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搞施政創意,不是不用腦子、張嘴說說就算數

到澳洲打工度假是許多台灣年輕人的選擇(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昨天又拋出新點子,說除了讓中高齡失業者進入農村當農工之外,也主張仿照台灣青年到澳洲打工度假的模式,讓他們留在台灣的農村度假打工。這兩個創意構想,說穿了就是想要解決農村長以來缺工的問題。

讓中高齡失業者進入農村或許是個可以思考的方向,農委會與勞動部去年共同推動「鼓勵國民從事農業工作獎勵計畫」,忙了一個多月進行招募、面試、職前訓練,但因為農工作辛苦,結果招募不到十人,未能滿足農缺單位需求,不符經濟效益,最後臨時喊卡。整個政策虎頭蛇尾,讓地方白忙一場,被參與的地方農會罵到臭頭。

對中高齡失業者前進農村的政策宣告失敗,而鎖定年輕族群推動參與農業計畫的結果也沒好到哪去。勞動部在去年於6個縣市成「農事服務團」,招募到330人,結果也是一年玩完,有些縣市是因為報到率低,或離職率高而很快計畫告次,但參加人數達到125人的南投縣最也決定喊停,讓想返鄉學習務農的青年人被迫半途而廢。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圖/翻攝網路)

有了這些失敗的前車之鑑,農委會仍不死心,主委林聰賢竟然想仿製澳洲經驗,讓年輕人到農村度假打工。喊喊創意構想不費什麼口水,但如果要落實到具體政策,就得看看台灣有沒有這樣的條件與環境。

台灣年輕人瘋狂去澳洲度假打工,看上的當然是動輒新台幣五、六百元以上的時薪,利用一年的時間從事當地方勞工不願參與的農牧工作,然後存一筆錢回台當人生的第一桶金。

當然,去澳洲度假打工究竟好不好,也是見仁見智。那些被設定在31歲以下才能成行的年輕人,有能人追夢成功、人生成長;但也些也直言度假打工經驗並不理想,或是實際狀況未如預期,反倒是留下並不愉快的異國打工經驗。

回頭檢視台灣的農村,究竟能否留得住年輕人度假打工,還有農村實際的需求狀況又是如何?恐怕,兩者的分析結果都讓人難以樂觀看待。

(圖/翻攝行政院水土保持局照片)

首先,大概除了就讀農業專業、且有志從事農業工作的青年學子,才有可能有意願在學習空檔下鄉務農打工,讓學識與實務相互結合,為個人未來的生涯發展預做規畫與親身體驗,至於其他那些習慣待在冷氣房裡玩電腦、搞網路的年輕人,要他們冒著酷暑寒冬上山下田,賺取的卻是遠低於澳洲的新台幣百元出頭的時薪,恐怕是既存不了錢,吃不了苦、更度不成假。

而對於急需農業勞力的農村來說,解決農業缺工問題需要的是長期而穩定的勞動人力,而不是那些來去匆匆,做不長、撐不久,或是只是圖個新鮮感而來農村玩玩的短期過客。

很顯然,想要在台灣農村要推動年輕人渡假打工的構想,光是在供需雙方的認知就出現極大的落差,談錢談不攏、論工又擺不平,看來還真的應驗了林聰賢所問的那個問題「澳洲可以,但是台灣就是不行」。

這種感覺就像在那種「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的社會傳統觀念下要硬推募兵制,除非蔡政府能有辦法讓農夫成為既高薪、又時髦的行業,否則單憑毫一個無可行性的政策創意就胡亂推動,真的會把「農村度假打工」變成另一個在農業上讓人笑話的「墓」兵制。

延伸閱讀:蔡英文還要繼續穿「全募兵制」這套國王的新衣嗎?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