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原來是這麼對待黑道與警察的啊

蔡英文總統 (/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廿世紀三0年代在上海叱吒風雲、呼風喚雨的黑幫老大杜月笙,在晚年時曾經這麼形容蔣介石對他的態度,他說「蔣介石拿我當夜壺,用過了就塞到床底下」。

而在廿一世紀初期被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希來重用為副市長的王立軍,也曾在他擔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長時,語重心長地說出政壇大腕對於警察的評價,他說「我就是當官的嘴裡一塊口香糖,出身的嚼得沒味兒的時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黏在誰的鞋底子下」。

談到黑道、警察與政治的關係,杜月笙與王立軍兩人的肺胕之言,有著同病相憐、一針見血的描述。

延伸閱讀:九二八是黑道治國的黨慶日

而這兩個人的心底話,放在現在的台灣似乎也毫無違和感。從最近蔡政府對於警察與黑道所展開的一些大動作,就可以看出黑道與警察在蔡政府心裡的份量,也和杜月笙的夜壼和王立軍的口香糖相去不遠。

杜月笙被稱為中國百年黑幫教父第一人、上海皇帝 (/翻攝網路)

先談黑道幫派,這個玩意早從中國古代就已興起,戰國時代的墨子還被尊奉為中國幫派文化的祖師爺,而從大陸、港澳到台灣,黑道幫派從未消失,而是隨著時代的演進而進行轉型變身。

在台灣民主政治發展史中,黑道曾經也扮演重要的角色,成為李登輝推動黑金治國進程中一大助力。曾經,有一大堆黑道幫派領袖藉由選舉漂白,進而攫取政經資源,甚至成為政府排異己的殺手工具,例如江南案中的陳啟禮、吳敦與董桂森。

民進黨基層與黑道的曖味關係,其實並不亞於國民黨,不少地方角頭隨著政黨輪替,早已轉變顏色、帶槍投靠綠軍,特別是在中南部的本省掛,還是綠營中央或地方民代的大樁腳,在民進黨內選舉時甚至成為人頭黨員的大本營,2013年時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所牽涉的「黑影事件」,就是一個明顯的案例。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 (/翻攝網路)

這次發生台大體育場演唱會活動遭獨派學生鬧場阻撓事件,進而引發統、獨兩派場外互毆濺血事件,蔡政府事後震怒徹查,還爆出中共國台辦外圍團體負責操控台灣黑幫,暗地提供經援,對台進行統戰與分化滋擾的傳聞案外案。

延伸閱讀:台獨黑幫唯一目標: 不准台灣人做中國人

這種把黑道幫派與外來政權掛在一起的指控可是非同小可,如果蔡政府最後拿不出具證據,可是毀人名節、落井下石的惡劣行徑,更何況,要談境外滲透的問題,以蔡政府對於美國政府在台從事情蒐滲透工作的軟弱、容忍表現,去聲討對岸滲透台灣的惡行,好像也有點心虛氣衰吧。

而除了釋放中共暗助黑幫的煙霧彈之外,這回蔡政府徹查黑幫的行動作法,更讓人頗有「逆我者亡」的印象。如果黑道真有涉及組織犯罪罪行,就應該不問對象、全力掃盪,但咱們警政署卻是只特別鎖定與台大濺血事件有關的幫派,而完全跳過其他黑道勢力,其理由竟然只是擔心牽扯無辜第三者,會引發黑幫集體大反彈。

這種作法,擺明了就是只要顏色正確,就算是黑幫角頭,也可以在蔡政府下繼續安身立命、壯大組織;但如果跟執政者唱反調,就算你改正從良,也要重擊殲滅,跟杜月笙口中用過即丟的那支夜壼,下場完全相同。

