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打天下,漫威得天下?正義聯盟淡淡的哀傷

《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圖/翻攝電影公司官網)

文/藍戈丰

DC世界觀電影表現起伏不定,好不容易《神力女超人》帶來希望,這回拿出王牌壓箱寶《正義聯盟》,卻慘遭洗臉,爛番茄網站新鮮度僅39%,幸好觀眾評價尚有85%正面,IMDB則給予7.5/10評價,上映第一個周末,全球票房僅2.8億美元,預期最終票房可能達7.5億美元,雖然不至於賠錢,但以高達3億美元的製作經費而言,這樣的表現只能說差強人意。

比較前不久上映的漫威《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上映一個月(台灣10月24日上映,美國11月3日上映)全球票房已經7.4億美元,爛番茄網站上新鮮度高達92%,IMDB評分8.2/10。漫威固然嫁入迪士尼豪門,但DC也已經嫁入豪門,成為華納旗下的一員,豪門與豪門對決,DC卻略遜一籌,在漫畫時代,漫威只不過是DC的小老弟,真是情何以堪。

延伸閱讀:《雷神索爾3》與神話中的「諸神的黃昏」

對《正義聯盟》來說,更是一股淡淡的哀傷。

翻開美國漫畫史,漫威的前身阿特拉斯漫畫,在1950年代,雖然擁有美國隊長,但是據史坦李(每部漫威電影中都會出現)證言,當年只能大量快速生產低品質的低價漫畫苟延殘喘,漫威之所以能有今天,是因為1950年代DC復興了《正義聯盟》,阿特拉斯漫畫看到《正義聯盟》的團隊概念成功,要求史坦李創作出一個英雄團隊,其成果正是1961年推出的《驚奇四超人》,大獲成功後,阿特拉斯漫畫自此改名叫漫威,要求史坦李繼續創作新的超級英雄,從此陸續推出如今人人熟知的眾多漫威角色。

〈驚奇四超人〉(圖/翻攝電影公司官網)

也就是說,沒有《正義聯盟》就沒有《驚奇四超人》,就沒有漫威,也沒有1962年推出的《蜘蛛人》,更沒有漫威之後的諸多超級英雄,復仇者聯盟也不會出現,因為只剩下美國隊長,也就沒有漫威宇宙觀電影系列。誰料到現在竟然青出於藍,後來居上,漫威電影的表現勝過《正義聯盟》。

更往前推,其實整個超級英雄以及美國漫畫市場的興起,都是由DC一手創造,美國漫畫原本大多只是報紙的副刊漫畫,1934年,馬爾孔‧惠勒尼可森( Malcolm Wheeler-Nicholson)創辦了DC漫畫的前身國家同盟出版(National Allied Publications),隔年發行第一本原創漫畫獨立成書而非重印報紙副刊漫畫的漫畫雜誌《新玩意:大漫畫雜誌》(New Fun: The Big Comic Magazine)1936年以後改名為《更好玩漫畫》(More Fun Comics)。

New Fun: The Big Comic Magazine(圖/翻攝網路)
More Fun Comics(圖/翻攝網路)

《更好玩漫畫》上出現了最早的一些英雄主角,也成為日後《超人》作者傑瑞西格爾( Jerry Siegel)與喬舒斯特(Joe Shuster)初試啼聲之處,他們在第六集推出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神秘博士》(Doctor Occult),神秘博士如今仍在DC宇宙中活躍。《更好玩漫畫》原本以幽默漫畫為主,之後逐漸出現如神秘博士這樣的英雄冒險故事,不過1946年之後公司將所有英雄故事,包括《水行俠》、《綠箭俠》等都轉移到第二本漫畫雜誌《冒險漫畫》,《更好玩漫畫》就只剩下幽默漫畫,結果在1947年停刊。

《冒險漫畫》(Adventure Comics)的前身《新漫畫》(New Comics)在1935年創刊,原本以幽默漫畫為主,但逐漸演變為連載正經的長篇冒險故事,於是1937年改名《新冒險漫畫》,1938年再度改名《冒險漫畫》,《冒險漫畫》也繼續養成一整個世代的漫畫家,傑瑞西格爾與喬舒斯特在其中創造了喬·艾爾角色,也就是超人的外星親生父親。《冒險漫畫》持續經營近半個世紀直到1983年,之後在2009~2011年曾經短暫復刊。

Adventure Comics(圖/翻攝網路)

1937年,國家同盟出版終於推出日後公司名的來由《偵探漫畫》( Detective Comics),沒錯,是偵探漫畫,刊名與超級英雄一點關係都沒有,從這些漫畫雜誌一直改名、改變方向,推出新方向的雜誌,可見當年漫畫市場相當不穩定,經營發生困難,的確如此!

