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在英雄的前頭冠上什麼標籤了

2017台北世大運金牌(圖/翻攝自網路)

文/黃國樑

榮耀應該只屬於那些得牌的選手,那是他作為一個獨立的人,對於他生命的追求的實踐,是對於他的存在的一個惕勵性的證明,得牌的光輝本應完完整整地只屬於他自己。

現代運動通常亦是國族主義的,那個在競技場上迸發出來的氛圍與氣息,往往不再是個人的,而是國族的,同一個國族的觀眾,在選手得牌的剎那,將自己的國族情緒毫無保留地宣洩出來,得到一種無上的滿足與補償。甚至於,連選手個人都忘其所以的,認為其獲勝的榮耀屬於他的國族。

這儼然是一種相互逆反的悖論,運動的本質究竟應該是往哪一個命題作為它的歸趨?純粹的個人,或是,專斷的國族?

運動競技在某種意義上,被認為是戰爭的替代品,在和平時期,人類因為過於殘酷的後果而捨棄戰爭,而以運動競技作為國力的炫耀與誇示,並以此懾服似有若無的對手。運動也因此在競賽的過程中,因為國族主義情緒而充滿張力與激情。

延伸閱讀:郭婞淳狂勝「28公斤」的豪氣復仇

延伸閱讀:58年來第一人!「超速男」楊俊瀚10秒22的金牌奇蹟

只不過,在台灣,國族亦是混淆而離亂的,在這個奪牌爆量時刻,太多人突然有了要將自己的國族認同生硬地貼在這些獎牌上頭的衝動,無論「台灣」、「中華」或「整個國家」,都是一種既有的政治對抗的延續,在榮耀中隱隱閃現的卑劣與褻瀆。

在這種割裂的認同底下,最好的辦法是讓榮耀回到那一個個的運動員的身上,那畢竟是他們忍受了無數寂寞與痛苦的鍛練時分,所贏取的輝煌,與我們這些旁觀者,其實並無太深的關連。他們確然是英雄,但英雄的前頭,就別再冠上什麼標籤了!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