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酒駕的人就應該被打屁股

一名32歲陳姓烘焙師11月14日凌晨騎車行經台中市西屯區文心路與西屯路口時,遭34歲顏姓女子酒駕撞上,陳男到院前不治。圖為陳男機車遭撞零件四處噴散,被撞成一堆廢鐵。(圖/翻攝新聞畫面)

文/李祖舜

面對不知悔改的酒駕累犯,究竟應該如何處置、才能使其憣然悔悟、終生引以為惕?

對於這個問題,最近出現了兩派截然不同的主張,一派是知名的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所主張的「予以除罪化」;另一派則是在國發會所設立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獲得超過25000個人連署成案的「施以鞭刑」。

李茂生主張單純酒駕除罪化,縱容酒駕犯心存僥倖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圖/翻攝網路)

李茂生教授提出除罪化主張立即引發網友強烈的反彈,他特別強調,自己所指的除罪化對象,是單純酒駕的人,而非酒駕肇事造成死傷的行為人。這種說法看似有理,但卻隱藏著極大的安全風險。

如果僅以是否造成他人生命或身體的危害,來做為酒駕者是否有罪的判定依據,那等於縱容酒駕犯心存僥倖,只要沒撞到人,就可以不受罪刑處分,而是以行政強制力拘束其行動自由這種人性化的處分,造成未來可能為其他無辜第三者帶來身心傷害的潛在危機。

其實,現行取酒駕移送法辦的作法與懲罰已經比過去嚴格與嚴重。酒駕罰款最高9萬元,凡是酒測值達到0.55或未達0.55而有肇事者,在警方調查後都必須移送地檢署,而立法院更是在去年11月三讀通過修正刑法第185條之3,將刑法公共危險罪章的酒後駕駛刑責,提高為2年以下有期待刑、拘役或併科20萬元;酒駕致死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半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台灣酒駕者被判刑不得易科罰金者僅3.52%,而再犯率高達37%

然而,針對這些酒駕違規行為所修改的移送與懲處規定,似乎並無法完全有效遏止類似有如街頭不定時炸彈的危險行為。日前就出現一起在中部知名酒店任職的公關小姐,第三度酒駕肇事,導致一位無辜的年輕烘焙師被撞身亡,最後還駕車逃逸的惡性事件,沒想到肇事者母親竟然還為自己累犯闖禍的女兒開脫,說她也很「歹命」,開賓士名車卻無力賠償,讓人聞之氣結。

(圖/截圖自新聞畫面)

如果依據現行法令,肇事女子的酒測值只有0.46,如果不是因為撞死了人,根本沒有到達移送檢方的標準,等於又僥倖逃過一次法律制裁,成為下一個無辜受害者的潛在兇手。

女兒的任性與母親的護短,都是造成這起不幸酒駕致人死亡事件的主因,而研究數據也證明,台灣的酒駕再犯率高達37%,換句話說,每三個酒駕犯就有一人會再次酒駕。再加上酒駕再犯的處罰絕大多數的案件均以緩刑、罰金結案,因酒後駕車再犯肇事而被判有期徒刑,且不得易科罰金者,僅占3.52%;因定罪率比例太少,形成酒後駕車違法成本過低,才導致酒後再肇事犯罪率高居不下。

鞭刑的實際情況(圖/截圖自新聞畫面)

交通部公路總局今年針對酒駕及酒駕累犯者加強講習教育,結果再犯班到訓率僅3成4。可以看出酒駕者根本沒接受生命這教育件事當回事,如果只是單純地加重徒刑,顯然無法讓這些酒駕累犯心生畏懼而終生警惕,不敢再犯。

對連續酒駕者施以鞭刑大快人心

因此,在國發會網路平台獲得大批民眾連署支持的「施以鞭刑」的另一派主張,正是在現行法令無法有效阻止連續酒駕危險犯行時,一個令人期待既大快人心而又有效管用的好方法。

網友提出的「鞭刑」制度,目前已獲得得超過2萬人連署支持。(圖/擷取自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有報導指出,被施以鞭刑的受刑者,通常在承受三鞭之後就有可能發生休克的狀況,而且傷勢必須在經過數週到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復合,而且終生都會留下疤痕,相信,在承受過這樣驚心動魄的體罰之後,一定可以終生牢記,永遠不敢再犯。

現在全球仍有三十多個國家存在鞭刑,這種刑罰雖然並不人道,但對於可能給其他人帶來終生傷害或無辜家庭破碎的連續酒駕行為者來說,接受這種刑罰可以算是公允合理,而且並非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的刑罰手段。畢竟,因為自己的貪杯還執意酒駕,而造成對其他行人與車輛安全的潛在威脅,真的是該打屁股的惡行。

至於李教授的那番悔人不惓的為師之言,聽聽就好,千萬可別當真。誠心希望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12月初即將召開的專案會議能夠從善如流的回應廣大民意啊!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