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華電信不知變通

圖/意識攝影。

文/林千園

中華電信與台灣互動看似暫時握手言和,實則持續較勁。中華傳播管理學會今(8/7)舉辦座談會,以中華電信現今處境探討黨政軍條款對台灣開放平台的影響,與談學者皆認為既存法規已不合時宜,中華電信卻也不知變通。

曾擔任中華電信獨董、現為元智大學教授的周韻采指出,2006年NCC成立第一屆時,以ONA(Open Network Architecture,開放式網路架構)作為中華電信規避黨政軍條款的解套,卻使情況更加複雜化,也因為當年這樣的定義使得今日中華電信MOD問題層出不窮。

延伸閱讀:MOD的改革玩真的嗎?解密王志隆給中華電信夥伴的一封信!

周韻采進一步說明,ONA架構只說所有內容都可以允許上架,但不能差別待遇,並未限制MOD完全不能定價,但是在固網管理規則第六十條第一項的第三款第四款卻剝奪了平台的定價權,這也導致現今頻道及頻道代理商被抨擊的原因。

周韻采表示,NCC讓一個開放平台變成路邊攤,也導致中華電信MOD必須找一個聽話的頻道業者作為白手套;前些時段的爭議產生或許是中華電信MOD認為頻道商收取過多利潤,但是MOD成立之初幾乎被所有頻道抵制,台灣互動力排眾議上架,如今中華電信卻回過頭來認為頻道商賺太多。

延伸閱讀:MOD大斷訊,中華電信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人

現場多位學者普遍認為,雖然黨政軍條款未與時俱進,但中華電信也不該再以此作為MOD主要經營問題。MOD其實已經可以OTT化,不該將自己的格局限縮在「下一個有線電視」平台,畢竟台灣的市場已不缺有線電視。

現場多位學者普遍認為,雖然黨政軍條款未與時俱進,但中華電信也不該再以此作為MOD主要經營問題(圖/意識攝影)。

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單文婷說,MOD不如思考OTT化後,如何與影視業者合作,尋求外界的協同,積極作好內容。銘傳大學廣電系教授杜聖聰說,中華電信年營收2000億元,卻因為MOD這一個領域卡著不能前行,將資金做更有效的應用,非常可惜,看著大陸的軟實力崛起,他培養出來的人才也都選擇前往大陸發展,MOD的問題如果未解,台灣也將很難發展OTT或者其他開放性平台。

圖左為銘傳大學廣電系教授杜聖聰,圖右為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教授單文婷(意識攝影)。

前文化部影視局局長張崇仁表示,MOD欲轉型有線電視業者的時候,他擔任新聞局廣電處處長,MOD必須要解決股權集中以及交叉補貼的問題,才有可能與有線電視平起平坐,而非單純僅有黨政軍條款的障礙,他十分困惑MOD為什麼堅持成為有線電視,而不朝更大的格局發展。

延伸閱讀:MOD斷訊 立委許智傑:鄭優不優

與會學者皆認為黨政軍條款應降低門檻或者淘汰,其他現行法規也需與時俱進,才不會限縮了台灣發展許多不同類型視訊平台的可能,免得未來十年後回過頭來檢討產業為何停滯不前,發現政府的過多管制是罪魁禍首。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