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暴力小英要嚴辦官邸潑漆

23日凌晨多名勞團代表及青年代表到行政機構、蔡英文辦公室等官署門口潑漆抗議(圖/翻攝網路)

文/羅智強

在看正文前,先來看我最喜歡的「歷史照妖鏡」怎麼説?

2017年11月23日(也就是昨天),勞工團體抗議一例一休轉彎,到蔡英文官邸潑漆。警方強硬表示:「依法嚴辦,絕不寬貸。」蔡英文的發言人聲斥抗議團體到總統府潑漆等行為是「淪於激化對立的鼓吹,可能讓公共政策討論失焦,無益於好的社會溝通。」

但歷史就是這麼有「幽默感」,就在9年前的同一天(2008年11月23日),蔡英文在探視也是街頭抗議起家的野草莓成員,蔡英文用非常感性、體貼又文青的口吻,溫柔地説:「走上街頭的人,情緒一定強烈,肢體衝撞在所難免,但不能把肢體衝撞直接解釋成暴力。」

2008年參與野草莓學運的蔡英文(圖/翻攝網路)

面對街頭運動,蔡英文何前恭而後倨?何昨是而今非?

蔡英文可能以為大家忘了,曾有一段時間,暴力小英的名字,一直在她的頭上盤旋不去,不是指蔡英文自己是個暴力的人,而是她對暴力陳抗的鼓勵與縱容態度,讓暴力陳抗受到激勵、得到了極大的鼓舞,而漸漸成為台灣街頭抗議的常態。

(圖/翻攝網路)

尤有甚著,當前總統馬英九被嗆馬團體以丟書擲鞋的攻撃方式羞辱、威脅時,蔡英文不譴責暴力就算了,不公開表達不贊成也算了,躲起來沉默不發言也就算了。各位看倌知道,蔡英文做了什麼嗎?

2012年蔡英文還特別去凱達格蘭大道探視嗆馬的綠營團體,把矛頭指向被丟書擲鞋的馬英九,她説:「馬英九在要求別人包容時,自己應更懂得包容,畢竟他是國家領導人。」這不啻是變相鼓勵對總統施以暴力,有一時間,蔡英文得走到哪裡都得面對「天下鞋攻」,被攻到受不了,最後要嘛乾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躲起來當個神隱總統;或者一出門就重兵重甲,以圍城規格阻絕陳抗,請問蔡英文,這不是妳自種的惡因,自得的惡報嗎?

延伸閱讀:蔡英文還記得自己當年是怎麼痛罵馬英九的嗎?

還沒提2008年陳雲林訪台,在蔡英文發起下,衍生成的大規模失控的暴力流血陳抗,這是蔡英文之所以被稱為「暴力小英」的肇始。

2008年,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宴請時任海協會長的陳雲林,飯店外聚集許多抗議民眾與警方發生多起肢體衝突,許多警察、採訪記者與民眾紛紛倒地。(圖/翻攝網路)

坦白説,對於街頭陳抗的界限,我的態度是,台灣是民主國,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但台灣也是法治國,違法則辦,法不合理則修。我也不認同過激的陳抗方式。但,蔡英文?妳有幾分立場,站出來叫大家不要「過激陳抗」?

回到昨天的勞團潑漆,説實在話,與2008年蔡英文領導的流血陳抗;與2012年蔡英文變相鼓勵嗆馬團體擲物攻撃馬英九;與2014年蔡英文讚美鼓舞大陽花學運攻佔官署相比…潑漆?簡直已可説是「家家酒陳抗」。

2014年太陽花學運,學生攻佔立法院(圖/翻攝網路)

而蔡英文政府對「潑漆」痛責:「絕不寬貸」,蔡英文的發言人聲斥:「淪為激化對立的鼓吹」。只能説,不是得了健忘症,就是臉皮夠厚。

如果暴力陳抗是一隻老虎,那麼蔡英文就是那個養虎人,若老虎傷人,是老虎的責任大?還是養虎咬人的蔡英文責任大?今天蔡英文面對「養虎自噬」的難堪之局,豈非咎由自取?

