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八是黑道治國的黨慶日

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黨產會追徵國民黨黨產。(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我不喜歡柯文哲,但是很肯定他最近說過的一句話─「政黨政治,不可以變成黑道政治」。

今天是民國106年9月28日,是至聖先師孔子的誕辰紀念日。而另一個代表的紀念意義,則是民進黨創黨31週年的黨慶日。

民進黨幾天前已經在當年創黨的圓山飯店舉辦過全代會了。在那個威權統治的時代,一個以挑戰「戒嚴」與「黨禁」為宗旨而成立的本土政黨,恐怕沒有想過,在歷經31年之後,可以二度執政,成為在它黨綱中開宗明義「要建立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意欲除之後快的「中華民國」執政黨。

延伸閱讀: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

但是這個政黨在歷經三次政黨輪替後如今的執政表現,肯定要讓當年那些自認是本土革命先賢的創黨元老們感到遺憾與失望,更讓見證這三十一年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人民感到憤怒與悲哀。

撇開在追求台獨建國志業上的怯懦退縮,以及在治國施政上的無能失德不談,這個政黨在重新站上執政舞台之後的表現,充其量就是一個黑道與小偷的整合體,從最近幾個具體的事件,就可以直接看出民進黨跟它最近高喊著要徹查掃除的某個涉黑政黨的秋後算帳行徑其實沒有什麼差別。

先談不當黨產的處理問題,蔡政府昨天展開第一波對所謂國民黨不當黨產的查封行動,一舉查封了位於台北市的兩處黨工宿舍、貼上封條,接下來還有好幾波查封行動。

國民黨議員及黨工在門口阻擋行政人員進入辦公大樓追繳黨產。 (圖/翻攝網路)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的查封行動是依據黨產會所做成、國民黨早年以轉帳撥用方式,無償取得國有土地,獲利8.6億元,被視為不當黨產的行政處分移送執行,而這又是一個繼凍結國民黨所有銀行資金帳戶後,另一個以行政手段、跳過司法程序,整肅在野政黨的野蠻作法。

延伸閱讀:吳敦義,別讓蔡英文給看扁啦!

就算黨產會片面認定國民黨不當取得的這8.6億元應予追討,大可向國民黨轉投資的中央投資公司要求以股權或股利進行抵繳,但黨產會卻捨此溫和可行之途,大動作透過行政權來查封均屬國民黨合法財產的黨部辦公室與黨工宿舍。這與以往社會熟悉黑道以潑漆恐嚇、撒冥紙等方式強行討債的手法又有何異。

黨產會一個多月前才跟他們片面認定的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達成共識,以對方捐出八成資產的方式擺平黨產爭議。說的難聽些,這就好像黑幫綁匪拿到買路錢與贖金就釋放肉票的模式。而如今,面對將來在選舉戰場上的主要敵人,民進黨則是毫不手軟地選擇用抄家滅門的方式來摧毀對手,用這種粗暴的手法來落實黑道治國的理念。

另一個案例則是,昨天退輔會利用「榮民榮眷基金會」臨時董事會的場合,由公派董事發動突擊,提案將今年七月時爆冷當選的非官派董事長解職,再改由原來內定的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接任董事長。

榮民榮眷基金會再度召開董事會,決定撤換陳俊生,改由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擔任。(圖/翻攝網路)

退輔會幹掉當初合法當選董事長的理由,竟是毫無事實根據的指控原任董事長公私不分、影響基金會形象。而這明明是退輔會大意荊州後,意圖性勸退不成而採取的蠻橫硬幹行為。蔡政府縱容此舉,又與黑道圍事喬人不成、改下黑手巧取豪奪目標獵物的作法並無二致,如出一轍。

日前發生台大體育場演唱活動遭到獨派學生干擾滋事,進而引發流血衝突的事件。事後內政部長發布新聞稿對於黑道施暴行為表示「極為震怒」,但整個蔡政府卻完全沒有人為遭人抗議鬧場而停擺的商業活動主辦單位出面捍衛合法權益,又是一次「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標準黑道操作模式。

