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全說出的老實話

圖/翻攝自林全粉專

文/李祖舜

今天(7月5日)是立院本會期第一次臨時會的最後一天,執政黨擺明了要將引發社會爭議的《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完成立法,在野黨則是醞釀強力杯葛,朝野的議事攻防大戰可說是山雨欲來、一觸即發。

立院會期臨時會最後一天,各方卯足全力、蓄勢待發(圖/翻攝自網路)。

前瞻計畫從今年二月研議草擬之初就是爭議不斷,被在野黨與親綠社會團體質疑為決策倉促草率、配合選舉綁椿、缺乏究責機制。套用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郝明義的說法,政府公布的計畫報告書,封面連個負責單位的名稱都沒有,這個前瞻計畫在制定程序上犯了「產生程序不明,甚至不合政府體制」的錯誤。

相關文章:想要讓蔡政府對前瞻計畫負責,就只能這樣幹了

而整個前瞻計畫最重大的實質問題,則是集中在4240億元的軌道建設計,遭人質疑即可能成為債留子孫的蚊子軌道,還有學界人士挑明了說,這個計畫只是為既有的工業生產模式打開資源的門,滿足了相關產業的營運商機,卻未必符合實際的大眾運輸需求。

相關文章:比八億元蚊子館大四十倍的疑問

這兩天,為了讓特別條例能夠朝向立法通過的方向前進,民進黨府院與國會拋出不排除將前瞻計畫的期程與預算數字都予以減半,變成4年4200億元的風向球,在野黨派是否會接受妥協還有待觀察,但這個讓步的策略則是透露出來兩個有趣的訊息。

4年4200億元的風向球,在野黨派是否會接受妥協還有待觀察(圖/翻攝自網路)。

第一,蔡政府期待儘快讓《前瞻計畫特別條例》完成立法,好讓整套計畫獲得法源依據與國會背書。所謂「頭過身就過」,只要計畫的「大帽子」拍板,接下來個別建設項目的預算該怎麼編?分幾期編?都只是技術問題而已。民進黨拿到關鍵實質的裡子,把無關緊要的面子做給在野黨,讓朝野各取所需,皆大歡喜,有啥不好。

其次,把計畫期程與預算砍半的作法,某種程度模糊了原先外界質疑與批判的焦點「軌道建設」的部份,讓整體計畫與爭議項目在表面上進行切割,而事實上,個別軌道劃建設的期程不一,蔡政府聰明地選擇在整體計畫的時程與預算上放棄無聊的堅持,藉此弱化在野黨杯葛抗爭的訴求力道,也算是個好招。

相關文章:國民黨,請別再幻想親民黨關愛的眼神了

依據施政倫理,蔡英文的總統任期只剩下不到三年的時間,只果一口氣要訂下一個超過自己任期兩倍的建設計畫,在某種程度上也侵犯了下任總統的權限。前朝執政的馬英九在上任之初,也只敢提出為期4年的《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條例》,這種運用執政權柄的份際與分寸,蔡英文是該跟馬英九好好看齊。

事實上,就職任期正是執政者展現建設績效唯一合法的「賞味期」,一旦任期屆滿、鞠躬下台,就算是自己再得意的建設精心傑作,也很可能被繼任者一手否定推翻。台中市長林佳龍上任後就把前任市長胡志強全力推動的台中市BRT公車捷運系統給拆掉,就是個最典型的例子。

撇開計畫的實質內容不談,不管是基於何種權謀考量,蔡政府在程序上改弦易轍,考量將前瞻建設的期程砍半的構想,都是比較負責與務實的作法。

這兩天為了前瞻計畫究竟有多少涉及區段徵收項目的問題,行政院長林全對外費心解釋說明,不過,當記者問到他能否為區段徵收的確定數據掛保證時,林全也不諱言,閣揆的任期不可能跟前瞻建設期間一樣長,所以他現在的保證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老實的林全甚至還反問了記者一句發人深醒的問題「我能為後任的院長做保證嗎?」這個疑問,就連蔡英文也該好好想想。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