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是救贖還是一場魔鬼的交易?

圖為巴塞隆納的著名景點之一米拉之家(Casa Milà,經常被稱為La Pedrera),米拉之家是現代主義建築師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的代表作,其房間的形狀幾乎全是圓形設計。(圖/翻攝網路)

文/謝帛岑

「如何不讓巴塞隆納成為下一個威尼斯,變成只是一個取悅觀光的主題樂園,卻失去市民居住正義與在地文化靈魂?」2015年新上任的西班牙巴賽隆納市長Ada Colau如此說,這和當今全球各大都市力爭觀光的理念相左,亦和台灣一段時間就迸發的「離島娛樂開發」乃至於「陸客不來了」等議題有著不一樣的聲響。

觀光確實是全球化的當下,時常被討論的重要議題,這不純粹關於人們在閒暇之後的選擇,也指向於觀光背後的巨大產業鍊。探論這個議題,我們可以回到聯合國在1967年打出了一個響亮的口號「觀光—通往和平的護照」試圖用浪漫化的觀光消弭上個世紀以戰爭與革命為基調的情緒。

發展至今,每年有10億人在旅遊,全球更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在從事旅遊相關行業,世界觀光旅遊協會(WTTC)亦統計,觀光占全球GDP的約10%。無怪各國爭相鼓勵發展觀光,並作為施政的重要指標。聯合國旅遊組織更樂觀地認為「貧窮國家的少數發展機會之一」,讓發展觀光旅遊似乎成為一個勢不可擋,並宛如當代發展中國家待開採的「當代石油」,但該項產業真的如此亮麗,如同那些樂觀推動者認為的,比工業更純淨、無污染的產業嗎?我們可以回頭看看巴賽隆納的例子。

2016年也就是Ada Colau上台後的第一年,便提出一項限縮觀光的「2020年觀光業策略計畫」,目的在於透過對於觀光業的有效管控,使得物價不再飆升並解決道路雍塞的問題,這對於年觀光人口達三千多萬,市民人口卻只有一百六十萬的巴賽隆那無疑是重大的轉變。並且為了對抗因觀光住宿而飆升的房價,對觀光公寓如Airbnb等,徵收最高的不動產稅,也停止核發新的執照。

Ada Colau(圖/翻攝網路)

巴賽隆納副市長Janet Sanz在接受美國媒體NPR的訪問時指出,該項舉動是為了避免讓他們摯愛的城市,僅僅成為觀光客們假期的玩樂之地,而更要關注當地居民在裡頭長期居住、工作的權益。

觀光不僅關乎經濟的成長與否,人的流動亦是旅遊的核心。作家Elizabeth Becker在著作《旅行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 》“Overbooked:The Exploding Business of Travel and Tourism” 便也注意到這個事實,他提及不僅是人的短暫居住,觀光景點更經常發生「第二住宅」(second homes)的現象,觀光客經常在當地置產作為其度假時的居所,但在非觀光時節該類型的區域仿若鬼城,當地的居民也因攀升的房價和物價而被迫遷移。

《旅行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 》(圖/翻攝網路)

除了物質問題,在地文化亦在這場經融遊戲中被犧牲。Becker引用人類學者Carol Greenhouse的警告「觀光業創造了單一形態的購物中心、飯店、卡拉OK酒吧以及餐廳 ,逐漸抹除地方文化特色的文化融合模式。」強調標準化的舒適待遇,是當代觀光的的色,其中忽視地方文化的原真性和認同,取而代之的是用更多外來觀光客的凝視來自我整治,更包含餐點的供應以及將「說英文」作為理想觀光的指標。

旅行中移動的「個人」亦是值得探論的對象,主流價值將擅長移動的旅人包裝成有更文化、國際觀的人,更因此強調遠行作為一個人成長、進步和獨立的重要指標,因而鼓勵年輕人應該以此為目標。美國《Time》雜誌的專欄作家Chelsea Fagan就大力抨擊這類想法,認為一個人是否得以在年輕時大量移動無關個人價值,僅僅代表有錢、有資源而已。Fagan更形容這種迷思像是「嚮往的A片」(aspirational porn),誘惑著過不起這種生活的年輕人,更讓人產生無法移動的自責感。

Chelsea Fagan(圖/翻攝網路)

無獨有偶,社會學者Zygmunt Bauman在論及全球化處境時,指出是否擁有自主的「移動性」成為當代階級劃分的關鍵,該階級劃分將人的狀態切割成擁有自由、活在時間裡、旅遊全世界的觀光客(tourist),反之為因物質而不情願移動到異地的盲流(vagabonds)。前者自由的走馬看花,消費、收集異文化,後者無奈的隨波逐流,看似相異的兩個世界,Bauman卻認為在這套價值之下,大多數的當代人兼具兩者,我們同時作為觀光者也同時也是盲流,以致於我們經常忘記自己身處的困境,而迷失在貌似自由的旅程。

乍看之下,觀光作為經濟成長可能的機會,抑或是新世代的價值選擇,但我們切莫盲忽略這套邏輯下的迷思,並外部化可能犧牲的成本。在「2017年全球旅遊與觀光競爭力報告」中,台灣的綜合評比排行第30名,其中以「安全」及「衛生條件」為高,但在「環境永續」、「自然資源」及「文化資源與商務旅遊」三方面表現不佳,這結果指向於發展觀光的同時,國內自我的消耗使得原有自然優勢受損,更進一步影響在地居民的處境,或許我們是時候開始思考如何能夠在發展與永續間達到平衡,讓觀光不再只是一場浮士德式的交易。

 

*本文作者為影像工作者兼自由撰稿人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