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假去家族化之名,製造金融綠色恐怖?

顧立雄 (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即將接任金管會主委的顧立雄,昨天說出一句名言,說他施政的大前提,是要和金融業保持「一個手臂的距離」。

顧立雄話裡的意思,就是要與金融產業保持距離,改變金管會「球員兼裁判」的現狀,甚至直言要加強監理「產金分離」和部份金融業「過於家族化」的問題。

顧立雄的話說的很白,就是挑明了要好好「處理」金融界兩大指標弊案,也就是綠媒追擊許久,蔡政府卻一直擺爛、束手無策的「兆豐金案」與「永豐金案」,另外還有一個財政部鴨霸到毫無道理的「彰銀經營權案」。

前金管會主委李瑞昌(左) (圖/翻攝網路)
整頓在台灣政經界盤根錯結的財金幫勢力,這是藍綠兩黨相繼政黨輪替多次都無法解決的共業問題,也是蔡英文上任後一年多來捧在手上的一顆燙手山芋。或許是礙於閣揆林全在財金圈所長年累積的人脈關係,讓前任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不好出手整頓,所以才要等到林全下台一鞠躬之後,再改派一個毫無淵源的圈外人來接手「處理」。

顧立雄沒有財經專業背景,但是他說對了一個財金界累積己久的陳疴弊端,那就是「很多人是今天還是裁判,明天就變成球員」的問題,從過去的財政部到現在的金管會,一堆高官退休後技巧的閃避了旋轉門條款的規範,搶當金控集團的「門神」,雖然於法有據、但卻未盡合情達理。

延伸閱讀:顧立雄憑什麼可以接掌金管會?

邱正雄 (圖/翻攝網路)
舉個最近的例子,先前擔任過財政部長的邱正雄,在永豐金爆發超貸弊案、董事長何夀川遭金管會解職後銜命接任董座,結果金管會對此人事案公開表示肯定,引來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公開點名批判金管會身份認知混淆,邱正雄旋即閃辭董座,也讓金管會滿臉豆花。

蔡政府調整金管會主委人選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選了個大外行的顧立雄接棒,說的好聽,是要借重他的司法專業來整治金融亂象,但說的坦白,就是要借重他在黨產會清算鬥爭國民黨的實務經驗,來斬除金融系統裡那些帶著藍色血緣人脈關係的舊勢力,重新掌控財經錢脈,以供2018與2020兩次重要選戰後勤之需。

至於那些與綠營關係密切或友好的金融行庫(是哪幾家大家都清楚),就算外界也有家庭化的質疑,也完全不必擔心顧立雄上台之後會進行秋後算帳。

針對藍營對顧立雄人事案的強力批判,綠營開始在網路散布「藍營在怕什麼?」的訊息,製造藍營金脈力阻這波金融改革的錯誤假象。但是,也請綠營支持者千萬別忘了,顧立雄曾經擔任過牽涉貪汙弊案的前總統陳水扁的辯護律師,對於扁家那套在二次金改中翻雲覆雨、牟取暴利的行徑肯定知之甚詳,甚至可能協助辯護脫罪。

延伸閱讀:顧立雄傳接金管會,引發國民黨顧人怨

以過去與扁家先前在若干爭議官非裡過從甚密的僱傭關係,顧立雄想要以全然獨立超然的形象入主金管會,恐怕也難逃質疑之聲。當初在從事律師實務工作時,顧立雄承認自己也接過許多「過於家族化」的案例,顯然,對於金融界這個存在己久的陳疴舊症,他也涉入頗深、熟門熟路。

以過去與受託案主之間千絲萬縷、水乳交融的合作關係,真的很難讓人相信,即將入主金管會的顧立雄,能夠與金融業保持的距離,能有一個手臂那麼寬。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