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譽感應該來自於面對問題,而不是掩飾病痛

越南人阮國非(女子手中所抱之照片人物),27歲,來台工作三年多,在今年初為了更好的薪水而違約離職,成為大家口中的「逃跑外勞」。 (圖/翻攝網路新聞)

文/溫朗東

喉嚨發炎了一個禮拜,每天吃了藥,就昏昏沉沉的醒了又睡,胃口變差,更沮喪的是很難集中精神,工作也停擺了好一陣子。

今天早上醒來,走到陽台,感覺天氣涼了,陽光也不再銳利,輕輕地鋪在小公園的樹叢上。底下有幾個牽著狗散步的老人,毛色各自不同一般閃亮,幾隻還有豬樣的水桶腰,很想過去摸一下。

我清醒的時候,翻來覆去的想,有些事情卻是打結,怎麼也想不透。

我不懂,這社會對外籍移工的友善為何這麼昂貴,好像大部分人都付不起,好像付得起的人是離地,是太過奢侈。

阮國非死了,要拼湊出死因的真相卻那麼難。說他逃逸,說他用石頭襲警,說噴了辣椒水也沒用,警棍被折斷,只好開了九槍。

遭槍殺的越南移工阮國非父親前往監察院陳情,卑微的請求期望槍殺他兒子的警察,可以至少道個歉。(圖/翻攝網路)

我們真正能知道很少。只看到救護車的行車紀錄畫面中,阮國非赤裸著上身,癱坐在警車旁,無力的上半身試著把車門拉開,像要選擇自己的墓地。有人過去拿棍子撥他,好像在撥一條即將死去的蛇。

救護人員說:「中槍了趕快」。結論卻是優先載鼻樑受傷的民防人員送醫。因為「當時嫌犯仍跟警方對峙中,無法接近」。

過了約莫四十分鐘,第二輛救護車才趕到,把阮國非載走。但他再也不能走,也不能說話了。

我們無法從他口中得知任何事:衝突是怎麼進行的、是誰先動手、雙方使用的武器為何、被開槍之前有沒有要搶警車……我們不知道,只能聽警方的說法。

警方與救護人員的說詞結合來看,阮國非就像是個不折不扣的反派魔王。

移工團體和越南移工阮國非的家屬到監察院前陳情,質疑警方執法過當,近距連連開九槍擊斃阮國非卻不願意公開現場影像紀錄,要求監察院立案調查過程,還給家屬真相。(圖/翻攝網路)

他可以徒手把伸縮警棍折斷,把警察的鼻樑打斷。手上拿著石頭,就像手上拿著弓箭的藍波(可以射下直昇機),非得近距離連射九槍,才能勉強壓制住他。他中槍之後,身體周遭依然散發出強大的霸氣,讓救護人員不敢靠近。

這位戰神與警方奮死搏鬥的理由,不是為了征服世界,也不是為了一車美金、一箱海洛因、一包鑽石,也不是為了一名死去的戰友,更不是為了拯救難忘的戀人……

他只是為了逃離全年近乎無休、24小時工作,卻只有每月兩萬塊收入的工作環境。

他只是為了多賺幾千塊新台幣,可以讓遠方的家人有飯吃,可以享有多一點點的尊嚴。

這卻得拿命來換。

阮國非 (圖/翻攝網路)

警方當然不能有錯。警察的聲譽那麼重要,沒有聲譽,哪有士氣,哪有保衛人民的力量。

警方不可能有錯,錯的一定是嫌犯過於剽悍。

中山女中傳出有老師多年來性騷擾數名女學生的消息。

北市中山女中驚傳男師性騷擾事件 (圖/翻攝網路)

校方說,一切依法、依行政程序處理,已經盡力了。但沒有解釋為何在受害者家長要求下,依然沒辦法公佈任何有助於防範下一次犯罪的資訊。

嫌犯(男性)上了8小時的性平教育,被記一隻大過,請育嬰假一年。如果不是浮上新聞版面,他沒多久就可以回到學校教書。

校方人員不理解,為何有家長要「把事情鬧大」,難道不怕損害到自己女兒就讀學校的聲譽嗎?

校方人員說「謹守份際就是保護自己,讓人無處可騷。」原來有學生受害,是自己份際失守,露出破綻,才誘使犯罪發生。

校方當然不能有錯。校方的聲譽那麼重要,沒有聲譽,哪有士氣,哪有作育英才的決心。

校方不可能有錯,錯的一定是受害者不懂得保護自己。

(圖/翻攝網路)

我真的迷糊了,可能是我病還沒好。

延伸閱讀:溫朗東/碰到狼師,你的人生怎麼辦?

我以為集體榮譽感這件事,是要我們勇於面對大錯小錯,積極找出解決的方法,合理的處罰加害人,讓同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

我以為榮譽感來自於面對問題,而不是掩飾病痛。

我以為的都錯了。我們可以花幾百億弄一場大型運動賽事,花幾十億蓋一座國外建築師設計的案子,讓我們感覺很文明,很進步,很國際化,很有面子。我們卻不願意花一點錢,讓警方有更好的器具與教育訓練,讓外籍移工有多一點生存的尊嚴,讓加害者可以永遠離開校園,讓受害者疼痛的時候有人可以幫助她。

延伸閱讀:每個人心裡都藏著個房思琪

我們可以感覺自己很文明進步,就像我可以假裝自己沒有病痛,我不需要每天起來摸摸喉嚨,看它消腫了沒有。病痛都是假的,我們十分健康,十足完美。

我們可以把新聞關掉,網路切斷,看看早上美好的初秋陽光,感覺生活中舒適與確幸,社會上的美好與溫馨。如果有人受傷,一定是他自己的問題。

只要「把視線放對」,我們可以很榮耀的活著。

我們可以感情豐沛的詠嘆:「這真是個美好的一天。這裡沒有病痛,沒有歧視,沒有犯罪與苦難。身為台灣人,我何等驕傲。」

我病都好了。不,或者我從未病過。唯一有病的,只是那些說我生病的人。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榮譽感應該來自於面對問題,而不是掩飾病痛”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