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能老人的國安危機有誰關心?

嘉義縣10月8日傳出一起人倫悲劇,一名74歲的老翁疑似是因為長期照顧行動不便的74歲妻子,壓力沉重不堪負荷,於是持童軍繩將妻子勒斃後,再用鐮刀割斷自己左上臂動脈自殺。(圖/擷取自新聞片段)

文/李祖舜

前幾天媒體有條不起眼的社會新聞,一位七十四歲的老農因為不堪長期照護久病老妻的壓力而產生厭世想法,結果發生拿童軍繩將愛妻勒斃後再以鐮刀割臂自殺的雙屍命案。

幾年前,還發生了一起老翁因為不忍長期罹帕金森氏症老妻受苦,在迷昏妻子後拿鐵槌把螺起子釘入她頭顱致死的命案。結果法官因為他年邁且又自首,所以判處九年徒刑。一心求死的老翁聞訊後還怒嗆法官,為何不判他死刑。

像這些不幸的社會新聞事件都是讓人聞之哀痛的人倫悲劇,但絕非特殊的個案,事實上,類似的案例正在台灣各個角落不斷發生。

台灣即將在明年邁入所謂的「高齡社會」,代表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占了全國人口的14%,而高齡失能者則是隨著社會人口結構快速老化而逐年增加,2015年全台失能者中有65%以上都是老人,總數約有50萬左右,現在這個數字只會更高,不會降低。這些失能老人有待政府與民間聯手提供完整的照護體系,以避免上述悲劇的再度發生。

高齡社會提早來臨,平均每5.6個青壯年需要照顧1位老人。(圖/意識製圖)

而目前國內的長照政策中,機構住宿式的長照服務能夠提供的安置能量只有11萬多床位,而且絕大多數都是收費昂貴、品質堪虞的私立營利小型安養機構,讓老人與家屬畏懼,更讓地方政府難以有效督管,往往成為長照政策難以解決的弊端黑洞。

至於居家長期照護服務,依據勞動部的統計資料,到今年8月底台灣的外籍看護已達到24萬6千人,但這個數字卻遠遠不及全台失能者人口75萬,代表在至少50萬失能老人中,因為家庭經濟弱勢等因素,有極大比例未能獲得外籍看護的專職照顧,必須依賴家中其他人力的協助照料。

而這正代表這些必須長期陪伴失能或知智老人的主要家庭成員,被迫提早退出職場全職照護,承受沈重的照護壓力,極易瀕臨崩潰邊緣,進而衍生成為潛藏的社會安全問題。

姑且不論未來是否會發生外籍看護短缺的問題,現今的台灣社會所面臨的老人長照問題,都是個極為棘手的國安危機。但是整個蔡政府對於這樣國安危機所展現出掉以輕心的輕忽態度,實在讓人憂心。

事實上,除了持續依賴來源並不穩定的外籍看護,培養台灣本土的老年看護人力始終是個令人失望的社福政策。依據官方數據,政府過去十四年來總共訓練了12萬多名照服員,但現在留在職場的卻只有3萬多人,而且其中有1萬2千多人是進入醫療院所當看護,扣除在老人照機構任職者,真正投入居家長期照護者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圖/翻攝網路)

而照服員出現「高培訓、低就業」的問題,主要原因就在於薪資太低,與醫院看護差距極大,因而留不住專業人力,再加上地方政府因為經費人力不足,也出現停辦培訓的狀況,導致長照人力閒置或嚴重流失,使得整體長期照護服務供給不足,讓「長照2.0計畫」形同一個空包彈政策,不知又要拖垮多少無助的家庭,折損多少可貴的勞動力。

失能老人的安養問題不分藍綠、無關政治,更是建構社會整體安全網所不可忽視的關鍵環節,這絕對是蔡政府所必須嚴正面對的國安層級問題。

(圖/翻攝網路)

如果蔡政府還是依照蔡英文在她國慶演說中,只用了不到70個字的篇幅,就輕描淡寫的輕鬆帶過這個議題的態度,台灣遲早會成為一個因為失能老人問題而衰退敗亡的國度。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