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的肢體碰觸動作,搞錯了性別,下場可是大不同

(圖/翻攝網路&意識製圖)

文/李祖舜

最近政壇有兩個跟異性肢體碰觸有關的小新聞,都很有意思,也凸顯出台灣對於政治領域的性別觀點,還是不脫傳統的認知。一旦碰上了肢體碰觸的問題,如果性別錯誤,即使是差不多的動作,下場可是大大不同。

NGO工作者李明哲、日前在大陸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庭應訊,而他的老婆李凈瑜在庭審後第二天,被人拍到在岳陽市區攬著陪同出庭的司改會蕭姓男子的手臂,狀至親密地併肩而行。

延伸閱讀:李凈瑜與第三者親蜜挽手逛街?

而嘉義縣長張花冠,日前在參加民雄大士爺文化祭的會場,則是被人拍到遭同黨立委陳明文強行搭肩貼耳說話,但張花冠當時並未立即表達強烈抗議的反應。

李凈瑜是前往岳陽聲援支持因被中共控告「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遭到逮捕監禁的夫婿李明哲,而她的兩手手肘還刺著以李明哲為榮的刺青,卻在街頭公開挽著另一名男子的手臂併肩同行,這個畫面在第一時間傳上網路時,的確引發諸多質疑與批評。

延伸閱讀:別再把李明哲當成什麼人權鬥士了

但李凈瑜與同行蕭姓男子立即回應,兩人同行全程均有中共市台辦人員陪同監視,而李凈瑜是因為擔心被抓的不安全感而緊抓著男性同伴的手臂。儘管當時的情境真的是否危急到需要以攬著異性手臂併肩同行,還是有相當程度的爭議,但基於同情弱者的心態,李、蕭兩人這樣的解釋還是化解了不少輿論的誤會。

文中蕭姓男子所指為蕭逸民 (圖/翻攝網路)

而陳明文在公開場合對張花冠搭肩貼耳說話的行為,當事後相關畫面曝光後,卻引發張花冠的不滿,她向媒體大吐苦水,覺得不受尊重及不舒服。張的反應讓陳明文大感訝異,陳妻甚至出面挺夫,主動表達願意代為道歉的誠意,但張花冠最後還是決定對陳明文提告性騷擾。

張花冠到嘉義縣警察局報案。(圖/翻攝警方提供圖檔)

李凈瑜與陳明文都是對異性進行肢體碰觸的發動者,而對方的反應與事後輿論的評價卻是大大不同,某種程度正是反映了台灣社會對於政治性別待遇的傳統與保守。

即便展現的是不原屈從配合中共要求的強硬姿態,但李凈瑜對外被塑造出來的公共形象依舊是弱勢、孤立與需要被保護,所以她做出在台灣社會被視為不尊重婚姻、有悖禮教的舉動,就算有違社會風俗習慣,也極易被合理化,獲得外界諒解與同情,甚至可以對外訴求自己遭到中共人格抹黑。更何況,被她挽著手臂的男子,對於遭到李女挽手的親密動作沒有提出任何異議,甚至還被與輿論視為保護弱者、見義勇為的義舉。

延伸閱讀:台灣這回真的輸慘了

反觀,陳明文搭肩張花冠事件,陳明文稱得上是嘉義王,在嘉義地方政壇的份量絕對在張花冠之上,而陳、張兩人同黨又同鄉的關係,想必要比李凈瑜和那位義務陪同到岳陽出庭聲援李明哲的男子更加熟識,甚至可以說是早有同志的革命情感。

陳明文(圖/翻攝網路)

但是對於戰友做出搭肩貼耳的哥們舉動,卻因為對方是位女性而被視為一種性別侵犯,再加上張花冠公開表達不受尊重的受辱感,讓陳明文可真是嚐到「熱臉貼到別人冷屁股」的難堪滋味,如今還得面對性騷擾的控訴罪名。

台灣在表面上是個性別平權的社會,但骨子裡其實還是充斥著性別歧視的氛圍,而且在某些領域甚至還是女尊男卑,特別是在政治與媒體這些區塊,女性在與異性互動上還是比男性擁有較大的認同與寬容空間。

記得前一陣子,名嘴周玉蔻曾在自己的臉書貼轉貼女主播與藍營立委蔣萬安的合照,暗批男性政治人物與異性主播的份際不明。儘管她事後解釋自己只是「愛之深、責之切」,卻還是引發外界認為她對男性政治人物與異性互動尺度過於苛求的質疑。

周玉蔻(左)與蔣萬安(右) (圖/擷取自周玉蔻臉書)

周玉蔻的想法或有偏頗之議,但卻極可能是較易獲得社會認同的衡量標準,看樣子,陳明文還得抱怨懊惱他自己沒法變成李凈瑜,主動去搭異性的肩膀,卻還得背上性騷擾的官非。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