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安法第六條第二項的實情,你們從來就不關心也不知道

(圖/翻攝網路)

文 / 陳秉暉

此次勞基法修法引發的重要質疑,就是已經有著「過勞之島」惡名的台灣,是否將隨著勞基法的修惡而更加血汗,即便賴清德提出了「正常工時不變、週休二日不變、加班總工時不變與加班費率不變」的四個不變,但伴隨資方彈性調度而出現的短期工時過重,以及林淑芬所指出,在一例一休以價制量效果消失後的實質工時增加,都仍未能掃除勞基法修惡後,勞工過勞將更為嚴重的指控。

延伸閱讀:蔡政府在「快」與「慢」間的荒謬謊言

於是執政黨在這種「關鍵時刻」就想起了那個塵封在陰暗角落的職業安全衛生法,主張說職安法已經賦予了雇主預防職業病的責任,其中根據職安法第六條第二項,雇主必須針對「輪班、夜間工作、長時間工作等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之預防」規劃並採取必要的安全衛生措施,而職安署甚至發布了「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預防指引」,所以我們已經善盡預防的責任,理應不會有過勞的問題。

但這樣說詞的背後,到底了不了解職安法第六條第二項的實際落實狀況?

職安法第六條第二項內容(圖/截圖自勞動部網站)

「12小時輪班制的勞工,每天要花2小時左右依賴交通車通勤,晚上快九點回家門、十點多睡覺,早上六點整起床、七點多出家門,工作六天休息三天。」只要臨場服務的時間許可,每個為了預防「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來接受諮詢的勞工,我都會鉅細靡遺地了解他們每天上下班的行程表,希望在互動式的討論過程中,能幫忙他們找到可行的運動與飲食控制模式。

是的,大多數時候,我不得不把工作時間和工作條件當作給定因子,因為工作時間從來就不可能是我說的算,就算我基於適性配工給予任何工作限制,我根本也無從確保,勞工不會因此被調整職務、減少薪水、甚至被認為不適任而被裁員。

(圖/翻攝網路)

即使如此,有時候我確實還是能透過這些討論,與勞工一起擬定出一個針對他生活特性、他覺得有機會做到的改變計畫,當然生活型態的控制從來不是這麼簡單的,實際嘗試後還會面對很多新出現的困難,後續還是需要去分析這些困難,再去調整前面的計畫。

延伸閱讀:又是一個玩弄民調用語,幫執政者背書的民調

但有時候你會發現,人再怎樣一天就是24小時,當工作時間佔的比例愈多,扣掉生活必須後所剩的時間就愈來愈少,像上面那個輪班制勞工的狀況,工作日三餐都只能外食選擇非常少,當連自己的時間都所剩無幾,根本也很難再擠出時間運動,連我自己都不相信這樣可以有辦法做什麼改變,這時候就只能把運動集中在休息放假的時候,但除了運動量要夠多外,還要針對可能出現的臨時約會或天氣狀況,準備替代的運動方案,而飲食也只能盡可能教導如何在外食有限的選擇中,避開陷阱選擇健康的食物。

在每個30到60分鐘的過程中,我彷彿和每個勞工一起經歷了他們生活中的各種困境,過長的工作時間、日夜輪班的調整、遙遠的通勤距離、住家附近缺乏友善的戶外運動空間、下班後還要處理家務照顧小孩,職業醫學科醫師在做的事情,無疑是在極為侷促的夾縫中,努力找出一點空間,去協助勞工找出生活型態的改善建議。

是的,我仍然相信這些方式會有效果,我相信人或多或少,都還是有一些動能可以做出改變,也所以總是認真花時間和每個來諮詢的勞工討論。

延伸閱讀:原來,勞工在蔡英文心中是這樣「最軟」的一顆柿子啊

但,這從不意味著職業醫學科醫師有什麼魔法,可以揮舞著「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預防指引」,就讓勞工不會過勞,職業病預防當然有效,但仍然受到工作條件的嚴重限制,而且就算有效,那也是勞工在極為侷促的情境下,辛苦努力付出毅力和汗水換來的成果,從來就不該是你們這些權貴拿來鬆綁勞基法的理由。

就算無視工作條件對於健康的影響,你們怎麼好意思拿勞工在惡劣勞動條件下,勉強努力做到的個人生活型態改善,去說我們已經做了過勞預防,所以可以鬆綁勞基法不會增加過勞?

到底在開什麼玩笑!

*本文作者為醫生,文章經同意轉載,原文請點此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