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航勞動政策,搞砸民進黨神主牌

(圖/翻攝網路)

文/藍蝴蝶

「福氣啦!」在以往是多數勞工朋友的感受,但此刻恐怕是完全相反。以保障勞工為終極目標的《勞基法》修法而言,我們來談談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一例一休」源於公務員2001年實施周休二日,馬政府至2015年將法定工時從2周84小時降為單周40小時,但同步砍7天國定假日,加上有僱主鑽漏洞仍只給周休1日,引爆勞團抗爭。

為此,蔡英文競選總統時為爭取勞工選票,提出「六大勞動政策主張」:

一、縮短勞工的年總工時。

二、扭轉勞工低薪的趨勢。

三、支持青年與中高齡就業。

四、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

五、保障過勞與職災勞工。

六、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

承上所述,蔡政府執政一年餘後,「蔡英文勞動政策追蹤大平台」歸納蔡英文競選時提出的《2016年蔡英文的勞動政策六大主張》為18項勞動政策,而這18項勞動政策中僅有1項完全落實。其餘17項中,勞動部曾承諾於2016年年底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至今仍看不到政院版本!

總統蔡英文2016年5月1日承諾落實勞工政策的臉書貼文。 (圖擷自總統臉書)

延伸閱讀:原來,勞工在蔡英文心中是這樣「最軟」的一顆柿子啊

作為勞工派遣大國的台灣,政府不僅無法禁止派遣勞工人數一路攀升,就連已承諾的《派遣勞工專法》也仍只在評估與研議當中。

然而,《勞動基準法》修正案於2016年12月6日在立法院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用取消7天紀念假並以人數優勢表決來強硬通過,讓一例一休硬著陸的做法,引來了大多數勞工團體的強烈不滿與集結抗議。同時抨擊民進黨的「左手拿勞工選票,右手拿資方的錢」及根本就是「反民主」的粗暴作法,實在與政黨名稱「民主進步黨」明顯背道而馳,極為諷刺。

2017年7月14日,總統蔡英文於民進黨縣市黨部主委聯誼會中表示:「在研究一例一休的修法之後,覺得非常複雜,連自己是法學博士,很多法條看3遍也看不懂。」

延伸閱讀:「一例一休」修成了「不眠不休」!

蔡總統的言談中已透露出,「一例一休」的修法使蔡總統及民進黨面臨重大衝擊,眼下蔡政府已經進退失據、瀕臨「豬八戒照鏡子」的危機

回顧「一例一休」的修法上路不到一年,面對墊高企業成本、讓勞工無法加班與缺乏彈性等許多反對的聲浪,朝野、勞資爭吵不休。

行政院終於在2017年11月9日拍板定案重修一例一休《勞基法》草案,院長賴清德以「四不變、四彈性」解釋修法方向;勞動部長林美珠順勢強調,一例一休是「愈修愈漂亮」,希望本會期能盡速完成立法。

60多勞團總動員 抗議一例一休修法(圖/擷取新聞片段)

不過,勞團認為賴清德院長本次修法,勞工低薪過勞,蔡政府不但視若無睹,還走回頭路,完全傾向資方,根本就是完全執政丶完全剝削!為此北、中、南上千名勞工,聚集在行政院門口,手拿海報,大聲抗議。

延伸閱讀:行政院裡有個「積假勇」

由上可知,蔡政府及民進黨的勞動政策根本搞錯了方向!

