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菲國免簽,蔡政府是求錯菩薩拜錯廟

蔡英文總統。(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古希臘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有一句名言「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這句話,現在正好適用在蔡政府的身上。

蔡政府為了拯救因為兩岸關係冰凍、陸客銳減所引發的觀光產業危機,竟然把腦筋動到對台灣極不友善的菲律賓身上,計畫對菲國國民實施免簽待遇。顯然,這是個既不符對等尊嚴原則、有辱國格的簽證政策,更是個極具治安風險、弊多於利的問題觀光政策。

首先先來談談菲律賓對於我國的外交立場與態度,還記得幾天前,菲國總統杜特蒂才在菲國警官學校校友會中公開指稱「台灣是菲國毒品的主要來源之一」,對於我國的反毒國際形象有嚴重的傷害。

杜特蒂表示,台灣是菲國毒品製造來源國。(圖/翻攝網路)

台菲之間的外交關係,在杜特蒂上台明確表態親中之後,出現了相當微妙的改變,對於這個距離最近的東協國家,蔡政府有所期待,而在推動南向政策的計畫中,始終希望能夠獲得菲國政府的正面回應,無奈至今仍是熱臉貼到冷屁股,完全得不到杜特蒂關愛的眼神。

延伸閱讀:蔡英文,妳憑什麼說「如果民進黨做不好,台灣就沒有人做得好」

台菲雙方在對對方國民的簽證待遇,始終是「相敬如冰」。菲律賓對全球至少139個國家給於不同天數的免簽證入境待遇,就連近兩年還內戰不斷的非洲剛果和國與突尼西亞,菲國政府都大方地給予30天免簽證待遇,但唯獨就是不肯給鄰居中華民國人民免簽待遇。

菲國人民來台免簽,由行政院長賴清德正式核定。(圖/翻攝網路)

而台灣政府基於國安層面的考量,過去始終未曾對菲國開放免簽政策,但在蔡英文上台後積極推動南向政策的考量下,從去年六月起試辦免簽一年,沒想到宣布試辦一個月後又決定暫緩實施,國安單位主要的顧慮就在於菲律賓南部已出現親伊斯蘭國的穆斯林恐怖組織,開放菲律賓將有嚴重的維安疑慮。

沒想到八月底世大運才順利平安結束,原先擔憂的國安問題並未消除,蔡政府就又迫不及待向菲國示好,再次推動對菲免簽政策。試問,在無法獲得菲國官方配合提供防恐資訊的情況下,以現有蔡政府的人力資源,能夠有效防堵極可以對台灣治安帶來嚴重威脅的菲國恐怖份子入境嗎?

內政部移民署說將會對有身份疑慮的菲國旅客造冊列管,其實也只是自欺欺人的假把戲,形同拱手將國安大門洞開,置台灣於恐攻危機中。

此外,全台66萬多外勞中,來自菲律賓的就達14萬6千餘人,占了全部外勞的22%、排名第3。依據非官方統計,平均每12名外勞就有一人逃跑滯台非法打工,折算下來,失聯非法在台打工的菲勞黑數也在1萬2千人上下,一旦對菲國開放免簽政策,也形同提供合法管道,讓更多非法菲勞來台搶食本勞工作機會,並且製造治安漏洞。

談完國安疑慮的問題,再回歸檢視這項開放國境政策的經濟效益,政府評估開放菲國免,可為台灣帶來每年30萬人次、70億元的觀光產值。這兩個字乍看似之下不小,但一旦放在全台一年1000萬來台外國觀光客、觀光年產值4600億元的大盆裡,馬上就被稀釋的什麼都看不見了。想靠著對菲律賓開放免簽證待遇來搶救台灣觀光產業,恐怕是求錯了菩薩、拜錯了廟。

蔡政府現在所面臨最難堪的局面是,就算片面開放南向政策國家免簽證待遇,既得不到顯著的經濟利益與對等尊嚴的政治回應,又得付出潛在的國安危機代價,最後很可能落得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場。

這種瘋狂離譜的政策只能證明,蔡政府現在真的已經是病急亂投醫,如同無頭蒼蠅一樣了。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5 thoughts

  1. 別再人云亦云 台灣現在就是總統制!

    台灣現行的憲政體制最常被詬病的就是「權責不明」、「權責不符」或「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等;事實上,台灣就是總統制,行政院長可以換人,可是人民都知道帳要算在總統身上,4年後就可總驗收。
    請問:總統制的國家,到底是要總統怎樣做,才算是負責?
    美國總統也不需列席參眾兩院接受質詢;美國總統到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時,也不用被質詢;美國國會好像接待客人一樣,參眾議員鼓掌鼓個不停。
    修憲N次之後,台灣總統提名行政院長,已經不用經過立法院同意;幾任的總統已經實際操作過了,事實上:「台灣就是總統制」;行政院長雖名為全國最高行政首長,事實上就是總統的執行長,有多少權力端視總統授權。
    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現行制度,就是在野黨立委不能接受,藍綠換位置就換腦袋,垃圾不分藍綠,藍綠都有垃圾,如果總統一選輸變成在野黨之後,馬上就妖言惑眾要改內閣制。
    現行的《憲法》,最難實行的時候就是陳水扁時代的朝小野大,持平而論阿扁總統是最難做的總統,朝小野大到幾乎可以罷免總統了。但是阿扁時代走了8年也走過來了。
    國人要有正確認知:總統制就是首長制,總統、市長、縣長和鄉鎮長,一張票就是4年,除非總統或首長經罷免而下台,不然的話就是在議會通過的預算和議案之下做4年;人民不爽的話,除非罷免成功,否則就是做滿。台灣倒是不少人因為做很好而未做滿的。
    現在人云亦云的什麼「台灣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行政院長好可憐,都被總統欺負」皆是不夠水準的評論;選總統有門檻限制,不是想選就能選;行政院長不可憐,只要「總統說你行你就行」,也不用國會同意,人人皆可當行政院長。
    行政院長就是總統和國會的緩衝;總統派執行長讓國會監督已經仁至義盡,反對黨如果沒有實力罷免總統,讓總統在國會備詢實在是浪費總統的寶貴時間;請問:台灣民眾會希望相對有公信力的直轄市長花很多時間和市議員你一句我一句嗎?實在無益國計民生,也浪費官員時間。
    修憲的重點在:
    考試院和監察院就是兩盤多餘的小菜,已經臭酸了;直接廢除最好,留著相當礙眼。
    18歲投票權是天經地義,18歲和80歲都應該有投票權;如果有18歲和80歲的司機,不用想就知道要選18歲的,不證自明,毋庸多言。
    十八歲投票權才是當務之急。
    降低修憲門檻才是當務之急。
    廢除考監兩院才是當務之急。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929/1213434/%E6%A5%8A%E9%B5%AC%E7%94%9F%E5%B0%88%E6%AC%84%EF%BC%9A%E5%88%A5%E5%86%8D%E4%BA%BA%E4%BA%91%E4%BA%A6%E4%BA%91%E5%8F%B0%E7%81%A3%E7%8F%BE%E5%9C%A8%E5%B0%B1%E6%98%AF%E7%B8%BD%E7%B5%B1%E5%88%B6%EF%BC%81

  2. 己經遣返的逃跑外勞,躍躍欲試的要回來。菲律賓的證明文件是沒有什麼用的,路上一堆在做假的,5000-10000元用本人照片別人的名字,照樣回國,菲律賓一大堆人如此,本人在菲律賓7-8年,很瞭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