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新媒體的曙光~來自風的消息

創辦風傳媒的張果軍,用三年的時間向大眾證明,此風非微風,而是旋風。(圖/葛樹人攝影)

文/葛樹人

與「軍」一席話,看透萬般事!

2014年的台灣颳起一陣新媒體風潮,信報、上報、端傳媒、鏡週刊、報導者紛紛問世,然而,在這個媒體經營跌宕的年代,以傳統媒體內容附掛在網路載具的新媒體,是否會有成功的機會?回首這三年,看著最近風風火火的新媒體,端傳媒裁員、壹傳媒易主、Nownews股東重組、上報持續虧損等等事件,即可嗅出新媒體面臨了經營上的困頓! 

但,風來了~~

三年前,當風傳媒開始成立時,我們都輕忽它的存在,認為只是又一個財團的媒體遊戲!如今,三年後媒體市場才驚覺,它刮起的不是微風,而是一陣旋風!

在新聞這個圈子裡,媒體規範錯綜又複雜,當企業家經營媒體,大眾總是投射以不同的眼球。不為名,一定就是為了利?但這次,58歲的張果軍似乎讓我看走了眼,他告訴我:「我想做的媒體是,為人民發聲,監督政府,守護百姓!」

以我為例,這種理想在三十幾年前,從我進入新聞界那天起,我就曾自許與懷抱;然而殘酷的媒體環境,又豈容我做太久的夢。在現實的衝擊下,我周遭又有多少懷有理想的新聞人亦不得不紛紛丟盔棄甲。

在新聞界有一句名言:「你可以不合污,但你不得不同流。」

走入張果軍辦公室前,我跟大家一樣好奇!三年燒了2.5億新台幣的風傳媒,錢從哪裡來?外界雖然有許許多多的傳聞都指向他的前東家富邦金控蔡明忠,但是張果軍霸氣地回應我:「每一分錢都是我自己的,我不僅沒有股東,連朋友要投資,我都拒絕,畢竟何時才能回收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張果軍於金融界服務多年,翻開他洋洋灑灑的經歷,可見他所言不虛。他曾經是繼宋學仁之後高盛證券Goldman sachs最賺錢的董事總經理,2002年富邦併購北市銀案,擔任牽線及評估的就是張果軍,在這樁交易中張雖被質疑球員兼裁判,備受外界質疑,但卻也為張果軍在金融圈打下無可匹敵的知名度,蔡明忠也因此役開啟了他日後龐大的金融版圖。

2006年,如日中天的張果軍投效到富邦旗下,接掌證券部門總經理,三年後再接董事長職務,外傳身價已達數十億元。所以當我問他:「你的口袋有多深?」他只靦腆地笑笑:「我跟我太太都在金融圈工作,她比我還會賺錢,我們沒有小孩,所以這輩子應該衣食無缺了!」

58歲的張果軍是出生在基隆的廣東人,雖然頭髮灰白,但因保養得宜,從外表上看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帥氣。台大社會系畢業的他,內心可能始終有一份反骨。「我過去曾經感受到企業界朋友常遭到媒體誤解,而又沒有反駁的機會,我就想何不就自己來辦一份具公正客觀又獨立的媒體!」說到自己的理想,張果軍臉上散發著難以掩飾的光彩,他說這句的時候是那麼的認真,又是何等的雀躍。我當時就想,他的理想已經萌芽,並且正朝著他所設定的目標前進,他已經不想當一個線頭握在別人手中的風箏,他選擇要成為一隻無拘無束的蜻蜓。

因為身邊的人曾遭媒體誤解,讓張果軍起了推辦公正獨立媒體的想法。(圖/葛樹人攝影)

雖然如此,但是當我提及現今媒體生態及政治力介入該當如何因應時?他回答的就有點支吾:「這個部分是很難切割的,就像我創立『風』的前一年都放給專業管理,但最後還是出了問題,我很感激這個以前在壹週刊服務的朋友來找我創立風傳媒,但他有許多作法我又不認同,所以最後我只好自己跳下來管,不過編務我還是不介入,凡是專業的還是要尊重專業,風傳媒可以不賺錢,但不能失去格調。」

說到格調,我就不得不問他取名「風」的由來?他娓娓地說是來自詩經風篇的發想:風為諷,諫諍,也為風俗。三國「日旦評」,就是以風評取人,風,就是輿論。

除了理想,總不能一直賠下去吧?張果軍告訴我:「我已經看到曙光,應該明年就可以損益兩平了。我觀察了三年多,找來了Yahoo前營運長,研究在網路時代該如何傳遞資訊與經營社群?最後發現我們只會生產內容,所有的客戶資料還是掌握在Google、FaceBook、Yahoo這些大型入口網站手中,不僅無法跟讀者互動,連基本的商業行為都難以進行,因此我們自己做大數據網路公司,線上線下做整合,賣給風傳媒讀者他們最需要的商品,讓這些人上班時具有競爭力,下班時能提升生活品味。」

他還認為,媒體雖然不是私人的工具,但為了生存還是需要有多元的聲音,理性的對話。他雖然不贊同某些電視台老闆壟斷媒體的做法,但也不想跟黎智英一樣遭受政治打壓。「我做我的良心!」一下子,張果軍又恢復了他剛開始時的元氣。

網媒雖說看見曙光,但對於買下一路賠錢的紙媒《新新聞周刊》的動機又是什麼?

