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荒謬的司法改革,如何盡快而堅定的執行?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由總統蔡英文親自主持召開大會。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文/李祖舜

歷經將近八個月的籌備與分組會議討論,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昨天終於宣告落幕。蔡英文總統在結論會議中強調,司法改革要「盡快而堅定」。

蔡英文是個學法律的人,她對司法現況會有一定的不滿,對改革現狀也會有相當的期待,所以不希望司改國是會議結束後就「人去茶冷」。但這個當初參與成員專業與組成色彩遭到各界質疑,而分組會議傳出特定人士專斷主導、議程混亂的司改國是會議,使得整個會議的討論過程根本無法獲得外界的信任與認同。

至於全民關切的死刑存廢議題,司改國是會議則根本選擇迴避閃躲,而攸關兒少權益的問題也遭到忽略,反被簡化為「友善性別的司法」。至於早就遭到詬病的「血汗司法」問題,學法出身的蔡英文竟然還說自己是頭一次聽到。試問,像這樣的司法改革,如何能讓全民有所期待?又如何「盡快而堅定」的推動?

而整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最荒謬的是,針對現行司法體系與社會民意拉鋸最力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在結論會議中並未做出具體結論,而蔡英文卻在致詞中冒出一句「讓國民法官走進法庭」的神來之話,讓「國民法官」這個新創詞彙成為長達八個月司改國是會議中最跳tone與荒謬的「產品」。

國民法官議題(圖/翻攝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影片)

翻遍六法全書,都沒見過「國民法官」這個名詞,在完全無法依法定位其角色與功能的情況下,如何能期待當這樣的國民法官步入法庭,就能改變司法弊端、提升審判品質?

而蔡英文在無預警下冒然拋出這個用語,顯然也是打了所有參與司改國是會議成員的臉,要不是她毫無基本司法常識與依法行政的概念,就是又被不懂司法的幕僚給坑,胡亂捏造出一個即興式「蔡式名詞」。難怪會有司改國是會議成員宣布退出,拒絕背書。

延伸閱讀:民進黨的執政路線圖

蔡英文說,司法判決有時要發揮帶領國民情感的功能,但現在實務判決經常違反國民情感,所以被批評為恐龍判決與恐龍法官。但要讓司法判決與國民情感產生聯結,應該是讓法官捨棄以往「法官不語」的錯誤傳統,對外說清楚判決理由,而不是讓民意超越司法專業、左右主導判決的結果。

司改國是會議並未針對「人民參審制」或「陪審制」做出明確的結論,而蔡英文之所會喊出「國民法官」這個新名詞,很可能只是想表達讓司法判決與國民情感產生聯結的一種方式。只不過,蔡英文的快人快語,再次證明這場司改國是會議只是繼年金改國是會議後的另一場形式大拜拜。

蔡英文浪費了整整八個月的開會期間絕口不提,卻選在會議結束前意外拋出一個空心而抽象的名詞,缺乏一套週嚴而完備的制度與理念的闡述說明,這是叫全國司法單位該如何盡快而堅定的執行啦?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延伸閱讀:看看張雅屏,想想陳水扁,你能不生氣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