Detective Comics(圖/翻攝網路)

馬爾孔‧惠勒尼可森創業的時機可說再壞不過,當年正值美國經濟大蕭條,誰還有心情看漫畫呢?他經營這幾家漫畫雜誌到債台高築,積欠印刷廠與通路商哈利‧唐南非(Harry Donenfeld)一屁股債,只好「債權轉股權」,成立合股公司「偵探漫畫公司」(Detective Comics, Inc.),也就是日後簡寫成DC漫畫的前身,哈利‧唐南非指派會計師成為公司的共同經營者。即使如此,偵探漫畫還是繼續虧錢,現金流告急,哈利‧唐南非再也無法忍受無止境的燒錢,於是幹下了看起來是天底下漫畫中壞人都會幹的事。

1938年,哈利‧唐南非假好心的招待惠勒尼可森夫婦搭乘郵輪前往古巴,說是要讓他藉由旅行想出一些新點子,就在惠勒尼可森出國期間,唐南非趁機向法院提起訴訟,稱偵探漫畫未付印刷與通路費用,而當年的美國法院可遠不如現在的公平公正,承審法官剛好就是唐南非的死黨,於是唐南非指使法官逼迫公司破產拍賣,奪取了公司,將創辦人惠勒尼可森掃地出門,只留下《更好玩漫畫》的一部份股權給惠勒尼可森,當作是遣散費。

從此,可憐的創辦人,美國漫畫的先鋒,超級英雄與美漫市場的孕育者,馬爾孔‧惠勒尼可森,就這樣被一腳踢出自己創辦的公司,此後他對商業出版完全心寒,回歸戰爭文學與戰史文章寫作,1965年於紐約長島抑鬱而終。

馬爾孔‧惠勒尼可森(Malcolm Wheeler-Nicholson) (圖/翻攝網路)

惠勒尼可森的悲劇,也反應出美國可不是天生「市場大」做什麼都很容易成功,美國漫畫也是經歷這樣的悲慘時期,不只惠勒尼可森,《超人》的創作者傑瑞‧西格爾與喬‧舒斯特也一樣歷盡艱辛。

超人的誕生就是一個悲情的故事,傑瑞‧西格爾一家是猶太人,出身俄羅斯帝國時代所統治的立陶宛,從俄羅斯逃避壓迫,移民到美國討生活,父親米切爾‧西格爾(Mitchell Siegel)開設一家小小的男子服裝用品店養家活口,就在傑瑞中學的時候,有強盜上門搶劫,他父親因而心臟病發過世,這個悲慘的故事後來由漫畫史家研究時發掘,有人認為傑瑞西格爾之所以創造出無所不能、打擊犯罪的超人,潛意識中,是希望超人能夠拯救他的父親,以及,超人身為外星人,努力想當個地球人,也正代表傑瑞‧西格爾身為備受歧視的猶太人,拼命想融入美國社會的心情。

傑瑞西格爾 (Jerry Siegel) (圖/翻攝網路)

超人的出版也是一波三折,傑瑞‧西格爾與喬‧舒斯特投稿到處碰壁,惠勒尼可森經營漫畫到債台高築,其他家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幽默出版社原本有興趣,但還沒簽約,幽默出版就決定退出漫畫市場,合約也泡湯,難以克服的困境讓兩人一度分道揚鑣,傑瑞‧西格爾認為一直遭到退稿是因為兩人都是新人,若找有名畫家合作就會有機會,喬‧舒斯特氣得把超人原稿燒掉,但傑瑞‧西格爾找上有名畫家合作一樣遭到退稿,最後對方也沒了興趣。

傑瑞‧西格爾只好重新找回喬‧舒斯特,當時,受盡打擊的兩人都已經快要放棄,於是《偵探漫畫》竟然以1頁10美元,總價130美元,換算通貨膨脹後約為如今的2200美元(6.6萬新台幣),就買斷了原稿與版權,再附上一紙讓兩人繼續創作供應內容的合約。

1938年《超人》開始連載後大受歡迎,從此開創美國漫畫黃金時代,未來無數美漫,無數超級英雄,現在所有的美國漫畫改編電影,可說都要歸功於《超人》,更不用說DC漫畫為此大發利市,但傑瑞‧西格爾與喬‧舒斯特卻只成為DC漫畫的長工,日後窮困潦倒,到1975年,傑瑞‧西格爾發起輿論抗議,要求DC漫畫公平對待兩人,才終於得到正面回應,DC漫畫決定給予兩人每年2萬美元年金,之後提升到3萬美元,並恢復兩人在所有超人作品上的掛名權利。

Superman(圖/翻攝網路)

就如同如今DC宇宙觀電影系列中的超人一樣,超人的作者拯救了美國漫畫市場,日後數不清的漫畫家,都仰賴他們開創出的市場過活,更衍生出無數周邊商品,以及現在的電影商機,但是拯救了世界的超人得到了什麼呢?只有孤獨與破碎的心靈。

這樣的沉重感貫串在目前的DC宇宙電影整個系列中,不論是超人,蝙蝠俠,或是神力女超人,都同樣有著孤獨的傷痛,而這或許也是DC電影起起伏伏,不如漫威那麼受大眾歡迎的主因之一。但是,這也是DC電影支持者熱愛的特點,是DC電影與漫威鮮明的不同之處。

延伸閱讀:漫威神力破功?《異人族》大銀幕為何跌跤?

