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攻,會落幕嗎?

曼哈頓卡車恐攻案(圖/翻攝美聯社圖片)

文 / 陳姿妘

「碰!」這是槍聲?爆炸聲?還是死亡車禍的撞擊聲?

巨大聲響震出人民的懼怕,有人倒下後,子彈、殘骸碎片都還在飛,而不只美國,全球皆陷入恐攻陰影。

從美國到歐洲,在延伸至全世界,每每發生恐攻時,我們似乎很容易將矛頭與箭靶指向伊斯蘭國家,不論是否因為ISIS自主宣稱是其組織所為,媒體也會在報導中的字句透漏犯案兇手多少受到該組織這樣的「激進主義」影響。

細讀近來的發生的恐攻案件報導,不難發現許多兇手若非為精神疾病所苦,就是長期受到霸凌、歧視等不公平的對待。長期處於難以融入社會的狀態,移居、文化與語言的無所適從、寂寞,以及在新文化環境中的一種不自在感,轉化成為復仇的潛在能量。

而一旦社會對於這些人士有更多的恐懼與歧視,他們就更難融入當地社會,伊斯蘭國便能夠輕易地操弄意識形態,讓他們仇視西方社會,往後,在任何地方發生了攻擊,只要嫌犯是中東裔、非裔,伊斯蘭國都可以宣稱這是由他們所策劃的。

(圖/翻攝網路)

據外媒報導,過去一兩年來,陸續發生的恐怖攻擊讓歐洲掀起一股反伊斯蘭浪潮,即使是定居於法國好幾代、說著幾乎毫無口音的法文的非裔、中東裔移民,也或多或少地因為宗教、膚色和族裔而遭受歧視。

而這也是為什麼隔離跟驅趕並不能改善現狀,消弭歧視與成見,寬容與接納是最後的答案。

天網恢恢,疏而不露,每當一起恐怖攻擊發生後,媒體的報導延續了數天、待兇手揪出、判決出爐,就是所謂的圓滿落幕嗎?正義真的得到伸張了嗎?

圖為倫敦民眾哀悼美國佛州奧蘭多同志夜店恐攻受害者。(圖/翻攝網路)

無論是爆炸案、恐怖攻擊,都應該給大眾更多的啓發——「世界和平」並不只是口號,而是以實際的行為對周遭的人付出關心。許多人試圖以「激進份子」、「人格扭曲」,甚至是「不該存在在社會中」等字眼來概括事件的結果,進而促使更多被壓抑、邊緣化的人受到負面的意識形態操弄,製造更多的恐慌,甚至是攻擊。

若我們不付出心力去討論這些人為什麼會變成有著反社會人格的極端份子,只要貼上恐怖攻擊的標籤,一切便順理成章,偶爾在新聞上留言「RIP」,臉書大頭貼換上各種國旗,就是盡了地球公民的義務,而明天早上醒來,各國的旗幟仍然飄揚,下一個恐怖攻擊仍如同未爆彈般,在世界各地倒數計時著。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恐攻,會落幕嗎?”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