勞工會過勞或休假不足的源頭是「低薪」。台灣解決不了的低薪困境,導致家庭所得相對偏低,勞工為了增加收入就必須加班或另找兼差出路,導致工時愈來愈長

進一步來說,「一例一休」的修法,一來可能對企業的利潤帶來負向的影響,二來無法解決勞工低薪的困境,第三還造成許多勞工無法增加所得的無奈

而蔡政府在尚未提出任何低薪解決方案前,就先處理工時,再加上鬆綁外勞,導致低薪更加惡化,乃勞資雙方皆反彈的主因。

每到選舉,勞動政策議題不免俗地都會被變成選舉話題,造成理性難以呈現。

延伸閱讀:反對以「一例一休」為藉口的勞基法改惡行為

選舉勝利之後,執政黨為了譁眾取寵,在沒有思考任何整體經濟及產業轉型問題之下,運用「多數暴力」使得勞工政策陷入惡性循環,最後犧牲的還是所有辛苦的勞工朋友們。

蔡英文總統曾說,「改革就像一場馬拉松。」但我們必須提醒蔡總統,「方向錯了,路的前方不是一堵大牆就是一個斷崖!」

勞工是企業的資本,更是國家的重要資產。政治人物的政見千萬不可僅是選後即可輕易遺忘的口號!我們認為,蔡政府應正視廠商低利背後所產生勞工過勞與低薪的惡性循環去對症下藥,同時還得忠誠的兌現對勞工朋友們的承諾。

若你先違背了,就得做好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

*本文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本文為讀者投書,不代表網站立場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One thought

  1. 當「工業五缺」拼「人民四害」

    2016年,工總提出產業政策白皮書,指出國內產業環境有著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才的「五缺」問題,導致企業不願意在台灣投資。行政院長賴清德在上任後,密集召開會議,在11月6日陸續舉辦記者會,由賴清德院長親自主持,提出「五缺」的政策解方。但是在解決工業「五缺」的力拼經濟之外,卻忽視政策背後,加深人民面臨環境、土地、勞動、家園的「四害」問題。

    在首場「缺地」記者會中,政府以「公有土地優惠釋出806公頃」、「民間閒置土地釋出589公頃」、「產業用地開發與更新519公頃」三大對策,規劃目標在6年內,將釋地1,422公頃工業土地,滿足工業開發需求,並且強調不會使用到台糖土地。

    在解決水、電問題上,電力方面,政府提出2019年起備用容量率維持在15%以上,備轉容量率10%,特別是大林一號機、大林二號機、通霄燃氣機組加入,可供電增加超過200萬瓩,預計2017-2025年燃氣機組將增加889萬瓩,燃煤增加100萬瓩。水源方面,則是提出減少漏水率、善用伏流水、連通區域調水、以及新設水庫等計畫,計畫1031年達到每年供應14億噸水。

    缺工與缺才上,政府提出留才、攬才、育才三對策,缺工則是媒合就業,開發勞動力,改善低薪,創造友善職場等對策。在連續一週的政府解決「五缺」的記者會,展現政府的高效率,以及官員的魄力,但是深究之下,仍是問題重重。

    在「缺地」的釋地方案中,提供1400多公頃工業土地,看似解決閒置工業土地問題,但是實際還是不斷開發,甚至違背政府宣稱的不用台糖農地。以「輔導地方政府及民間新設園區」釋地391公頃中,彰化二林精密機械園區,開發229公頃,就是用到台糖萬興農場優良農地。整個開發案環評尚未過,環團抗議至今,因為旁邊就是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閒置荒廢600多公頃,規劃轉型精密機械,政府還要再開發229公頃二林精密機械園區。

    另外,同方案中,計畫開發90多公頃七股科工園區,也是用到台糖三股農場優良農地,特別是七股科工園區開發案,正是賴清德院長擔任台南市長任內,全力推動,政府怎麼會不清楚目前釋地,不會用到台糖農地。

    更重要是,整個工業缺地的情況,彷彿是工廠爭相設立,台灣經濟要大起飛!但是實情是,工業喊缺地,缺地的數據,一個是來自各縣市政府提報用地需求,約計1200公頃,另一個來自工業局的600公頃,兩個單位湊出需地約1800多公頃工業土地。

    地方縣市提報工業土地需求,許多是現今農地工廠,被查看風聲不對,要求新設「平價工業區」,讓工廠遷移。至於工業局提報,根本說不清有哪些廠商要投資,完全是投資意向的預估,甚至又把農地工廠需求用地重複算入。