《正義聯盟》落得不上不下的表現,自然還有其技術上的原因,首先是操之過急。比較漫威《復仇者聯盟》第一集的推出時間順序,可以發現,《復仇者聯盟》之前,有《鋼鐵人》兩集,神盾局長在第一集現身,黑寡婦在第二集現身、《無敵浩克》、《雷神索爾》中鷹眼現身,以及《美國隊長》,扣除票房失敗而換人演出的浩克,《復仇者聯盟》的主要角色,幾乎都在先前的電影中全數出現過,連同主要反派洛基也在《雷神索爾》中現身過了,觀眾對這些角色既熟悉又有感情,自然捧場。

延伸閱讀:蜘蛛人《返校日》─青少年超級英雄的漫漫回家路

相對的,《正義聯盟》之前只有超人有比較深刻的兩部電影描繪(而且他還因為在上集中死亡而此次出場時間較少),《正義聯盟》的蝙蝠俠與諾蘭三部曲無關,先前只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出現,神力女超人於其中順便客串,之後有單獨的《神力女超人》電影,如此而已,其他的成員:閃電俠、水行俠、鋼骨,通通只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僅有聊勝於無的影片介紹。

延伸閱讀:《世紀天才》與《神力女超人》的毒氣博士

DC可能很有信心老漫畫迷對閃電俠、水行俠熟悉到不必先以單獨電影介紹,但一口氣要在同一部電影把所有角色背景帶出,看在一般大眾眼中就造成零碎、脫節的抱怨。若是DC能夠有點耐心,先把閃電俠、水行俠單獨電影都推出後,才來規劃正義聯盟電影,可能狀況就會大有不同。

其次是電影之間的關聯性太重。漫威世界觀電影的成功,固然在於電影之間彼此有關聯,帶動觀眾一部部一直看下去,但漫威也很仔細拿捏輕重,許多電影間的關聯只在趣味部分,或至少避開重要劇情,即使沒看過先前電影,新觀眾仍能好好享受。DC電影就不然,以《正義聯盟》而言,若沒有看過《神力女超人》,對於蝙蝠俠說了老半天神力女超人封閉內心,還有兩人差點為史蒂夫崔佛大打出手,觀眾恐怕只會疑問:誰是史蒂夫崔佛?沒看過《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看到超人復生後,一見蝙蝠俠就一肚子氣,也只會以為:超人幹嘛起床氣那麼大?

《正義聯盟》電影片段(圖/擷圖自電影預告片)

即使有這些技術上的失誤,《正義聯盟》仍然不失為是相當優秀的電影,就算是遭抱怨零碎的角色背景部分,若以每個片段單獨來看,都是相當有意思的佳作。而在沉重的主調中,卻能很自然融入許多笑料調劑,讓人會心一笑。

全片最傑出之處,莫過於大環境氛圍的塑造,電影開頭因為超人死亡,人們失去希望,開始胡作非為,這種末世的氣氛描繪得相當深刻,也是總是傾向活潑的漫威電影中不會見到的特色,在灰暗之中,神力女超人仍在默默救人,蝙蝠俠仍在追查天啟魔,英雄仍在默默奮戰,只是各自為政,白忙一場,隨著神力女超人講述上古時代的傳說,敘述亞馬遜女戰士、亞特蘭提斯、人類,合力對抗共同威脅,稱頌那是真正偉大的英雄時代,帶出全片的主旨:單打獨鬥不足以拯救世界,甚至就是看似全能的超人也無法單獨拯救世界,而是團隊合作才能完成不凡偉業。

(圖/翻攝電影公司官網)

電影一開始,播放兩個小朋友採訪超人,問起超人到底覺得地球有什麼好,結果超人微笑望向遠方良久,才正轉過頭來要答覆,影片就結束了。是啊,地球到底有什麼好呢?在聽力視力絕佳、無所不知的超人眼中,看盡了地球人類狗皮倒灶的爛事,哪有什麼好,但是,地球就是家鄉啊!對於蝙蝠俠、神力女超人來說,答案或許也一樣,不是因為地球好,所以才選擇地球,而是選擇了地球,所以要讓地球更好,這些細膩的描繪,或許就是在觀眾評分中還能取得85%正面評價的原因。

過去DC是漫畫的老大哥,也是率先進行改編電影,開創漫畫改編電影市場的先行者,但如今在世界觀電影上,卻變成在後苦苦追趕漫威,觀眾也好、影評也好,以及華納本身,每每對電影做出諸多檢討,經常有許多意見,要求DC電影要更像漫威,這也無可厚非,畢竟漫威幾乎就是成功的保證,如何不學它呢?

但身為一個電影愛好者,我認為電影還是更多元化一些更好,有漫威,也有DC,各具特色,才是更豐富的饗宴,如果DC電影變得跟漫威一樣,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本文作者為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