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機密成為奸商違法貸款的護身符

現役的海軍永靖級獵雷艦。(圖/翻攝軍方提供之照片)

文/葛樹人

承包獵雷艦標案的慶富造船廠日前爆發違法貸款弊案,遭到檢調徹查,結果主持此次聯貸案的第一銀行,就成了眾矢之的,被立委與金管會質疑為「違貸幫兇」。

但事實上,相關銀行即便在徵授信作業上或有疏失的可能,但如果要被套上這個罪名,其實也變成了國艦國造政策下,整起烏龍軍購案裡的另一個受害者。

獵雷艦標案的由來是在馬政府時期拍板定案的「康平專案」,基於國艦國造的理念,決定六艘獵雷艦由國內自行製造。結果經過一次流標,慶富公司以些微差距在第二次開標時,用約353億元拿下這項國防建案。

美方曾在2009年時宣布對台出售兩艘鶚級獵雷艦,平造售價16.2億元台幣,而這批國造獵雷艦的平均建造單價58.8億元,是美國獵雷艦售價的3.63倍,高出了42.1億元。當然,美方售艦與台造國艦新舊有別,但整體造價如此高昂,使得標廠商財力能否足以支撐興建過程、就成為整起採購案變成弊案的關鍵因素。

而慶富為了籌措造艦所需資金,爭取國內金融行庫貸款,結果民營銀行乏人問津,最後還是由第一銀行為主的九家公股銀行、基於支持國防建設的考量參與聯貸案,在去年二月簽約,總核貸金額205億元,這是台灣近年來少見,規模超過100億元的大型公股銀行聯合貸款案。

慶富公司所製造的詐貸案有兩大關鍵問題,第一是慶富先後四次以虛偽不實的資本變更登記方式,讓該公司的資本額以透過假增資的方式、由原先的5億3千萬元大幅擴增為40億元,以符合競標標準,並增加了向公股行庫貸款的身價。

陳慶男父子(圖/翻攝網路)

而第二個關鍵則是,慶富貸款抵押品竟然只有與國防部簽訂的主合約,再加上首艘獵雷艦是在是在義大利原廠製造,所有權屬於國軍,因此說白了,慶富就是拿著一紙白紙黑字與國防部簽訂的合約,當成這筆鉅額聯貸案的唯一擔保品,形同把國防部當成了自己的背書保證人。

據了解,申貸銀行多次要向慶富公司索取主合約之外的其他合約書面資料,但慶富公司卻都以事涉國防機密為由拒絕交付,而承貸銀行認定慶富是國防部根據最有利標所產生的承建廠商,所以公司財務狀況應該都有經過國防部的檢視,自然是在該放款時就會放款,反正如果出了狀況,慶富後面還有個國防部應該扛起監督不週之責。

「國艦國造」是蔡政府推動國防自主的首要重大政策,自然有輸不起的壓力。因此,在慶富驚爆詐貸弊案後,一度揚言蔡政府若不出面協助,就要威脅採取破產行動,實已確認慶富並無繼續履約能力,而在當初競標時失之交臂的台船公司又表態有能力承接造艦案,讓全案似有轉圜迴旋、重新出發的空間。

不過,某位立委配合某特定媒體不斷地追打此案,遭外界質疑企圖不讓台船在清算機制完整的情況下接手獵雷艦案,也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至於慶富詐貸公股銀行的責任,也應該徹底詳查,不能讓無辜的全民變成這起烏龍聯貸案的受害冤大頭。

為追查獵雷艦採購聯貸案,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罕見由跨黨派立委共同提案成立「真相調閱專案小組」,並經表決後通過。(圖/翻攝網路)

因此,除了確認公股行庫在徵信過程中有無行政疏失之外,國防部更應該說清楚、講明白,當初在審查慶富競標資格時,有無認真查核慶富增資的五鬼搬運罪行,以及其他執行造艦的財務規劃方案。

更重要的問題則是,當承貸銀行發現慶富從頭到尾只拿出一張與國防部簽訂的合約書,以國防機密當成搪塞提供擔保品的理由,而再轉向國防部徵詢求證時,國防部又是以何種消極被動的態度回應,造成承貸銀行的誤判?

公股銀行為了國防建設需求為獵雷艦標案站出來協助資金調度,結果現在卻變成支持國艦國造政策下的受害者,試問,蔡政府未來要再推動國防自主理念時,還有哪家公股銀行敢站出來自找麻煩啊!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國防機密成為奸商違法貸款的護身符” 有 4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