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國慶演說原來要這樣解讀

蔡英文總統於國慶時發表演說(圖/翻攝網路)

文/黃國樑

蔡英文說的「兩岸及區域發展的新情勢」是什麼?她如何能以此新情勢,要求「兩岸領導人應該共同努力,展現長年累積而來的圓融政治智慧,以堅定意志和最大耐心,共同尋求兩岸互動新模式」?

這種托大的態度究竟從哪裡來的底氣?

至少要有一種足夠判斷,斷定北京必須與台北建立關係,否則局勢將更為惡化,始有一足夠的政治支撐,作出此一甚而已有脅迫口吻的提議,然,這個判斷的根源並不存在。

延伸閱讀:蔡英文,存在妳心裡的到底是哪面旗子?

首先,她並不說出「新情勢」是什麼,其次,「新模式」也是既含混又瞹昧,不知指涉什麼。於是,整個推論無從成立。

整個段落全然是一組只剩詞彙堆砌卻無法生成意義的文字屍首。

旁人看到的新情勢是:中國成為最大經濟體只是時間問題,中國的軍事力量亦在迅速的擴張,廿年之內中共可能建成一支六艘航母的遠洋艦隊,成為航母大國。

如果以這個「新情勢」進行推論,「新模式」應該是:蔡英文同意在「一個中國」原則之下,兩岸展開洽簽和平協議的談判,並在和平協議簽署之後,進行兩岸的社會、文化與制度的融合,以謀求若干年後在合適的機遇下,跨越最困難的政治統合。

但她的前後文卻是:前頭談捍衛民主自由,以及建軍備戰,後方則是以新南向尋求國際新秩序下的定位。亦即,她所隱喻與假想的,是未來的一中一台的架構,是圖謀在某一個歷史突然出現的罅隙之間,台灣得以和平宣布獨立。

蔡英文這個主觀的冀望,與旁人所見客觀的情勢,產生了嚴重的背離與悖逆,以至於我們彷然看到一個精神病患的喃喃自語,否則,新情勢底下的國家策略,不可能是這樣的恣意與任性,不可能是這樣的徹底的空想!

賴清德那一天說,他是一個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這個「務實」的談法甚好,務實表明了這個談話的主體能夠認知到現實,從而順從現實;但就因「務實」的定義若此,它即不可能出現「務實的台獨」的詞組,因為,台獨乃是務虛,終究只是一場幻想,焉有務實可言?

延伸閱讀:賴清德才是務虛台獨主義者

蔡英文的國慶談話,凸顯出她比賴清德更為誠實,她正確地表露了,她是「務虛的台獨政治工作者」,從國慶談話通篇的務虛的腔調,可以看見此一毫不掩飾的心志。

故而,對於她的國慶演說,唯一可以正面評價的,就是她露骨而赤裸地表達了她的嚮往與心懷。至於其他諸般說法,也就只能聽聽便罷!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全文經同意轉載,原文請點此

2 thoughts

  1. 蔡英文端出什麼菜?
    蔡英文總統在今年2017年國慶談話中主動拋出她希望國內各政黨領袖一起坐下來談。很幸運的,朝野各主要政黨領袖幾乎都已陸續表態「可以談」,但要先看對話的議題是什麼。
    各政黨願意談,已經跨出善意的第一步。但議題是什麼,將攸關這場「政黨領袖對話」能不能成會,與有沒有結果。
    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第17屆第2次全代會上發表談話時,宣布她將進行憲政體制改革,指出台灣人民殷切期盼能有一個「權責更相符、分工更清楚、各級政府更有效率」的政府體制。另外「十八歲公民權」、「人權條款」和「票票不等值」這些已有高度社會共識的憲改議題,過去功虧一簣,一直沒有完成的機會。
    目前國內實施「雙首長制」,權責是否相符,屢屢遭受各界質疑。未來中華民國要走「總統制」或「內閣制」,其實都可以討論。如果這場對話,單純只是凝聚對台灣民主政治制度的未來走向,應該還可以理性交換意見。但一提到修憲,最近也傳出了些變數。
    民進黨立委蘇巧慧領銜提出修憲草案,獲得41名民進黨立委連署支持。草案中最引人關注的是刪除憲法前言裡的「在國家統一前」、「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等相關字眼,引發泛藍質疑「兩國論」可能死灰復燃,即將付諸執行。
    中華民國目前在台灣,人人各有其想像空間。就在「定義模糊」的狀態下,形塑了目前藍綠的最大公約數。但如果將模糊的定義,修正成具象化的文字,原本和平共存在藍綠之間不同光譜的各自想像,將逐漸崩解。
    如果最後是「兩國論」入憲,在目前的台灣藍綠生態下,這場修憲大戲應該不會有圓滿結局,加上牽動華府與北京等國際平衡,涉及「單方面改變現狀」可能讓美國拒絕背書,讓台灣再度成為「麻煩製造者」,也不無可能。
    國內政黨領袖要坐下來談,期盼凝聚共識,應該很多人樂見。但要談憲改、兩岸,或是經濟,談什麼議題好呢?就等蔡總統,或是蔡主席出菜了。https://www.nownews.com/news/20171011/2622343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