延伸閱讀:蔡英文,妳憑什麼說「如果民進黨做不好,台灣就沒有人做得好」

至於警察的部份,原本應該是毫無黨派、如同軍隊一樣全心效忠國家,但現在的蔡政府,則是毫不掩飾地拿著警察當成黨同伐異、政治鬥爭的工具。日前世大運開幕式發生群眾滋擾事件,至今連投擲煙幕彈的肇事者都還查不出來,結果蔡政府不思檢討國安機制弱化的危機,卻選擇拿台北市警察局長當成整肅究責的犧牲品,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而為了台大統獨兩派衝突事件,只因為校方與警方聯繫出問題,新上任的台北市警政高層就立即向蔡政權表態,不但撤換駐在派出所的所長,更將接到報案電話的員警記小過處分,引發基層警界忿忿不平,質疑警政高層已經變成蔡政府攻擊政治異己的打手工具。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遭到民進黨全力圍剿,連自己力保的市警局長與無辜的派出所長遭到中央撤換,都未獲事前徵詢,氣得公開痛批民進黨「政黨政治不可以變成黑幫政治」,還暗中微服私訪,安慰受懲員警。

看樣子,蔡政府拿黑幫與警察當成夜壼跟口香糖的態度,只有柯P最懂。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3 thoughts

  1. 希望台灣的年輕人 別再挨打了

    台灣的年輕人一直都在挨打。

    在捷運上、在公車上、在火車上,沒有讓座給老年人或長輩,會被羞辱甚至被打被踹。看起來讓座是年輕人的義務,台灣應該修法去管一下年輕人,一般的道德約束跟勸說看來不太管用。

    太陽花學運被打的還是年輕人。而施暴的警察目前還是找不到。年輕人還是被罵,「讀書讀到哪裏去了?念大學是給你們來抗議的嗎?」這是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裡面,一開始計程車司機抱怨的台詞。也是台灣大學生被罵的台詞。

    而《中國新歌聲》在台大辦演唱會,被打得頭破血流的又是年輕人。打人的胡大剛先生說甩棍是現場撿的。原來甩棍在地上俯拾即是,真是長知識。也是啦,年輕人都是暴民,都應該只念書不出來抗議。

    年輕人身強體壯的,一個老人家赤手空拳,沒有甩棍怎麼可能打得贏年輕人?年輕人血氣方剛的,萬一說不過我就動手,這樣豈不是欺負老人!多大的年紀了經得起你們這樣胡來嗎?

    年輕人被打了,活該,自己愛鬧。老年人被打了,不應該,人家為了國家付出了多少,身體孱弱如風中殘燭。你這樣是欺負弱勢!

    我們來談談誰是弱勢誰是強勢好了。

    年輕人在身體上,健康跟強壯度勝過老人。那老人呢?則在財產上跟地位上完勝年輕人。還有更可怕的─權力。把握政治權力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

    並不是說老年人罪該萬死,老年人也年輕過,也許,年輕時也被欺負過。於是之後繼續欺負年輕人。

    只希望長輩們,不要再仗著自己年事已高,對年輕人頤指氣使。多聽聽年輕人的聲音。如果你不善待年輕人,年輕人又要如何照顧你們呢?年輕人的資源已經如此稀缺。

    這個不應該是一個世代對立的局面。

    當你們緬懷著過去,那個經濟繁華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已不復在。而你可能已經存下了一筆錢,買了房子。但年輕人得面對低薪、高工時、高房價,在大城市的一隅苦苦掙扎。當他們站出來發聲時,請你睜大眼睛看著,豎起耳朵聆聽。而不是對他們拳腳相向,而是試著跟他們對話,理性溝通。

    我真的希望,台灣的年輕人不再挨打。不管是心靈上或肉體上的都是。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930/1214255/%E5%B8%8C%E6%9C%9B%E5%8F%B0%E7%81%A3%E7%9A%84%E5%B9%B4%E8%BC%95%E4%BA%BA%E5%88%A5%E5%86%8D%E6%8C%A8%E6%89%93%E4%BA%8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