延伸閱讀:台獨黑幫唯一目標: 不准台灣人做中國人

不過,要把民進黨治國表現比喻成「黑道」,還有一點是很貼切的,因為,在黑幫裡,只要是自己的小弟,不管在外面闖了天大的禍,做大哥大姐的,總會為他兩肋插刀、情義相挺。這一點,民進黨真的做到了,光從顧立雄最近在官場的發跡圖就看明白了。

所以,九二八是教師節、也是黑道治國的黨慶日。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5 thoughts

  1. 吳敦義,莫傷了黨員的心

    追討國民黨產進入最關鍵階段,要進行不動產查封。行政執行署想貼封條遭國民黨人士全力阻擋,無功而返。國民黨保住最後一絲尊嚴,執行署也拿到了裡子,反正這些不動產都不能移轉了,等待拍賣的命運逃不掉了,沒什麼損失。現在就看國民黨如何在黨務改革上求新、求變,重新贏回民心,才是重點。

    歸還黨產是共識

    從銀行帳戶被查扣開始,追討黨產的列車就回不了頭。不管國民黨祭出什麼手段,但黨產的追討就是停不下來,原因無他,民眾其實也無感。國民黨產應該歸還已是共識,連國民黨都主動還過,現在只不過從主動變被動,換執行署來追討。

    看戲心態是人類通病,事不關己自然不會關心。換個角度來看,若今天是民進黨被追討,恐怕不是黨工出來抗爭,而是黨員都跑出來表達不滿。這是兩個政黨的差別。

    國民黨員都不愛黨嗎?當然不是。許多黨員都期待黨重生、再起,但在野至今,黨中央始終沒拿出有效作為,只見黨內為了黨內選舉不斷互鬥口角。國民黨,真的該好好加油了,莫傷了黨員的心。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70928/37795539/%E8%BE%A3%E8%98%8B%E6%9E%9C%EF%BC%9A%E8%8E%AB%E5%82%B7%E4%BA%86%E9%BB%A8%E5%93%A1%E7%9A%84%E5%BF%83%EF%BC%88%E4%BD%99%E8%89%BE%E8%8B%94%EF%BC%89

