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就是爛核四的翻版

 

圖/翻攝自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粉專

 

文/林冠任

拿前瞻這個事情來看,如果你是有邏輯思考的人,你應該很清楚知道,過去台灣就是因為沒有究責,沒有監督、沒有檢討,隨口丟出一個口號,工程就做了。

過去的年代,核四說要蓋就蓋,我們也無法監督其內容,政府只告訴我們我們缺電,然後再告訴我們核電很安全,但政府從不告訴我們,他如何把核四好好做好,好好的讓他成為一個真正安全的核四,如何監督、誰來監督、如果沒有監督怎麼辦?

就是因為這些政客需要從中賺錢,所以他們死都不會願意建立監督這樣的東西,做了就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相關文章:踢爆蔡政府想無感解決核四帳的假面具

核四可說是台灣歷年來最大也最失敗的大型工程,至今核四還沒有獲得解決,大巨蛋爛在那邊跟他相比,實在是九牛一毛。

封存核四的費用是每年10-12億元自2014年起封存至今三年共34億,利息費用是每年24億,表面上看,每年費用頂多4、50億。

相關文章:核四封存費憑什麼要全民埋單

可是核電沒蓋,但是電力仍然要發,核四的兩個機組每年預計可產生200億度的電,按照燃氣每度3.6-3.8或燃煤每度1-1.3左右的電價來說,每年須要的燃氣、燃煤成本都相當可觀。

經濟部長李世光甚至直言,到2020年的燃煤比重將會突破50%,換句話說,這每年兩百億度的缺口,雖然不算在核電的成本上,是在別的項目上,但是因為核電沒有監督,導致後面的失敗,因此需要在其他的電力支出上面採購增加,這兩百億度若以每度平均2-3元的成本來算,加上利息與封存費,每年隱藏性的支出我認為高達五百億元。

前瞻就是爛核四的翻版02.JPG
經濟部長李世光(左)直言,到2020年的燃煤比重將會突破50%(圖/擷取自網路)。

更不要說燃煤或燃氣引起的空氣污染造成的醫療負擔,這都是看不見的廣大的社會成本,還不是都由民眾承擔其後果。

因此他已經不是核電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工程沒有監督,政客早已在蓋的過程中分完賺完,留下這個爛屁股給全民付錢的問題。

很多民眾很鄉愿,覺得反正不是從我的口袋裡面掏錢出來,我的繳稅單中沒有列出一個名目叫做「核四封存費」,所以那個錢不是我繳的,繳多少我也不必關心不用管他,繳了十年二十年一百年,都跟我沒關係。

可政客利用的,就是你這種阿Q精神,就是要你這麼想。

相關文章:蔡總統的阿Q新問卷

你說無關?國家稅收就這麼大,財政發生排擠的時候,影響到誰?看看軍公教為何年金會被檢討?還不是國家財政不好了,國家財政不好,砍誰的利益?

還不是砍人民的利益,那些浪費與從中貪污的官官相護,有被檢討了嗎?

別忘了年金改革,勞保也將要面臨破產,可是政府不敢動,因為勞保裡面有七成是老闆支付,你得罪老闆,就是得罪政治獻金,不管他合法不合法,少了收入就是事實。

我們一條一條講,貪官從核四裡面賺爽了,拍拍屁股走了,留下爛帳給大家付,說難聽點,就是高官去酒店爽完,我們老百姓還得替他付帳單,而且你還不能說不,更慘的是還有很多人說,某某黨的就是我們所要的政黨,這不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鈔票,應該是升級版的幫人付鈔票還稱讚他很棒。

兆豐案也是ㄧ樣,人家洗錢洗爽完,被美國罰了,誰付?還不是我們這些老百姓。

付完錢,還有人說:「民進黨才是台灣的好政黨,其他都是亂源。」

相關文章:從永豐金案引發的懸念

我只能說,很多時候你自己要想清楚,抱持著質疑的態度很重要,當然我也清楚明白,其實很多人不是想挺某某黨,而是不願意質疑過去的自己,這是一種很強大的鴕鳥心態。

可是鴕鳥不面對現實,現實終究會逼你面對,當國家財政不好的時候,軍公教砍了,18%每年有八百億補貼,很大條要砍,可是核四每年浪費的隱藏費用五百億,難道不叫大條?

相關文章:把軍公教全打趴了,倒底是誰能得到便宜?

因為檢討民眾,好過檢討貪官,你檢討了貪官,政黨的名聲就差了,因此政黨當然全力護貪,絕對不建立監督檢討機制。

就算你鴕鳥心態的想,年金改革是不公不義的要改,是的,這話只對一半,可是另外一半是你埋在沙裡,政黨也埋在沙裡,不敢面對勞保要爆了的炸彈。

難道勞保不公不義嗎?

等到到時候爆了,政府說我們現在只有叫大家再貼錢了,以後民眾勞保提撥率調高,不夠的費用,我們再從其他稅率調高裡面來繳。

搞到最後,還不都是我們自己出錢填這些洞?

今天如果國家財政好,雖然他無法在實質的帳面上增加你的金錢財富,可是國家就可以有很多錢來做許多很棒的社會福利政策,與其羨慕許多其他國家有很棒的社會福利政策,但那些都是我們可以做的到的

而說到社會福利政策,希臘更是完美的說明當如果國家毫無節制的浪費時,最後會怎麼樣的崩盤,許多政策環環相扣,怎可不監督?

許多事情我希望大家能從比較高的角度,來看國家的整個大面向,而不是由下往上看,看說民進黨好,國民黨爛,或是你支持的是某某黨,其他黨都是亂源,我們要護黨護主等等

這都不是民主國家該有的想法,那叫做幫派戰,所謂幫派戰的思想,就是別幫打我們,我們當然要打死別幫。

就問你是民主思想的追隨者?還是幫派思想的追隨者?

回到最近的問題,前瞻計畫就事論事,不好好的在如何監督這上面去談,很難嗎?一定要護黨護主嗎?

我們做為監督的民眾,好好的談一談如何監督大型公共工程,為以後所有的公共工程建立規範,難道是一個不正確的事情嗎?

我們該談的是一個理,而不是什麼政黨的名聲差了,這才是整個事情的核心。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文章經同意後轉載,原文網址請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