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大主委,就請從中信辜家開始查起吧!

圖為2016年6月,中信金涉金融弊案,辜仲諒遭特偵組調查。(圖/翻攝網路)

文/梅長書

一樁創下國內近十多年來涉嫌掏空單一企業前三大金額紀錄的金融弊案,能夠因為一位遭到發布通緝的辜家親信,突然返台投案而找到關鍵突破口,水落石山、真相大白嗎?

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這個時候,現在已經關門打烊的特偵組,紅紅火火地偵辦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與其父辜濂松涉嫌挪用掏空中信3億元弊案,還依違反金控法起訴了辜仲諒,而辜濂松則因死亡而獲檢察官不起訴。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圖/翻攝網路)

結果,針對這起震驚社會的掏空案,辜仲諒透過律師發表聲明,強烈表達「遗憾」、「痛心」與「錯愕」,更強調中信集團不僅沒有損失,更有獲利,哪來背信、侵占之罪,極力喊冤。

至於另外3名涉案嫌犯,則因滯留國外未歸而被發布通緝,其中,中信銀證券投顧前董事李聲凱昨天突然返台投案,北檢下午開庭並漏夜偵訊後,以200萬元交保,為全案投下相當的變數。

但這個掏空金額高達3億美元的巨大金融弊案,只是近十多年來辜仲諒所涉及並移送特偵組偵辦的六大弊案之一。他涉及陳水扁推動二次金改,意圖插旗兆豐金的紅火案,已遭二審遭重判九年八個月,但此案如今仍在上訴程序。

延伸閱讀:顧立雄憑什麼可以接掌金管會?

至於這件被「吹哨人」檢舉的超大掏空案,根據特偵組歷經前後長達六年的調查,確認是由辜濂松與長子辜仲諒聯手規畫操作,從2003年到2007年間,以旗下子公司境外投資之名,將集團資金3億美元在一天之內分成13筆轉入辜仲諒可掌控的帳戶,再分批「挪為私人投資運用」,引伸出包括內湖購地案與國寶內線交易案等其他弊案。

由於早在十一年前辜仲諒因捲入紅火案,特偵組檢察官曾赴日策反辜仲諒回台指控阿扁涉案,沒想到卻遭辜反咬檢方教唆偽證,引發社會嘩然,究竟孰是孰非目前仍未水落石,而日後特偵組花費多年時間鴨子划水地偵辦辜家所涉金額超過百億的大弊案,也有人質疑這項大規模司法調查行動是特偵組與辜仲諒間的個人恩怨。

有趣的是,紅火案發生之後,辜仲諒於2004年就退出中信金經營,改任集團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在中信金控內部沒有掛任何職務,因此,由檢調與特偵組在去年敲鑼打鼓,兵分數十路搜索,調查內湖購地案與合併台灣人壽兩案,恐怕很難將辜仲諒定罪,未來真正能夠決定辜信諒法內生死的,就只能從2003年開始的辜家侵占中信3億美金的掏空案下手。

三億美元並非小數,如果中信帳上的這三億美元流向不明,那不僅是負責人得吃上官司,甚至連過去十多年的財報也出了問題,除了面臨重編的命運,就連給中信金財報簽證的會計師都得承擔民刑事責任。但如今,在這個讓人啟疑的部份卻一直都沒有更新的發展,也讓相關案情蒙上層層疑雲,特偵組究竟是真的掌握關鍵證據,還是刻意釋放煙幕彈,都有待司法體制公布答案。

特偵組號稱前後低調地查了6年的時間,層層勾稽所有相關轉帳的資料,才查到中信資金五鬼搬運式地移到辜仲諒可掌握的海外私人戶頭。如果特偵組的說法屬實,再加上昨天返台投案的辜家親信證詞,許多尚待確認的疑問就將可望水落石山。至於辜仲諒究竟是清是汙、是黑是白,也就一目瞭然了。

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在上台後曾說,未來對於金融機構要特別注意家族性化的問題,特別是他還一度擔任過阿扁國務機要費貪汙案的辯護律師,對於這些金融世家如何穿梭在權貴之間呼風喚雨、巧取豪奪,一定特別有概念。

延伸閱讀:顧立雄來了,連勝文快閃

如果顧大主委真的想整頓金融紀律,就把當初金管會自己都參與弊案查證與移送檢調的中信金控當成指標,從辜家開始查起吧!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