  2. 為何怕釋憲?
    2017-04-03 觀策站 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去年八月,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展開對國民黨黨產及其「附隨組織」財產的清算。該條例授權行政機關僅以「推定」,便可以在缺乏司法判決的基礎上,對合法團體所擁有的財產進行沒入或凍結。各界因此對其合憲性有不少的議論。國民黨曾想透過立院決議提請大法官進行釋憲,奈何人數不足三分之一而無法成案,於是部分黨員轉向監察院提出政府濫權之訴。監察院經五個月的調查,認定該條例有違憲之虞,為保障人民之權利義務,經全體出席監委無異議贊成下,通過向大法官提出釋憲的正式聲請。
    監察院的決議立刻引來綠營政治人物的強烈抨擊。立委李俊俋質疑,監察院職責在糾舉、彈劾與審計權,向司法院聲請釋憲是「正事不做,轉行當政治打手」;民進黨團幹事長葉宜津批評,「這些馬英九前總統提名的監委,不但是『黨意監委』,還做出違憲行為」;黨團副幹事長莊瑞雄則指責,監委「撈過界」干預立法權;立委陳其邁罵得更兇,直指這些監委是「十足的黨國餘孽」,「連基本的憲政ABC都不懂,948794狂」。連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也插一腳,認為監察院做為「釋憲聲請當事人」,「適格性」大有問題。
    監察院申請釋憲其實早有舊例可循。前監委李復甸統計,大法官釋憲案中約有44件便來自監院的聲請,故並無「正事不做」、「撈過界」、或「適格性」的疑慮。綠營政治人物的過度反應,反而不經意凸顯了法學知識的匱乏,不值得多費辭墨。但令人訝異的是,做為第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當財產遭到政府凍結導致員工薪水無法發放,卻毫無自力救濟的能力,而只能仰賴監院代為提請釋憲。若是換成尋常百姓,豈不只能眼睜睜看著一生積蓄付諸流水?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難道只是口號?
    依據憲政理論,憲法乃人民所訂,目的在規範政府權力的行使。故而,美國在制定人類第一部成文憲法時,儘管當時的大陸會議已匯集各州菁英且運作超過十年,但開國先賢還是堅持必須另組制憲會議起草與審核憲法草案。背後的意涵便是彰顯憲法乃由人民所制定,而非大陸會議以政府角色所頒訂。儘管兩者重疊性高,且大陸會議的民意代表性也沒人加以質疑,畫蛇添足還是有其必要性。
    憲法既是人民訂定用於規範政府的權力,當憲法施行產生疑義時,個別公民雖然人微言輕,但依然享有提請釋憲的權利。故而,儘管憲法本文未明確表示法院有審核法律合憲性的機制,在「人民憲法」的概念下,行憲才15年的美國便透過法院實例確認了公民的這項權利。
    但不少國家對公民的成熟度有些不放心,故對一般民眾或團體提起釋憲的權利橫加限制。如1958年的法國憲法便規定,只有總統、總理、國民議會議長和參議院議長,才有權提請憲法委員會審查法律的合憲性。我國的《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也限制,只有中央或地方機關、對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認為有牴觸憲法者、立法委員總額三分之一以上之聲請等,才得申請大法官會議的解釋。
    限制公民提請釋憲,根本就是封建遺毒作祟,因為出發點是視公民為無知的「子民」、而非憲法的參與制定者。故而,近半世紀以來,各國已紛紛修憲放寬申請釋憲權。如法國在1974年擴大允許60名國民議員或60名參議員得提請釋憲,2008年又允許最高行政法院和最高司法法院也可向憲法委員會提請釋憲。美國與若干民主國家,更因放寬團體訴訟(class action)限制,承認非直接受害者也可提出釋憲請求,使得最高法院審理的案件因而大幅增加。執政黨號稱「民主進步黨」,何以在釋憲權利上卻還固守威權時代的舊思維,連總統提名並經立委同意後任命的監察委員也不讓提請釋憲?如果《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合於民主憲政的運作原理和精神,民進黨人士又為何那麼怕釋憲?

  3. 周玉山:黨產條例違憲 將傳為笑談
    2016-08-20 中央社記者謝佳珍台北20日電

    考試委員周玉山日前在考試院院會表示,黨產條例可能違憲,要特定對象舉證自己不是土匪、強盜,全世界法治國家沒這種案例;且針對某一政黨或個人制定法律,將傳為笑談。
    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通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將掛牌運作。銓敘部日前在考試院院會報告立法委員所提與銓敘部業務權責有關法案研處情形時,黨產條例引發考試委員討論。
    周玉山表示,民主與極權國家最大區別,在尊重與保障私有財產,包括自然人與法人財產;是否不當應由司法機關認定,而非行政機關或政黨認定,否則設立司法院目的何在?他說,黨產條例不但可能違憲,也和中華民國的民法物權篇衝突,嚴重違背無罪推定法律精神,成為有罪推定。
    周玉山表示,自由世界沒有一個政府針對某一政黨或個人制定某一法律或條例,無論是獎勵或懲處,都將傳為笑談。
    此外,考試委員周萬來說,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屬政務職或常任文官?主任秘書是否為常任文官?這些都與銓敘部職掌有關;如果涉及常任文官職務設置,就與編制表有關,是否須送考試院核備?
    考試委員蔡良文表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副主委定位為何?主任秘書及工作人員定位是否為常務人員?相關人員按理仍應受公務員服務法等相關法律規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