外界不解張果軍何以買下賠錢的紙媒,但他的考量其來有自(圖/翻攝自網路)。

「紙媒有紙媒的影響力,明年台灣有大選舉,我把傳統跟網路媒體相結合就會超出預期的宣傳效果。另外我對於大陸問題也十分關注,中國崛起是事實,但大陸又很危急的要來處理台灣問題,在這個問題發生前我要先讓大陸人了解什麼是人權,什麼是自由?我要把風傳媒佈局到全球有華人的地方,希望未來對台灣人有所助益。我想把對的文化,新聞倫理都重新建立,好好守護社會價值,最後把棒子交給公司的員工」張果軍說得雲淡風輕。

厠身媒體成為老闆,他那比他更會賺錢的夫人倒引起我極大的興趣,我嘗試想要了解他那背後支撐的影子,可他立即有些緊張起來。「Alice是一個十分虔誠的佛教徒,她皈依的上師是黃教藏傳喇嘛哈欣仁波切,大部分時間她都跟著師父在行善拜佛,持戒修法。我偶而會受到她的影響,空閒時跟著去佛堂念經打坐。但是她是一個十分低調的人,不喜歡被拿出來談論!」

張果軍受到皈依黃教藏傳喇嘛哈欣仁波切的妻子影響,空閒時會與妻子一同念經打坐(圖為哈欣仁波切/擷取自網路)。

張果軍夫婦在偏鄉貧困孩童身上出了很多心力,他們雖坐在菩提樹下,卻不求任何因果。

離開內湖風傳媒的辦公室時,我感受到張果軍的欲言又止,離開只有數字沒有溫度的金融圈,他還不停地尋找自己投身在媒體的定位,過去謹小慎微的財經訓練,跟媒體老闆必具的大開大闔手腕完全是兩個極端,這使得平日話就不多的張果軍更為沉默。當我搭上電梯時,我們彼此用眼神交換了一個祝福,揮了揮手,不說再見。

我相信,當這陣颶風吹襲起來的時候,張果軍會自己跑到風口來……。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One thought

  1. 李彥秀那戒不掉的黨國思維

    昨天最大的新聞,莫過於退輔會主委李翔宙請辭事件,起因是國民黨立委李彥秀在立院國防外交委員會質詢時,質疑李翔宙放棄國民黨籍是為了「求官」。
    李彥秀委員怎麼可以輕率地使用「求官」這麼重的話,來污辱一個為國家和軍隊奉獻一生的人?將其人格踐踏在地,只因為李翔宙放棄國民黨員的身分?
    過去有沒有別的將領為了求官而對有權力影響其職業軍旅生涯發展的政黨卑躬屈膝,大有探討餘地,但要講李翔宙放棄國民黨籍是為了求官,恐怕熟悉李翔宙的軍中長官、同僚、部屬和軍事記者都不敢苟同。
    真正值得檢討的是李彥秀的黨國思想。
    自國民黨建黨建軍起,黨國就連結在一起,公務員、軍隊服膺於國民黨被視為理所當然,在過去的年代裡,多少希望在公務體系生存或者希望獲得晉升的人,都被明示或暗示要加入國民黨,老一輩有許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這是國民黨威權體制最典型的象徵。現在中國共產黨依然採取這一套,以黨領政、以黨治國,所有的一切都必須要「姓黨」,國民黨跟共產黨有甚麼兩樣?
    台灣經歷過了幾十年的民主運動,終於從專制威權走向民主自由,迄今和平地完成三次政黨輪替,就是要建立一個屬於全體人民而不是特定政黨的國家,所以,我們要求所有的行政單位都必須做到行政中立。遺憾的是,昨天在立院的質詢,卻讓我們看見了,國民黨依然未跳脫黨國一家的思維。
    民進黨在第一次執政時曾經用過保留國民黨黨籍的唐飛、當時仍為新黨的郝龍斌,現在第二次執政,蔡英文任命林全組閣,林全是無黨籍,甚至被綠營支持者批評是老藍男執政,但是,小英政府堅持支持林院長,只問能力,為國為民,秉持行政中立,政黨立場顯然不在考量之內。
    李翔宙請辭主委,當下就被賴清德院長否決,表示「不准辭」,我們的確希望賴清德院長把李翔宙主委留下來,原因不只是要留下一位勇於任事的退輔會主委,而是要讓台灣徹底擺脫黨國一體的魔咒!賴院長加油!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1013/1221949/%E6%9D%8E%E5%BD%A5%E7%A7%80%E9%82%A3%E2%80%8B%E6%88%92%E4%B8%8D%E6%8E%89%E7%9A%84%E9%BB%A8%E5%9C%8B%E6%80%9D%E7%B6%A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