    農地工廠可以輔導進入閒置工業區,但是許多工廠嫌太遠、管制多,都想就近轉移,要求「就近」、「平價」的工業土地。新設工廠更該有清楚表列,真正評估土地需求,而非喊價式的先開發先贏,未來又是增加更多閒置工業土地。這些補破洞的用地需求,根本可以透過淘汰、移轉、分配到已開發的閒置工業土地,無需再新徵收開發土地,但是目前的「缺地」規劃,在看似解決閒置用地之外,依然開發更多工業土地。

    甚至現今「缺地」問題,早已不是缺乏「工業土地」,而是缺乏「產業用地」、「住商用地」,才是現今土地炒作的目標,許多都更、重劃、特定區的開發計畫,面積合計超過萬頃,毀掉農地,破壞家園,更是讓人民傷心,政府卻是閃避不提。

    另外在用電上,大量新增燃煤發電,已經讓空污危害雪上加霜,特別在高雄大林蒲等重度空污區,新設的燃煤機組,更是讓地方居民苦不堪言,形成「別處生財,此地受害」的地區剝削現象。以及大潭電廠的中油第三接氣站設立,破壞大潭藻礁問題,在眾多專家學者提出破壞生態,毀損一級保育類物種柴山多杯孔珊瑚,將有觸法問題,但是政府依然執意進行開發,形成解決缺電問題,卻是加深環境污染,以及危害生態。

    在用水上,有著工業搶水的問題,方案中伏流水開發應用,關係到將會截走多少農業、民生用水,特別是水利會一旦改官派,讓人憂心更容易節省農業用水,來提供工業用水,加上區域連通管線調用水源,將會讓原本區域化的搶水、缺水問題,擴大到全國爭水。甚至幾個新水庫的開發,完全是舊政策、舊開發的重新上市,過去破壞環境,民進黨曾經反對過,但是現今執政,卻是全盤照收。

    在缺工、缺才上,其實重新再修訂《勞基法》,放寬工時、一例一休的限制,就是再增加勞工勞動力,以血汗勞工,解決企業缺工問題。在缺才問題上,不僅長期低薪,還難吸引人才,讓台灣人才不斷外留,甚至在高教高學費化下,讓許多學生淪為打工一族,根本無法專心向學,如何精進學識才幹。以及更嚴重的少子化問題,因為經濟困境、環境惡化、治安敗壞,早讓台灣許多爸媽不敢生養,讓台灣「缺人」、「缺才」,將會惡化到「後繼無人」的困境。

    工業喊缺,政府解決,但是一心解決工業之困,卻是未解決人民之害,甚至將解決工業五缺,建立在加深人民之害的問題上。

    在傳統的經濟發展思維,假定經濟高度發展,利益分享到人民身上,於是解決工業之缺,發展經濟,成為政府要務。但是實際上,高度發展經濟,發展甜糖並未分享人民,甚至在血汗經濟下,還要面對生活環境被破壞的苦果。於是讓人思考政府在解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才的「工業五缺」問題,有無思考面臨環境、土地、勞動、家園的「人民四害」問題。

    工業之缺,許多根源在於浮濫,耗電、耗水、高污染、廉價勞力,成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才的根本問題,解決五缺,不該是無上限的滿足需索,而是該思考產業轉型、綠能產業等面向,提升工業競爭力,以及改善人民生活環境,勞動條件,才是治本之道。以台灣眾多慣老闆的心態,永遠都缺,需索無度,但是真正缺的是良心,照顧勞工、保護環境的企業良心。

    2017年秋鬥遊行,集結勞工、土地、教育、新移民等群眾,控訴政府傾斜財團、輕忽人民的問題。讓人思考一個國家力拼工業興盛,人民卻得活在環境破壞、血汗勞動、家園迫遷、不敢生養的時代,政府存在的意義何在?又真正解決誰的問題?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113/124004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