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能否容許異見青年講幹話?

林飛帆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文/林冠任

林飛帆的西瓜論引起許多台南的民進黨從政人員的砲轟,參與砲轟的人員共有市長賴清德、立法委員黃偉哲、陳亭妃、葉宜津等人,參與砲打人員仍陸續增加中。

對於林飛帆的身分對比,顯然有大砲狂轟小鳥的感覺,大砲轟鳥,傷的不只是鳥,恐怕還是整座森林。

在這邊,我先對於顏純左公道的說;「希望林只是一時失言,不是真心這樣想。」我覺得顏純左的大氣,這才是頗有民主風範。

台灣經過幾十年來民進黨努力的結果,才能走到今天有民主的初步成果,對於民進黨多年來的努力,相信許多人都是有目共睹,也是不爭的事實。

如果說要飲水思源,那麼我也覺得這話確實合理,我們確實該緬懷先賢先烈的各種奉獻與努力,如鄭南榕。

鄭南榕 (圖/翻攝自鄭南榕基金會)

然而民主今日在台灣,卻仍舊不是真正達到了完全民主的高度,鄭南榕所倡議的言論自由,難道不是大家共同追求的民主價值?

一眾民進黨的高層,相對於一個無權無勢甚至無黨籍的學運青年,是用這樣高規格的圍剿,也恐有大人打小孩之議,若要談政治高度,我覺得應當不是林飛帆應該要展現政治高度。

時代力量邀請林飛帆來致詞,可是林飛帆卻又不是時代力量的從政人員,也不是時代力量的黨工,林飛帆背後所代表的,應當是太陽花學運以來一路支持林飛帆這個批判精神的青年學子,而不是代表時代力量的粉絲或支持者。

這兩者不應當混淆,因為他們各自背後的擁護者跟組成,或有重疊,但是卻絕非是時代力量的標誌與符號,甚至林飛帆背後的擁護者,都與民進黨的支持者有所重疊。

延伸閱讀:民進黨的執政路線圖

民進黨各個位居要職的政要,用過去先賢先列與民主的高大匾額,來重重痛打林飛帆與時代力量一棍,拿民主聖地的名義,來阻止一介青年講幹話,我覺得倒是頗有國民黨過去年長的黨國教育的意味。

『年輕人要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長輩面前豈容你講幹話?』

講幹話有礙待人處事,有礙選舉,這個眾所皆知,自不待言,林飛帆向來就愛講幹話,這個已有前例,也有其他人跟我說,林飛帆講幹話這個大家都知道。

可是時代力量仍然不怕林飛帆萬一現場不懂做人做事的道理,仍然邀請林飛帆出席,並且讓他上台致詞,我個人覺得,時代力量並不是不重視民進黨的感受,或是不想選舉了,而是相對於一場市儈的選舉,時代力量認為林飛帆背後所代表的青年,應當有一個場合發聲。

(圖/翻攝自時代力量官網)

時代力量容許了林飛帆的致詞,而林飛帆也失言了,就大家做人做事的標準,林飛帆真的就是失言。

那麼,要如何不讓林飛帆失言?很簡單,就是做演講稿審查,上台發言請照演講稿來,那麼這樣是不是箝制言論自由,我想或許就可交由公論。

平心而論,我讚賞時代力量讓林飛帆這一個無權無勢的青年能有一個管道,代表許多青年表達青年心聲,或許不是也不能代表全部,可是我相信許多青年,都希望並渴望有一個管道可以講幹話,能夠不是狗吠火車,能夠引起高官權勢的重視。

很顯然,民進黨的高官權勢們,都重視了,也展現了民進黨的態度與立場,我們年輕人,應該謹記在心並受教,選舉之前,別跟『大人』講幹話。

這一個發言機會,時代力量予以讚聲,我並期許下一次,民進黨應該有機會就邀請林飛帆去他們的場合講幹話,越幹越好,如此民進黨才能夠表示出他們真的有重視青年的內心話。

大腸花的精神不就是如此?

延伸閱讀:就來發起一個「砍綠葦」與「鋸木栓」的前瞻運動吧

我們青年,就是應該講幹話,講內心話,我們不喜歡講社交話,這就是不求官位的青年的內心話。

求官的人,才會講社交話,俗稱屁話。

比如有的人明明不那麼緬懷鄭南榕,結果把鄭南榕講的好像自己死去的父親,好爭取民眾的眼淚,比如明明自己不是那麼民主,卻說的自己就是民主之神的世間代言人,都不知道該讓人如何仰望了。

這就是屁話。

林飛帆擔任時代力量助選員 (圖/翻攝自林飛帆臉書)

回過頭來,林飛帆失言了,可是他沒有要求官,也沒有要當官,也沒有黨職,更不代表民進黨,當然也不代表國民黨,更不代表時代力量。

還是一句話,時代力量能讓青年講幹話,我覺得很正面,但是對選舉很負面,這都沒錯,可是對於民主的價值,絕對正面。

這絕對不是幹話,我也不喜歡聽人家教我,如何做人做事。

最後我想反問,民進黨能不能邀請我這一個無權無勢之人,也沒想要求官選舉的一介青年,能夠有一個機會上台講講幹話?且是不審查我的演講稿的情況下?

請我去可能不夠力,請民進黨找館長上台去講幹話,我想知道,民進黨敢不敢對館長的幹話表達意見?

*本文作者為專欄作家

2 thoughts

  1. 比起共產黨毛澤東 民進黨算好多了 毛澤東當初鼓勵學者及青年打倒國民黨 奪權後三反五反 最後來個文革 確立自己一人獨大 民進黨只是打打嘴砲 算仁慈啦 (鄭南榕在地底下請不要笑或罵 這就是現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