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真的成了蔡英文額頭上綁的那塊「國防布」了

(圖/翻攝網路)

文/李祖舜

國防部長馮世寬這兩天心情一定很不錯,因為有部屬主動出面表態,幫他當了防火牆跟擋箭牌。

延伸閱讀:從慶富案魔鏡中看到的國防部真面目

海軍提前支付慶富公司興建獵雷艦案第3期款項24億元,遭到質疑是因為慶富少東入府「溝通」,有高層關切或施壓,結果就快速獲得海軍原先並未撥付的相關款項。

針對這個重大的軍購施壓放款疑雲,國防部拖了快一個星期都沒人站出來說明,直到昨天(20日)才由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出面,結果卻開了個荒唐離譜的記者會,讓人充滿了國防部意圖「棄車保帥」、鞏固領導中心的想像空間。

海軍司令部20日下午召開臨時記者會,針對慶富案,海軍司令黃曙光表示「這案子我批的,我最清楚為什麼要付款,任何總統府,沒有一個人打電話給我」。(圖/翻攝網路)

黃曙光說,24億元的第三期造艦款項是他批的,他是這個案子的「主角」,總統府沒有任何一個人打電話給他,為了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他還特別強調「這是他的權責,不是國防部長的權責」,一切都是依法依約進行。

延伸閱讀:如何欣賞慶富案的腐敗群像

黃曙光的話乍聽之下,會讓人覺得這個將領很有擔當,一肩扛起社會輿論質疑的壓力,但只要稍稍用心想想,就會發現他的說法破絀百出,擺明了就是幫部長護航卸責,轉移問題的焦點。

海軍這第三期24億元的造艦款,是靠著包含陸海空軍等三個軍種在內的9項軍購項目的預算勉強湊出來的,用最簡單的常識可以判斷得知一個結論,這筆24億元的款項的核定權根本早已超出區區一個海軍司的權限,試問,海軍司令能夠過問陸軍黑鷹與海鷗直昇機採購案的預算如何流用嗎?

事實上,國防部早先對外提出的說明,就已經打槍黃曙光的滿口謊言。國防部曾在14日晚間表示,海軍獵雷艦案第三期為船殼脫模,慶富公司於105年9月27日完成,經海軍審查符合合約付款要件,應給付款項24億2,085萬元,其中海軍檢討調整13億6,160萬元,不足的10億5,925萬元「呈報國防部協處」

延伸閱讀:《獵雷艦案》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

「呈報國防部協處」的意思,就是指由比海軍司令更高階的國防部長官出面來裁決這個款項不足的部份該如何協助處理,換句話說,國防部裡肯定已有更高層的長官收到這項呈報,也知曉這個情況。

而身為國防部長的馮世寬,竟然可以迴避或跳過核定跨軍種預算流用的問題,對於高達24億元的軍購款向來自何方、用於何處,毫不知情,這代表馮世寬如果不是遭到下屬欺瞞架空,就是惡意推諉卸責。

國防部長馮世寬(圖/翻攝網路)

黃曙光昨天的說明回答也不經意透露了一個很有趣的訊息,他說「總統府沒有任何一個人打電話給他」,這句話並不代表「國防部就沒有人打電話給他」。要交辦海軍司令處理此案,基於行政倫理與職掌的考量,總統府怎麼可能跨越國防部的層級、直接向海軍司令交辦如此重大而爭議的提前撥付預算案。

總之,在這個海軍提前撥付慶富造艦款項的疑案中,除了有沒有總統府高層向軍方施壓的問題尚待追查之外,國防部長馮世寬才是全案的「主角」,是絕對不可能就此撇清責任、置身事外,甚至應該知恥地思考個人進退問題。

針對國防部在慶富案裡惡意乖張的表現與嚴重離譜的疏失,顯示這個部會從部長馮世寬開始到海軍承辦人員,在言行表現與責任擔當上都完全不及格,甚至有辱忠勇軍風,把國防部的形象,徹底醜化成當年綁在蔡英文額頭上的那塊「國防布」了。

*本文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One though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