最後我想到了經常暴走的邱議瑩,前二天的一句名言:「你們太陽花已經崩潰了。」太陽花有沒有崩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年力挺太陽花、又是疼惜又是不捨的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羞恥心,已是崩得尺寸不存了。

延伸閱讀: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關係「崩潰」了

*本文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秘書長

 

|意識徵稿|

意識開始徵稿囉!很有想法及觀點的您,千萬不要吝於分享,說不定,您就是大家的意見領袖!

來稿請寄至 service@yesmedia.com.tw 並附上姓名、連絡方式與自我簡介,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

3 thoughts

  1. 台灣勞工奴性強?實際上真是如此嗎

    一例一休再修法引發台灣勞權低落的討論,許多人怪台灣勞工自私膽怯、奴性堅強、一盤散沙,作為抗爭勞權最重要武器的工會組織率只7%,活該被慣老板欺壓,被政府修法當軟柿子踏。認為權利是靠自己爭取來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歐美工會常罷工抗爭才有今日歐美勞工的高薪、短工時、高福利的分配正義。

    難道台灣勞工真的是「歹教、好騙、愛錢、怕死、不團結、奴性強」?是民族性造成勞權低落?

    勞權與文明進程是息息相關,《槍砲、病菌與鋼鐵》這本巨著,已說明民族性與文明是否進步無關,與地理位置、物產有關。倒是心理學著名的五隻猴子拿香蕉灑水實驗,可以證明勞工是受到法律、制度、打壓的制約,才不敢也不願抗爭勞權拿香蕉。

    自私是人類天性,勞工都怕被資方打壓開除,歐美勞工一樣自私、膽怯、畏懼強權,是制度使他們透過工會組織及組織的匿名性,團結力量大,不怕被秋後算帳,敢於抗爭。

    台灣至今,國民黨的黨國資本主義殖民體制仍盤根錯結,國民黨控制勞工的單一工會、強制入會、不許退會的企業工會普遍親資方、不作為,就是台灣勞工不敢抗爭、勞權低落的根源。

    沒有複數工會自由競爭市場,強制入會有恃無恐不怕收不到會費,當然腐化無戰鬥力,有待《工會法》的進一步修法,或由勞方自主工會透過民事確認訴訟,解除企業工會的強制入會、不許退會的規定,自由競爭才會進步。大同公司員工就此議題已有二審勝訴判決,或也能像華航第三分會透過選工會代表攻佔企業工會。

    落後文明的殖民體制造成台灣戒嚴,解嚴前根本沒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如何能抗爭勞權?這也就是解嚴後一年的1988年才出現台灣第一次大型罷工:台鐵51罷工爭加班費的原因,可見政治與文明進程對勞權的影響甚鉅。

    即便到解嚴後的2011年,台鐵也沒有解嚴,我也因連署申訴勞檢勝訴,接受記者報導,發傳單呼籲輪班受害人打官司求償5年少給加班費並改變輪班制度而被記過打壓,告局長、台鐵局才爭取到言論自由。最近,華航、遠航工會幹部因為批判資方的言論,不也一樣被記過、開除、被告。解嚴30年許多地方與人心卻仍未解嚴,這就是國民黨的威權遺毒。

    直到2011年《工會法》修法才允許複數工會存在,才有勞工自主性的產職工會的成立,才有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爭工時問題及台鐵產業工會成立抗爭也是工時問題的日夜休排班,連資方不許成立工會的長榮航空都成立自主性的企業工會,真不愧是勇敢的台灣人!怎能說台灣勞工比歐美勞工自私膽怯、奴性堅強?!

    說國民黨完全失去政權,民進黨完全執政的2016年是勞基法元年、勞權抗爭元年並不為過,歐美勞工經百年抗爭才有今日成果,台灣勞工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政治現實就是如此殘酷的叢林法則與實力原則,勞工現階段並不具實力,如果勞團有像太陽花集結50萬人遊行的實力,不要說7天假,周休二例都可能修法成功,問題是連動員5千人都有困難。

    危機也可能就是轉機,勞工應拉長戰線,爭取《工會法》修法下修組織工會門檻,仿效日韓或美國工會制度,使複數工會自由競爭同具協商權,勞工自组工會並要求政府成立「勞工訴訟基金會」協助個別勞工打官司,作為一例一休修法配套。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124/1247028/

發表迴響