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中,就怕看到你什麼都必須要的樣子

(圖/翻攝網路)

文  / 古里奧 Coolio Y.

有朋友給我講了最近的生活:公司非常忙,很多項目都在急速推進,眼看所有細枝末節的執行全都開始火燒眉毛了,每個人都不眠不休的卯起來衝。

但客戶朋友們卻不緊不慢的對工作提出了各種各樣的「更好」要求,讓大家都特別著急上火,甚至不爽了起來。

我回覆他說,「這不就是廣告人的常態嘛,咱們都是通過這些經歷成熟起來的,要學會管理自己,不要去太多抱怨和不滿。」

他回道:「那您一般是怎麼處理這樣的情況呢?當項目推進碰到了很多讓人不能心平氣和的反饋意見後。」

我想了想,整體來說我好像不是一個不接受別人意見的人,但也從來都不是一個盲目聽取任何意見的人。

意見來了,第一件事不是要記下來,而是試著分析這些意見的動機,可行性和目的。

(圖/翻攝網路)

不是每個意見都是可執行的,也不是每個意見都是真的為了把事情做好。

比如,我們聽到較多的修改意見是「先保守吧,不出彩沒關係,先別出錯。」這種意見的動機就不是為了極致出品,而是不給自己找麻煩。

延伸閱讀:為什麼要學習:飄移的起跑線

我也會經常拿到一些讓人坐臥不安的客戶反饋,仔細的看,客戶朋友都沒有說錯任何一個字,但這些內容放在手上總覺得沉甸甸,隱約透露著不安。仔細揣摩這些反饋,發現問題是出在說話者對於「完美」的不合理追求上。

這其實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

一個又便宜又高品質又快的東西是不存在的;我們必須要在利弊之間作出抉擇。

(圖/翻攝網路)

就像女人買不夠衣服,男人買不夠汽車一樣,這世界總還欠我們一個更好的東西。更好的東西一定會出現的,但並不是每一次我們要的時候就能馬上被變出來。

我們做出來的東西也不可能是世界上獨一份的完美出品,總還有在各個方面提升的空間,除非有錯誤,不然也只能大家一起看在哪個方面可以再調整到更好,而每一個修改要求都會牽連出更多相關的其他問題,那些被牽連出來的問題又是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結果?

這是個同時需要思考的事。

比如,一張戶外廣告的設計如果是暗色系的,在晚上效果不好,行人注意力比較難被獲取。

當「晚上效果」這個問題被抓出來,要求被修改時,是否還要保留暗色系的設計風格呢?

如果兩者皆要,問題則變得比之前更復雜,大家需要一起頭腦風暴一下解決方案,而不是簡單把需求扔給設計師。

延伸閱讀:在陸工作十年台幹:台灣敗在「消極」二字

如果我們能在這張海報的投放處多安置一些燈光,可能問題就能被解決。

因此,要做修改的就不是設計師本人,還是要聯繫廣告投放處的負責人,對加燈光的執行性進行研討。當然這個建議又會關聯出執行周期、費用、安全等等更多問題。

但我想說明的是,如果所有當事人都不這樣思考問題,而只是簡單粗暴的把所謂修改意見扔給設計師,那份修改意見就會讓人壓抑且無奈。

(圖/翻攝網路)

有幾個標誌性的工作習慣,是沒有經驗的朋友在與廣告公司合作時經常會做的:

 

一、前期需求梳理沒有詢問到所有的相關單位

比如,自己的上級、項目相關的上下游、執行人員等等。所以當執行開始推進,每一次有新的人或部門介入,就會有顛覆性的修改意見,甚至相互矛盾的多方修改意見

 

二、需要過多選項

每個需求要給出幾個選項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求過多的選擇,會讓決策變得非常困難。

我聽過一個企業對廣告公司的要求是,第一次提案要有七個選項,如果挑中了其中的兩到三個,其中每一個選項回去之後又需要再延展七個。

我聽完這個故事之後的第一反應是:你確定這不是客戶在故意整廣告公司嗎?

三、野蠻要求修改意見被執行

不管是客戶本人,領導還是同事提出的意見,不允許討論,不允許變通,盲目要求把所有的細節都執行出來。

這不能說明當事人有能力,只能說明他不作為。

相對的,沒有經驗的廣告公司人員也不能冷靜理性的處理好拿到的反饋,導致問題堆積惡化,最後在某一個方面爆發。比如,有人因此工作量過大病倒或離職,項目最後趕不及時間上線導致經濟損失等。

當一方提出不合理需求時,另一方的反應和做法,才是最後決定一件事成敗的關鍵。

情緒化是使不得的,走極端更使不得。越是忙亂越要保持冷靜,並且不斷提醒自己:千萬要把新的事情從一開始就處理對,不然為此付出的代價一定是利滾利式的洶湧而至。

(圖/翻攝網路)

微信時代最討厭的就是所有人都在一個小小的輸入框裡提看法,很多文字都沒有經過揣摩和精簡就被扔了出來,因此信息接收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要花力氣試圖理解正確對方的意思。

更不要說在微信群裡,每個人都人在表達自己沒有思考的想法,多重信息疊加,要把最終統一的反饋總結升華,則難上加難。

不需要來回的閱讀對方的信息,要不斷的通過問題去澄清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確。

提問、重複、講出自己的理解,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無他的較好做法。當我們再次說出對方(多方)的意思,完整正確,被對方(多方)肯定後,第一步工作才算完成。

在急急忙忙的跑去找做事的人轉述該意思之前,務必要花點時間思考和討論由此產生的相關其他問題。

像前文提到的戶外廣告例子,如果最終反饋是要做的在晚上也出挑,那色彩搭配就可能被調整,對方是否可以接受這個調整?如果不能,那所有投放的位置都有不錯的燈光照明嗎?具體情況是怎樣的?

只有這些都經過了安排調查,才能比較精準的找到接棒者把事務推進下去,至少從承接方把工作的繁複程度降到最低。

盡量不給自己挖坑,避免做一步看一步改一步的低效模式,至於對方是否可以把自己顧好,也盡量做到利己利人,就不在掌控之中了。

同樣的事情其實並不僅限於甲乙雙方的合作,就算是在乙方內部也可以試著這樣去減少工作的怨念,承接方(設計師、文案等等)也可以試著管理好每一次對話,把工作的效能推向最高,創意人員工作出色的一大標志就是能管理好溝通對話。

畢竟我們都不喜歡心情敗壞的重複勞動,大家也最害怕看對方什麼都必須要到手的樣子。

*本文經同意轉載,作者為奧美上海副總裁,原文請點此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