐金弊案。家族化的問題就是經理人家臣化,他們知法懂法,但卻是幫家族規避法令。金融業是以誠信為基礎的行業,但在台灣,多數業者卻似乎不知誠信為何物。

這次永豐銀行固然捅出大婁子,但卻也是導入公司治理的好時機,只可惜最後仍由舊董事成員接掌經營權;儘管邱正雄嗆說新團隊都不姓何,但終究難脫家臣色彩;而且邱正雄過去的經歷也不以治理見長,加上這次永豐案,他的責任也還未清查明白,這也是外界罵聲連連的主因。

至於金管會,雖然表示積極處理永豐金所涉相關弊案,也三度滅火強調不會包庇不法;不過有媒體私下透露,當初永豐案是由銀行局承辦,但有好幾回要金檢,永豐金方面也都「恰巧」知道。因此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一開始辦這個案子辦得很辛苦,直到將案子轉給檢查局,才算真正動了起來。

企業內部有「吹哨者」檢舉不法,值得鼓勵保障,但政府部門若有「報馬仔」吃裡爬外,不但有失官箴,更是於法不容。金管會應徹底調查傳聞自清。

三寶建設李俊傑短期間應該不敢回台,但是檢調單位有否全面清查三寶及李個人的在台資產?此外,三寶向14家銀行聯貸約130億元,至於其他的信用狀況,聯徵中心是否有掌握到?這些都有待相關單位給全民一個交待。

*本文作者為立法委員,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